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复杂作文
初一 记叙文 7868字 1865人浏览 佛心笑天

1

作文题目:

根据以下材料,选取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文体不限,

诗歌除外。

把简单的事做复杂,是一种精益求精的品质;把复杂的事做简单,是一种删繁就简

的智慧。当然,很多情况下并非都是如此„„ 审题:

一、两个关键词,“简单”与“复杂”。“简单”指不复杂;头绪少。也指草率;不细致、平凡等。还有理解为单纯、不复杂,平凡、一般、普通等等„„“复杂”指事物的种类、头绪等多而杂; 具有各种不同的, 而且常是数量众多的部分、因素、概念、方面或影响的相互联系的, 而这种相互联系又是难于分析、解答或理解。

二、两种思想认识。第一句强调把“简单”转化为“复杂”或者把“复杂”转化为“简单”;第二句强调“并非如此”,也就是“简单”与“复杂”的转化关系并非单向的,非此即彼的,可以是双向的,多元复杂的。比如:由简单到复杂再到简单;当简则简、当繁则繁等等。

只要涉及“简单与复杂”的转化,都算切题,学生作文偏题主要有两种:一是内容跟“简单”与“复杂”没有关系;二是单写“简单”与“复杂”,没有谈到“转化”。 优秀作文:

真理的繁与简

高二(19)班 杨超

古代思想对于真理的探索进程从未停歇,且一次次达到思想浪潮的境地。

宋明理学对于中华民族性格的特征塑造起到积极作用。同时,也影响宋明清三个朝代的信仰和哲学。以朱熹为代表的程朱理学象征着繁,而以王守仁为代表的心学则象征着简。 宋朝创立的初期,为了迎合统治者的集权与对于人民的思想控制。程颐、程颢结合孔孟之道与佛教、道教思想于一体。最后他们总结出一套繁实的理论:‘理’是世界的本原。时间飞逝,一位圣人对于理学的发展做出了极突出的贡献。他就是朱熹。在程学的理论上提出‘存天理,灭人欲’。‘理’是什么?其实就是万物运行之理,是客观存在的。处处有理,则显得理学的理论范畴过于繁大,核心又过于繁实。

对于真理的总结既有繁实,也会有简。

在朱熹理学风靡全宋之时,一位哲学家陆九渊提出了‘心’学。他并没有反对朱熹对于理的核心看法,而是认为人应当有欲,禁恶欲的方法是不行的,只需反省内心便可得天理而欲则尽。这是对于真理简的看法。

一个时代,两种对于世界本原的观点必将产生摩擦。繁与简的争斗开始了!在南宋中后期的一次会议,会议的结果对后世四五百年的影响极深。鹅湖之会便是朱熹与陆九渊的最激烈争论,会议的胜者是陆九渊。此后元明清的思潮大多是以心学为代表的。

繁过则简。

大明第一人,王守仁。军事、政治、文学、哲学、地理、天文无所不晓。对于当年