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
初二 记叙文 14632字 1462人浏览 现在的我572

《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

青瓦房,老城墙,水井巷,那石板也带了酒香;竹桥短,夕阳长,水车转,掸掸衣角上了客船。立在葡萄架下,耳边隐约传来外婆的声音,这声音流入心底,打开尘封的记忆。

小时候的我爱吃葡萄,一旦有葡萄入喉便弯了眉毛,亮了双眸,外婆抱着我,哄着说:“看,我家的宝宝眼睛亮的像葡萄哟!”那声音温润带着欣喜,流入我的心田。

夏末,葡萄成熟,总有几只麻雀赶来偷腥,外婆便用塑料袋扎起来,我和伙伴玩耍时,耳边总能听到外婆赶麻雀的声音,焦急而又带着担心。夕阳西下,我拎着自己的玩具走在那青石板路上,远远看到外婆被霞光映红的脸庞,温柔而亲切,看到我时,她总是带着幸福的笑容,眉毛浅浅地弯着,仿佛间我看到了年青时出嫁的外婆,我向外婆跑去,只听见她说:“慢点,别摔着,石板路摔着疼。”我的笑意从脸上荡开,直达心底。我知道,有一种声音,那是外婆的声音,总让我温暖着,铭记着。

月镀银墙,夜色依旧,我的畔总能传来那一声声动人心弦的摇篮曲。青瓦檐诗意地铺在农舍上,让整个夜晚变得柔和朦胧。外婆总是会在此时起床,到酒窖里看她酿的葡萄酒,她俯下身子,欣喜地打开笨重的木桶盖,喃喃道:“我的酒啊,呵呵,终于好了,甜甜的,我的孙女一定爱喝。”在昏黄的灯光下,她的声音似乎也变得柔和而温婉。我悄悄地在门外看着,只见她青丝、白发参差着,笑也浅淡着。

后来,我离开外婆读书,每年都能见到她请人捎来的葡萄和酒,每次与她通电话,耳畔总能听到她小心着寻问:“葡萄甜吗?酒香吗?”我笑答着很美味,于是便听到外婆低低地笑出声,那声音总能让我迷恋,让我感到幸福。外婆的声音并非天籁,却如她酿的酒一般甜蜜香醇,醉了容颜,香了记忆,暖了人生。

每当回乡,远远就瞧见那并不高大的身影,远远就能听到一种独属外婆的声音:“回来了,回来就好”,透着温馨,荡着欣喜。

有一种声音,在我的忘记深处,难忘,让人动容,那是外婆的声音,伴着我渐渐长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月牙儿才罢晚妆,盈盈地跃上枝头。皎洁的月光偷偷钻进屋子,倾泻了一地。风如拂手,轻柔地吹开一屋月色,也撩开我记忆深处的那抹声音„„

忘记中,奶奶的歌声轻扣我稚嫩的心房。

依稀记得,小时候的月亮似乎很调皮。那时,我走到哪儿,它就跟到哪儿。可每当我一转身,它便扭了扭腰肢,吐吐小舌头,一头扎进夜幕中,任我怎么诱哄,也不肯出来。没有看到它的“庐山真面目”,小小的我滋生出几分委屈,鼻子红红的跑到奶奶那儿,倾诉着不满的小情绪。奶奶温柔地抚摸着我,笑着说:“傻孩子,那是月儿和你捉迷藏呢!”心情就像过山车,一下子又放晴了。“夜光光,月光光,伴着我家乖乖郎„„”奶奶低低地吟唱着,连月亮都情不自禁地扒开夜幕,探出小脑袋。那温柔的歌声伴着月光轻扣我的心房,像丝丝缕缕的细流般淌过心田,轻轻的,柔柔的,暖暖的,让我心中不禁一股柔情涌动。

记忆中,奶奶轻摇小扇的声音安抚着我疲惫的身心。

上学后,月亮似乎变乖了很多,每个寂静的夜晚,都默不作声地陪伴着我。月光朦胧,微风荡漾,奶奶轻轻地搬了个小板凳,静静地陪在我身旁,执着小扇轻轻地摇。我安静地坐在小圆桌旁,认真地做着功课。听到耳畔隐约的“沙沙”声,那样富有韵律,转过头,却望尽奶奶温柔似水的眼眸中。脉脉余辉映衬着她那慈爱的脸庞,和着小扇悦耳的声音沁入心底,如同一杯醇香的米酒,让我陶醉入迷,驱散一圈又一圈的疲惫。

记忆中,奶奶略带无奈的嘱咐刺痛我不舍的内心。

夜幕降临,我遥望一列火车,即将踏上求学的旅程。奶奶一路上紧紧抓住我的手,步履蹒跚,却一路无言。月光凄迷,清冷的光辉覆着那紧握的双手,似乎想把它变为永恒。“孩子,到那儿去要听话啊,好好学习,帮奶奶多识几个字。”终于,奶奶开了口。我苦涩地点了点头,转过身,走进火车,没有回头。迷朦的月光洒在我的身上,似是挽留,似是送别。我偷偷地转过身,看见奶奶奋力地挥舞着双臂,那瘦小的身子渐行渐远,直到汇成一个黑点,几抹酸涩涌上心头,不觉,泪,已成行。从此,思念便如影随行,时刻牵动我的心。

夜,安静地睡了,它长长的睫毛滑过我的脸颊。月光如水,似乎我又听到奶奶那充满爱的声音,徐徐萦绕心头„„

010205307

余辉点染着半透明的天空,风儿擦过窗棂,发出沙沙的声音。那是自然的声音,那是仅属于你我的,记忆深处的回音。

那时,月华还很年轻,我轻倚在你的怀里,“阿婆阿婆”着咿呀学语。风儿徜徉于堂前屋后,筛出的是清朗之韵。你唇齿微启,轻哼着说不清的音律,你说,那是风与你的奏鸣,那是援的蒲扇与我笑声的回音。我不解其意,却痴痴地聆听,记忆深处那些许茫昧的声音,是风儿伴奏下的民谣传奇,是夜风声声中亲情的浅吟。

那是融进我心头稍融即滴的清逸,记忆深处里,晚风的声音缕缕入心,只因你轻轻唱响的亲情深入我心。

岁月的轱辘转动着,那时,阳光洒下晶莹。我欢跃在风筝线的一端,不顾身后你急声的呼唤。天空净成一张滤纸,纯白没有杂质。轻拽线绳,风声贯耳,贯耳的亦有你“小心点”的唠叨。小小的手攥紧长长的尼龙线,飞奔、跳跃,乐此不疲等待风筝升向更高远的穹窿,恰似我童稚的心一般,开始想要游走。夏风在倏忽间变得乖戾,无常的喜怒吹乱了你渐发斑驳的发丝。你叮咛的声音似显得些许力不从心,但我依然铭记。记忆深处那稍显单薄的声音,是风儿调皮时的声声警醒,是夏风阵阵时亲情的余音。

那是汇入我心田铺排荡漾的酸甜,记忆深处里,乖张的夏风裹挟心际,却深藏着你点点叮咛之音的感激。

泛红的晚风染遍天际,那时,是余辉别离的依依。我懵懂地快步奔跑离去,田塍上是一排远逝的小脚印。我不解你眸中闪烁的泪滴,却听清秋风呜咽的声音。晚风夏风与吟唱叮咛,一头涌上心悸,耳聒里的风鸣绵延不息,记忆深处的声音回环沓复地响起,朦胧而又清新。我静谛着你挥手作别的声音,虽拂不去一丝流云,却在我心里挥舞出恒久的音韵。秋风似不忍这样的别离,佯装笑意轻快地穿行。风儿滤出撞击耳膜的恋意,析出震撼心房的情意。你默默地挥舞双臂,直到我消逝在绚漫的余霞里。风儿空吟,似在惋惜,亦在回忆。记忆深处那似远又近的光阴,那挥手作别的沉默无声却又撼动耳际,是风儿的悉绪与祝愿,是秋风晚照时亲情的尾音。

那是深深铭记于心灵永不消逝的声音,那是记忆深处的亲情音韵,和着自然的风声缭绕于心,绵延不息。

听,那记忆深处的声音。

010206317

“呼嘶——”有这样一种声音,总是在我的梦里响起,伴随着声音,那梦里便浮现出有些陌生却又那么熟悉的人影在穿针引线。就是这种声音,总在夜深人静中模糊我的梦境,清晰了我那脑海深处的记忆。

“呼嘶——”这是宠溺疼爱的声音。

爷爷是个比女人还心细的人,小时候我穿的布鞋都是爷爷亲自做的。幼时我最喜欢听爷爷纳鞋底的声音,“呼嘶”“呼嘶”,一声声绵长的旋律在空气中交融组合,缓缓地如细水长流般流进我的耳朵,又轻轻地淌过我的心田,听得入了迷,我竟沉沉地睡去,伏在小桌子上,睡得那么甜。梦里,我看见爷爷为我穿上他做的布鞋。

我知道,这种声音里谱满了爷爷的宠爱,随着欢乐的童年,陪我长大。

“呼嘶——”这是安稳踏实的声音。

上了小学,我依然是穿着爷爷做的布鞋走进校园。我记得那天早晨,最后一声“呼嘶”消散在空气中时,爷爷脸上挂着满意的微笑,他拍了拍两只布鞋,然后蹲下身子,小心地抓起我的一只脚丫慢慢塞进鞋子中,待一穿好,我就高兴地站起,用力跺了跺脚,真舒服!磨脚的地方都被滑平,走路时心里安稳又踏实。

我知道,那千千万万双花哨漂亮的鞋子都敌不过爷爷的布鞋,因为那一声声的“呼嘶”是爷爷认真专注的证明。

“呼嘶——”这是坚持不懈的声音。

我在爷爷的引线声中长大,爷爷在他的引线声中变老。那一双明眸不再清楚,那一双巧手不再灵活,家人总劝他别再做布鞋了,也没有人穿,但他依旧坚持。

被学业逼得紧紧的我在一次回老家时,看见年迈的爷爷纳鞋的身影。他把鞋子握在眼前,半眯着双眼,手颤颤巍巍地拿着针在鞋底上滑动摸索着,到了合适的位置,他便有些吃力地戳针,要是偏了,他就从头再来,也不埋怨。

我知道了,爷爷坚持了一生做鞋,他不会停也无法停,那回响在我耳边十几年的“呼嘶”声教会了我在学习、在每一件事中都要坚持不懈。

后来爷爷病逝了,那“呼嘶”声就再也没有响过,它仿佛已经远逝,但其实,有这样一种声音一直也将永远流淌在我记忆深处,让我牢记爷爷的爱,让我每逢放弃时又燃起“坚持下去”的信念。

010309119

站在村口眺望,望着天边的夕阳被树枝挂破,洇红了我记忆深处的那一种声音。

那是奶奶的脚步声,或深或浅,在我耳畔深情地响起,眼眸渐渐潮湿。残阳暖梦,回忆翻涌成夏。 小时候,奶奶的脚步声中总会夹杂着缕缕槐花的清香。我家楼下有一棵槐树,那青绿的树叶曾茂密了我童年的一个个夏日,正如奶奶手中的一朵朵淡白的槐花,曾芬芳了我的梦境。奶奶常常替我去楼下摘槐花。奶奶的个子并不高,每次到楼下去时,总会搬上一张小板凳,脚步声也因那张板凳而显得微微有些笨重。我总会坐在门边,像一只小猫似地将耳朵贴在门上,听着奶奶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每当那阵脚步声又响起时,我总会兴奋地打开门,迎接奶奶的到来,迎接奶奶手中的槐花。我有时也会好奇,因为奶奶回来时的脚步声总是格外的轻快,甚至有些着急,直到长大后才明白,那是奶奶将疲惫走成归家的小路,将炎热化作对孙女最热烈的爱。

记忆深处,奶奶的脚步声漫延成童年的缕缕槐花香。

微风轻拂,思念吹雨成花。

长大后,奶奶的脚步声中蕴藏着我的缕缕牵挂。后来我上小学了,奶奶不再在城里陪伴着我了,她搬回了乡村。初中,学业更加紧张,有时半个月也见不到奶奶一次,不知道奶奶的身体是否仍然康健,头发是否已被岁月雕刻成一件雪白的艺术品。奶奶便每个星期都乘车来看我,让我放心。每到星期六的早晨,我总会早早地起床,等待奶奶的脚步声。岁月如一把刀,将奶奶的脚步声磨得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奶奶“嗒嗒”的拐杖声。但我依旧爱这声音,因为它能告诉我奶奶的身体依然如昨日的健朗。那脚步声穿越过乡村的泥泞小路,穿透空气中的尘与埃,如一弘清澈的小溪,如阳光下古木散发出的清香,直达我的心灵深处,刻下不灭的痕迹。那其中包含着的是祖孙俩互相最真挚的牵挂。

记忆深处,奶奶的脚步声蜿蜒成我成长的步步脚印。

聆听,有一种声音如土地无眠时翻身的叹息,在我的记忆深处回响,湮没了天国与人间的距离。

010311711

夕阳酿出一片酡红欲醉。

那样的暮色,与多年前不曾改变分毫,仿佛从时光那头走来,在回忆的茧里抽出一根丝,于是丝丝缕缕,涌上心头。那条小巷,那抹斜阳,还有那种声音,在记忆深处„„

童年的回忆全在那条现已成了残垣废墟的小巷里。深长的小巷,每每从这一头望去,渐渐延伸、会聚成视线尽头的一点,不谙世事的我望不穿,心却已经飞扬到尽头的尽头。每到傍晚,踏着那碎了一地的酡红而来的,是一声悠长的“磨剪子喽——”。普通的几个字,却被唱成一首绵长的歌曲,一曲嘹亮的号角。就如号角一般,暮色沉沉的小巷苏生了,应和着窸窸窣窣的低语声,在每家的永恒上如炊烟般悠悠地飘着。

那便是我极兴奋的时刻。我紧挨着窗口,小小的前额贴紧了玻璃。先是远远的,似乎只有那悠长的尾音顽皮地惹撩着耳朵,后来,那声音便近了,抑扬顿挫地拍打着耳鼓。还未见那磨剪子的人,一把苍耳却淳厚的叫喊声,像光线笔直地照入巷口,化成无数不懂事的孩子,在窄巷里嗡嗡闹着,敲打着每一扇冷漠地板着脸的柴门。然后,在一阵迅速的袭卷后,溶在夕阳里,涂抹在每一家的屋顶上,从窗口飘进屋里。大家都醒了。磨剪子了。小巷仿佛活过来了。

我便会搬一个小板凳,坐在剪子磨石的旁边,听着老人连续的吆喝,看着他为全巷磨着剪子。一捧水洒在磨刀石上,金属的刀尖磨擦而过,就在水的柔与石的刚中,变锋利了。磨好了,老人微侧身子,屏住息,用拇指轻蘸着水,缓慢抚过刀口,这便是检验的一刻,老人的胡须因屏息而静住,指头摩挲过锋利的刀口,有极微的“嚓”一声,而后,他便合上刀口,很自然地把剪刀尖握在手中,把有柄的一头递进等着的客人。往往伴着几句闲聊,又是一声吆喝。老人手下不知磨过多少剪子,他试刀口的拇指已然结了厚厚的茧,握住刀尖的掌也不例外。以致每每那声修筑的吆喝在我耳边冲荡回响,我都会想起那些坐在板凳上的傍晚,想起老人试刀口的指尖,把方便拿的刀柄送给别人的习惯动作,还有那夕阳里,懵懂的心灵里初体会的情感——长大后才知道,它的名字叫敬业与真诚。

后来的后来,我搬离了小巷,作别了童年熟悉的那声“磨剪子喽——”

可它仍在我记忆深处散发幽香,使我感怀于人间真诚,从而以真诚和爱回报世界。它就活在人生的长巷里。

010620026

窗透初晓,日照西桥,云自摇。又是清明时节,想起你当年荷风微摆的衣角,想起记忆深处的那些童谣,是你的声音呢,奶奶。

鞋尖被葡萄架上滴落的残雨沾湿,跳入水洼时的清脆,像极了记忆深处的那种声音。

那年你眼角的细纹里藏着甜蜜的笑意。夏夜的葡萄架下凉风习习,轻抚着一老一少依偎的身影,将一支童谣吹出了花开的声音。“荷风清,莲叶新,花裙子躲进花丛里„„”奶奶的声音像蹦跳的精灵,幻化成爱的音符将小小的我环绕,对童谣的内容似懂非懂,却着迷于奶奶跳跃、好听的声音。藤架滴落的清水,完美地保存了这种声音,封锁在记忆的深处。

我怔怔地望着藤架下那个一起坐过的秋千,一阵心酸,却化作了一个微笑。

鞋底沾上了泥墙根的泥泞,藏着雨水的大槐树被风吹动,发出湿答答的声响,像极了记忆深处的那种声音。

那年你清亮的眼眸里倒映着我的彷徨。重视的二胡竞赛被校长的女儿夺去了本应属于我的名额。雨丝如麻,我只身站在泥墙边,听槐树叶给我孤独的琴声伴奏。忽然,雨点的击打生生地停住了。抬头便对上了奶奶似水的目光。嘴唇微张,流出一支动听的歌谣:“大风大雨上学去,跌倒了,我不怕„„”像电流穿过身体,我忙擦去脸上混着泪的雨水,重新绽开一个浅浅的笑。

指尖划过泥墙的斑驳,耳边仿佛响起那记忆深处的声音,微笑在延续。

脚印在水泥地上变成一个个泥污,伸手触碰如今脆弱的竹床,好像还残留着一点点,奶奶的温度。 那年你枯槁的手被我紧握,一切的场景都像是为了告别。我坐在床边,茫然无措地面对奶奶的沉默。莫名的力量叫我张了口:“青青河边草,野火烧又生,明年又是一个春„„”仿佛看到奶奶的眼中闪过一丝清明,我悄悄地靠近,听见奶奶轻声地应和着。

眼睛酸胀地难受。我将封尘在记忆深处的声音翻寻出来一一重温,爱的果实早已结成最甜美的样子。 又是清明雨上,扎菊寄到你身旁,把你最爱的歌儿轻轻唱,把你最爱的歌儿,轻轻唱„„

230103125

夜,寂静无声。内心却因临近中考增多的作业烦躁不安。顿了笔起身去翻找从前的笔记,打开却发现了一片枯黄的竹叶。不禁愣住了。“沙沙沙„„”记忆里好像有什么声音传来,那叶片似乎一点点绿了起来,延伸出去,带我回到了幼时老家屋后的那片竹林。

那林子其实极小,但对小小的我来说却像海一样,是我的竹海。

我很爱搬张椅子痴痴地在竹海里坐着听风声,被绿意包围着像在母亲怀里一样舒服。风声总是听不真切,因为竹海总是像个顽皮的孩子,叶片相互碰撞,发出“沙沙”的声响,淹没了主唱风的声音。但听不到风声有什么关系呢?在小小的我的眼里,那不成调的“沙沙”声是竹海唱给我的最可爱的歌。

小时候受了委屈便常常跑到我的竹海那儿倾诉,理由往往幼稚得可笑。竹海却总是用宽厚的“沙沙”声着重地回应我,让我冷静下来,于是我终于哭够了仰起沾满泪的脸,那清新温柔的“沙沙”声好像化作了母亲的吻,让我的内心感到温暖而安宁。这是竹海唱给我的最温馨的歌。

小小的我学会了写字,便兴致勃勃地抓上彩笔与我的竹海分享。我在每根竹子上写上名字,这个叫“一一”,这个叫“二二”„„可往往等我写完了所有会写的字离尽头还有好远啊,于是小小的我便会在此时小小地落寞一下,竹海便“沙沙”地响起,像在努力表达着对我取的名字的喜爱,又像在宽慰我未来的路长着呢。我于是便笑起来,我知道的,竹海和我是朋友。她用她的声音包容着我,教会我面对,教会我宽容,教会我希望。正如鱼儿熟悉海浪的声音,我铭记我的竹海的声音。

眼光回到手中的竹叶上来,何时夹进书中已不得而知。但它却使我记起了我的竹海,耳边的“沙沙”声愈发清晰,内心好像也平静下来,让我充满了奋斗的力量,有勇气面对现在。

手中的叶片好像又绿了,才明白竹海早已种在了我心里,才明白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从未消失。它温暖着过去的日子,也照亮了现在的日子。

230103322

有人说,回忆是沙漏,喜欢细数砾中蕴藏的故事,无意中走到那条街,评书馆内早已空无一人,门上的封条刺眼,耳畔不禁回响起那声音„„

“话说关羽手持长刀„„”激情澎湃的声音让我们听得如痴如醉,老先生缓缓走上方台,手持惊堂木,“啪”地一声,震住了全场。小时候,听评书便是我的一大喜好。只见老先生挥一挥衣袖,脚跨一步开始了他的表演,那声音深情动人,抑扬顿挫,时而随秦琼扬鞭中原,听那战时杀敌报国的呐喊声;时而伴孔明笑分天下,听那智谋得计的笑声;时而陪黛玉观园葬花,听那人生失意的呜咽声„„一声又一声,老先生变幻多端的声音牵引着我们的心,在我的心中回荡,扎根开花。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老先生雄浑的声音又再一次将我拉回了现实,期待着明天的精彩故事。

这是我童年的记忆,老先生动人的声音总吸引我去评书馆。

长大后,忙于课业的我已很少去评书馆,趁着放假,我又一次来到了昔日的评书馆,渴望听到老先生那深情的声音。

走到门前,雕镂门咯吱咯吱得响,显得沧桑,走进去,原本座无虚席的位置早已空了一大片,我不禁有些讶异,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等候老先生的到来。熟悉的锣鼓声,老先生出场了,他的衣衫不再翩然起舞,他环视了全场,失落的神情很快又化作了笑容,“啪”惊堂木也不再震慑全场,只是添了一份苍老,“话说„„”老先生的讲述依旧深情,只是他的声音不再澎湃,多了一份无力。我明白,那个曾经的声音,只会留在记忆深处,老先生的声音中那份氤氲起的感伤触动着我久久不能释怀的心:对艺术的热爱是要用执著来坚守的。

此刻,站在评书馆前,耳畔那抑扬顿挫的声音再次回荡,曾经的那一种声音,只会在记忆深处,旧时那中华民族最传统、最质朴的文化也只会随老先生的声音一同镌刻在记忆的深处„„

230103726

温婉柔和的声音,轻扣记忆之门,淌过时间长河,蹁跹而至,传进我的耳朵,滑进我的胸膛。

当第一缕秋风拂过大地,树叶沙沙作响之时,我便盼着杮子成熟。

终于,终于,那棵杮子树在我殷切的目光中结叶,拔高,长果,沉甸甸地挂满了树梢。我兴高采烈地挎上篮子,拉着外婆的手,走向那棵杮子树。

我在鹅卵石铺成的小径上蹦着跳着,儿时的我没有忧愁,脚步轻盈。外婆跟在我的身后,温柔的声音传来:“囡囡,慢着点儿!”殷殷的叮咛嘱托声伴随着一路。

站在树下,我仰着头,望着眼前红通通的杮子,眼睛都笑弯了。我在树下来回奔跑着,一心想要找到那最红最美丽的杮子。我提着篮子,仔细找寻,突然,一抹亮橙出现在我的视线,我欣喜的摘下它给外婆看,外婆笑了,接过杮子,温柔地开口道:“囡囡啊,这杮子虽美,却还未熟啊!”我不信,拨开皮咬了一口,涩的。我皱着眉头望向外婆,外婆温婉慈祥的声音传来:“囡囡啊,人也要像杮子一样脚踏实地啊。”轻轻的叮咛嘱托声像一条小河般流进了我的心中,安静而又震撼。

外婆扶着我,爬上小凳,一手扶着我的腰,一手绕着小凳。我小心翼翼的摘下一个红红的,沉甸甸的杮子,举着给外婆看,外婆又笑了,眼角的皱纹仿佛汇成了一朵菊花,映衬着外婆的脸,显得格外慈祥与睿智,阳光柔柔地洒向外婆的脸庞,柔柔的叮咛声配合着响起:“对喽,只有稳重的枝丫才可以结最甜的杮子,只有脚踏实地,才可以获得成功哦!”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如今,外婆早已离我而去,可那殷殷的叮咛声却时刻存在于我的记忆之中,开出美丽的花朵。

我触摸到那记忆深处的声音,跨越记忆之门,淌过时光长河,外婆殷殷叮咛在耳畔回响:唯有稳稳的站住脚跟,踏踏实地的前进,才会有成功!

230310504

“繁花落尽,我心中仍留有花落的声音。”

——席慕容

雨星漫漫,顺着链条与曲轴的撞击声,洋洋洒洒地飘下,错杂中恍惚一世的沧桑。

爷爷穿着暗绿色的雨衣和胶鞋,卖力地蹬着自行车。我坐在后座上,撑着一把粉红色的小洋伞,伞架冰凉地靠在颈部,偶有调皮的雨珠顺着滑进衣领。

“坷拉,坷拉”,链条的撞击声伴着逝去的景色在青石小巷婉转回旋。

“前面是上坡路。”爷爷转过头对我说,“丫头,坐好了,要加油门了!”布满皱纹的脸上绽开了大大的笑容。

爷爷绷紧了身子,微微躬起背,臀部也抬离了车座,小臂上有凸起的青筋,他猛地一蹬,果然,车子行得快了,也“坷拉,坷拉”地叫得更欢了。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我在后面咿咿呀呀地念着诗,链歌仿佛在给我打节奏似的,“坷拉,坷拉”响个不停。

那时的石板路上,常奏着这样儿的交响曲。

现在的阳光温驯得如同经过过滤的纯水,安静地流淌。我坐在这年轻的战场,提笔落字。却又仿佛从记忆深处传来了那厚重的“坷拉”声,仿佛是爷爷温和的叮嘱。

亲爱的爷爷,你是否坐在老屋门前,抚摸着红漆剥落的木门,为你坐在考场的小孙女担忧?是否在摆弄那永远唱着“坷拉”歌的破旧自行车?

链歌它是一首诗,到现在我终于明白,那五篇十律,押的都是“爱”的韵啊。

花落的声音是席慕容的念想,而链歌便是我的牵挂。我想,终有一天我会读懂它背后的爱,然后带着勇气,带着爷爷的牵挂,走向未知的远方。

810100512

凉风徐徐,夹杂着泥土的湿润与芬芳;萤光点点,伴随着追逐的脚步和欢笑的脸庞;蝉鸣阵阵,牵动着我的思绪在记忆深处徜徉。

不必说幽静的毛竹林,低矮的万年青,紫红的凤仙花,多姿的野蔷薇;也不必说成群的小雀在林中嬉闹,慵懒的肥猫伏在屋檐下,轻捷的小鲤鱼从池塘中跃出水面。单单是外婆屋后的西瓜地里就有无限乐趣。青蛙们在这里高歌,鸣蝉们在这里低吟,还有瓜藤间不时跳出的蛐蛐,也一展歌喉为夏夜添彩。

小时的我最爱的就是在西瓜地里听虫鸣。每当天色将晚的时候,大人们收起了手中的农活,在西瓜地边上铺上一块大凉席,围坐在上边一边大口啃西瓜一边唠家常。我静静地在席子上,仰头看着星。远处的蝉鸣声此起彼伏,如同一曲高昂的进行曲,赞扬着夏天的活力与生机。蝉声中偶尔夹杂着一两声不知名的声响,虽短暂却清脆好听。生性好奇的我便迫不及待地坐席上跳起,顾不上穿鞋就踏进了西瓜地,茂密的西瓜叶和随意生长的西瓜藤缠绕着,我俯着身侧着耳仔细搜寻着这种小虫,可它好像故意跟我捉烷基一样,声音时有时无,终于在一片茴香丛中停止了,我心中窃喜,“这小家伙一定就藏在这里!”我猛地一翻草丝,一只萤火虫慌慌张张地逃了出来,淡黄色的光一闪一闪,使我忘了那小虫,转身又去追萤火虫了。

月近中天,月亮如同一个含羞的少女,一会儿害羞地躲进云中,一会儿又露出脸来,整个大地都被月光映成银白色。我靠在外婆肩上,闭着眼睛,此时,正是青蛙们活动的时候。坐在瓜田里,四周都是蛙声,宏亮如鼓声阵阵,低沉如贝司齐鸣。在别人耳朵里,这些声音可能烦人又噪耳,可在我的耳里,它们就像一个个音乐家,演奏的是世上最动听的旋律。夜深了,我倚着外婆的背,枕着她稳重的呼吸声和虫吟进入了梦乡。

常记瓜藤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尽兴晚回舟,误入虫鸣深处。争渡,争渡,此声只有记忆深处„„

810101908

“加油!”这是病床上的外公最后的嘱托。它久久萦绕在我的耳畔,根植在我记忆的深处。

阳光缱绻之日或是夜色东奂之时,我记得你总会拉着我的小手去公园散步,信步林荫小道,你或是教我花舌,或是与我探讨未来的方向。而最后,你总不忘用一声“加油”给我对未来无限的希冀。

我多么希望那是一条永无尽头的小道,而那声声“加油”到如今仍牵动着我的情愫。那曾给我带来过多大的鼓励,帮我战胜了多少困难!一天,妈妈把我带到庭院,在如银的月色下,我间谍地发现居然是您,没有了往日的生机,脸色惨白,带着呼吸机。我轻抚你的脸颊,心如刀绞。望着你用吃奶的力挤出笑容,说出“加油”,我闭上眼,泪水却已不自觉地落下,悲伤未曾如此铺天盖地,抬起头,让泪流入心里,苦苦的,涩涩的„„

第二日,在一个氤氲愁苦之感的早晨,你的死讯不期而至,听闻那一声“加油”是你一生最后的遗言。我哀伤地走出家门,“加油”不时萦绕耳畔,在林荫小道,我发疯似地来回跑着,直至我再无力地奔跑。风,涩涩地吹干了我的泪。我知道,你的鼓励声只属于记忆。

但,它深深地埋在了我的心底,在我记忆的深处。亘古不变。

在后来的生活中,无论遇上何等艰苦的困难,忆起你的鼓励声,那声声“加油”,我便会乐观坚毅地去战胜挫折。我多么想询问你在天堂过得如何,多么想告诉你我夺得了小升初全市状元,分享那份喜悦。但你已不在了,或许唯有从那声声“加油”中,我会感受到你的欣慰、喜悦与勉励。

存在的质感不取决于事情的堆积,生命的充盈更在于内在的充实与丰富。忆及那记忆深处的声声“加油”,声声鼓励,我便会愈发勇敢而坚定地走下去。

820100407

夏日的清晨,一阵清脆的鸟鸣声隐隐响在梦境,那样精致微妙,召示着琉璃般光洁的初景。奇妙的是,记忆深处仿佛也有这样一种声音产生共鸣,温暖而深情,一个身影浮现——那是年轻时的母亲。

我忽然想起那种声音原是母亲发出的,她用舌尖轻触上腭,微吐气息,便产生一种形似鸟鸣的声音,细小深情。依稀记得,当我还是一个婴孩时,母亲抱着我外出散步。那时正值夏夜,蓝的深邃的天空纤云四卷,却隐隐透出月光浅色的银辉,而且好像要滤出来了,点点星辰仿佛蝌蚪般东一处西一处地窜着。周围笼罩着一层轻烟,露水悄悄躲藏于花草间,浸染出芬芳,也浸湿了母亲的鞋子。母亲轻摇着我用那灵魂的声音哼着小调儿,如同清凉的泉水般滑过我的心间,在我记忆深处镌刻下点点美好与温情。母亲将亲情的爱全部化作阵阵曲音,给了年幼的我无限的呵护。

然而长大一点后,我发现母亲哼的曲调与我们这里的很不一样,是悠然明快的感觉。后来,母亲总是牵着我去散步,却很少发那种声音了。我总会学母亲的方法去发这种声音,却总像是漏了气的球。这时,母亲总会呆呆地望着一个方向,用一种似乎飘渺的声音说:“你长大了就懂了„„”

我一直以为这种声音会一直封存在记忆深处,直到那一年春天。

一个春日,我来到母亲的故乡。刚进门,母亲立即与外祖母愉快地聊了起来,我则是奔出门外玩耍去了。

春像是从罐子中溜出的精灵,把我们刚刚熟悉的世界颠覆,又装饰一新。阳光碎了一地,湖水般缓缓移动,万物都被炽烤出一片清香„„

忽然,我听到一阵细微的声响,细小却分明的,是记忆中的那种声音。毫不犹豫地,我向声音的方向奔去,却在拐弯处撞到一个人——是外公!只见他惊了一下,随后便笑容可掬地看着我:“我的小外孙女来了!”我迫不及待地问道:“外公,你哼的这种声音和妈妈一样!”外公笑了,“那当然了!”他似乎挺骄傲,随后又感叹到:“几个孩子中,就属她嫁得最远„„”

一瞬间,我怔住了,然后又不住地感动:记忆深处的那种声音,原是母亲对故乡的思念。

我终于明白母亲为何会给童年的我哼小调了,只为让我记住这故乡的声音,使我即使远离他乡也能留住这份感动。

820207420

月色倾城,二胡袅袅的尾音久久萦绕在我记忆深处。

民乐中是不钟爱二胡的,总觉得音韵太过惆怅。二胡的音韵是深秋瑟瑟的风,凛烈吹;是寒冬孤傲的梅,兀自开。

独自走在青砖小径之上,轻轻浅浅的古砖悠悠伸向远方,总约不见也望不尽。中考的压力,老师的藏族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蜷在黑暗的角落里,没有属于我的春暖花开。

倾而细听,胡音仿佛从渺远的天边传来,幽幽亦悠悠。是谁,有这样的诗情与画意将月色与胡韵契合得刚好?也许是西湖轻袖罗衫的女子,梨窝浅笑,醉了景,迷了人,也许是雨巷撑一把油脂伞的女子,款款走过。

循声,慢慢寻。音韵越发清晰,是一曲《月夜》。印象中的《月夜》是柔美的,但这位奏者却演绎出了刚毅与坚强。

我终在小巷的拐角见到了奏者。破旧的一把二胡,深青色的旧絮,无比寒酸,但却沉溺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走近,静立,凝望。他的眼睑竟然是深陷下去的!沧桑的面容刺得我眼睛生疼。

一曲终了,他爽朗地一笑,白晃晃的牙齿亮得我以为是阳光。“拉得可好?”他问。原来他早已觉察到我的到来。

我没有回答,只是用力拍拍手。我终是明白他的音韵中为何会有坚毅与刚强,原来,是他的自强,他的乐观,他对生活的渴望让他有勇气面对生活中的一切挫折。

谢谢你,让我懂得二胡的音韵也可以是夏日的荷花,映映放;是翱翔于天际的苍鹰,凌于峰。 谢谢你,让我乐观坚强,以微笑去面对生活中的一切挑战,让我感到阳光的种子在我的心田里开出了花。

我没有与他道别,但我知道,我的身后是有一双眼的。

老去的时光里,我们的容颜逐渐模糊不成章,但那一种坚毅刚强的胡音会深深地刻在我记忆深处,凝成亘古不变的勇气与力量。

820208108

望着五月的麦田,静静的小麦伴着无声的酝酿,却有一种愈来愈有力的声音在记忆深处随风而动„„

“你认识那片是小麦吗?”母亲的声音穿过路上的颠簸问我。我没有回答,只是在沉思之余将目光转向了窗外,一片翠绿。

“你看,这就是小麦„„这片就是大麦了。”可能是车子行得太快,当我定下眼时,眼着的麦田在风中起浪,但让我诧异的是,这片浪花毫无澎湃之气势,倒像是涓涓强国富民的溪流,头上顶着绵软无力的流苏,在无声中闭着双眼,跳着绮艳俗乏的舞蹈。

本来就因为画画比赛落选的心情,看了这仿若洛可可画派的柔弱麦田,心中油然而生的沮丧,让我不禁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叹什么气!”母亲的训斥让我目光一下子从耷拉跳起,却直接被窗外的景色抓住。

仿佛是潘天寿气势磅礴吞吐的大写意画,翠绿的一片反射着阳光,裹挟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麦浪,又不是麦浪。这片浪,才真叫是伴着激昂地怒吼的浪,一股由远渐近的翻腾带来了一阵由低渐强的声响。它们戴着的不再是流苏软帽,而是真接包着头巾,它们也不闭着双眼,而是抖搂了精神,踩着刚强有力的节拍。

我的耳朵里,瞬间袭来一片回旋荡彻的声音,忽近忽远,忽响忽弱,好似撞钟醒山,引得千鸟横飞。 这是小麦吗?刚才那是大麦,那这便是小麦无误了„„听着小麦浪澎湃的回声,车子刚刚驶入大道,我便问母亲:“大、小麦怎么差这么多?”

母亲轻描淡写的回答:“大麦的麦子轻,靠下,风吹起来就飘来飘去;小麦的穗重,头重,风吹起来就很有力度„„”

小麦的回声又在我心中响起,那片还未熟透的小麦却已有了如此稳重的成果,它们只需在风中低头碰撞,便有如此的力量„„

如今,麦已到了收获的季节,我重新去学习画画,也有了更丰厚的收获。望着即将消失的麦田,记忆深处的声音在提醒我,去像小麦一样,充实自己的实力,等待收获的季节„„

820210130

时光,贮存在如绵的暖阳中,丝丝,缕缕穿透了记忆的匣缝,有一种声音传来„„深远却温馨。 记得,也是这样的夏日,空气中蒸腾的每一处都像火镜的焦点,像要被太阳灼烧起来。我骑着自行车往家赶,远远听到那一声“回来啦!”像延绵的绸絮,一拨拨,跳动着熟悉明朗的韵脚,穿透阳光的缝隙直直地打入人的内心深处。那声音,饱满又清晰,引出了奶奶微小的身影,她戴着大大的斗笠,缘边搭着眉毛,黝黑的脸庞上泛着劳作的疲累,阳光肆无忌惮地铺展在她的脸上,亦凝和在她深邃的眼眸,闪着温馨的光,满地的蔬菜衬得她更加可亲了。“回来啦!”又是这一句,宛如一曲幽远、悠然的天籁呵,在记忆深处不停地回旋。

后来呵,我开始走向自己的学业,有一次,大约是在农家忙碌的时节,我背着包,承受着那满卷的鲜红刮割心灵的沉郁和悲痛,踩着缓慢的脚步回家,奶奶定是听出孙女的声音,高兴地说:“回来啦!”从长长的走廊深处传来,而后我模糊的视线里出现了那个矮小微胖的身躯,她那深蓝色干净的围裙像一个顽皮的孩童,“蹦”的一下,撞开了我的心匣,泪水奔涌而出,我感觉到她走近了,伸出手拭干了我的泪水,我澄清的眼眸中倒影出她有些蓬乱的灰白色的发丝,衬着她依然黝黑的脸庞,散发出了那么祥和亲切的光芒,她用微微颤抖的声音叮咛:“别哭,孩子,别哭„„”她用布满茧的手轻抚我的背脊,那种感觉,像那首从前总由她而释放的天籁,熟悉而明朗,从悠悠的记忆深处传来,于是平静,然后从容,最后感动。

再然后,我去城里上学,奶奶每每打电话问候,总说:“早点回来啊!”我答应着,心头涌上无限的怀念。

现在,时光仍在不紧不慢地行走,如绵的缓阳铺展在我的心田。

奶奶,你那柔和慈祥的声音传来,在记忆深处绽成朵朵的天籁。

于是懂得,亲情的声音,在记忆深处永远徘徊。

820313722

六月的天气顽皮而多变,骄阳过后,一阵雷雨倾泻而下。鼓点般的雨点儿匆匆洒落,在水乡泽国奏起了交响乐。那躲藏在记忆深处声音,便是这雨声。

故乡的雨是节奏分明的乐意,一声一声,轻重缓急,敲打在我的心湖。闲暇时,听雨便是一种美好的境界。

还记得那次一模考试,我铆足了劲儿想冲上前去。然而,夜夜苦读却没能换来累累硕果。我沉默着,泪水爬满了脸庞,失败像是一场暴风雨,天旋地转之间,淡色的小小纸船迷失了方向。

回到老家,我憋着气,坐在屋檐下看着老街发愣,不觉间,眉头渐渐锁在一起,沉默在空气中咆哮。我问自己为什么,得到的却是无言。

仰望蓝天,飘移的云朵似乎藏着秘密。不知何时,雨来了。先是稀疏的雨珠,不一会儿,屋檐上聚成了水流,泪水一般接连着落向地面,沉闷的心愈加伤感,是啊,连老天也在落泪。

闭上双眼,我静静聆听故乡的雨。雨声仿佛被一支无形的指挥棒掌控,汇成一支扣人心弦的交响乐。起先是“淅淅沥沥”的慢调,像春蚕在咀嚼桑叶,细细的声如柔曼的雾气在蒸腾,笼罩,占据了我的心房。

须臾间,雨声渐渐急促,“哗哗”地淌着,曲调变得高亢而急切,像雄壮的铜管齐鸣。我的心不由得融入了雨声之中,在那轻柔与高亢的变幻之间,我读懂了故乡的雨。生命如水,人生如雨,时而平静,时而澎湃。

故乡的雨声中,我渐渐洗去了烦燥与苦闷,褪去了伤感与迷茫。在暴风雨后的心湖面上,船上染着宝石般的湛蓝,稳稳地驶向远方。

人生便如雨声,跌宕起伏,变幻莫测,平和与高亢交织,才是真正有味的人生。

惟有细细听雨,咀嚼人生的风雨挫折,品味那如交响乐般的跌宕起伏,轻重缓急,才能真正长大,把握人生的船只,扬帆起航,渐行渐远„„

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让我聆听着,阅读着,成长着„„

830209006

槐花再次占领了枝头,空气中氤氲着香甜。微风拂过一树繁花,拂过我记忆的闸门,那动人的声音便在耳边响起,缕缕不绝。

繁茂的树枝剪碎一地阳光,斑驳地映上了院墙。我透过空气的浮尘望着槐树下的奶奶,她正专心地为我纳鞋底。几缕银丝在微风中飘飞,似与微风缠绵絮语。奶奶哼着小曲儿,那温和的声音撩拨着我的心弦。几朵槐花随风飘落,像旋转的舞女将美好的情韵演绎得淋漓尽致。“丫头过来哦。”她轻声唤我,笑意荡漾在每一条皱纹里。

我搬着小凳坐在她身边,槐花的幽香掺着奶奶的歌声飘进我心底,搅动我心中的一汪春水。我轻倚在她肩上,厚实的肩令我舒适,她的发丝与微风起舞,在我脸颊上翻飞。奶奶的歌声时而平缓,时而高亢,配合着长针在鞋底上穿梭。那温柔的声音与暖暖的关怀便都缝进了密密的针脚里。奶奶拿起纳好的鞋底在眼前观赏,她的目光像一汪深邃的湖水,亘古不变地穿过尘埃笼罩着那双“艺术珍品”。微风在她眼中搅起层层波光,却吹不散她口中爱的絮语。

“丫头看看这花儿喜不喜欢?”她拿出做鞋面的绒布,我从她手中接过,她指尖的温度丝丝点点蔓上我的指尖,那蓝色绒面上缝着盛放的花儿,一如这树槐花般精致纯洁,“我喜欢啊。”我在她的歌声里回答。“丫头喜欢就好,喜欢就好„„”她的歌声纪化成爽朗的笑,在我的心湖上掷下一颗石子,层层涟漪荡漾开来。我将绒布贴在脸上,那温暖的触感令我周身温暖,似乎还能嗅到幽幽花香。槐花打着旋儿落在奶奶肩上,像个明眸皓齿的少女,大概是听了奶奶的歌声吧,抑或被这份温情打动,娇养的脸颊荡漾着缱绻的温柔。奶奶依旧唱着,将那美妙的声音用爱的丝线编织美好,缝进她为我做的棉鞋中。她的歌声迂回在槐树的枝叶间,柔柔地淹没了我的心魂。

时光以安静的姿态肆意流淌,奶奶的声音静置在我记忆中最柔软的地方化成爱的印迹,她的歌声,她的呼唤,她的笑语,宛若棉鞋上纯洁的花儿,永不凋零,永不逝去。

有一种声音,那叫爱。它镌刻在我的生命线上,珍藏在我记忆的深处。它总在我孤独时响起,驱散阴霾,缕缕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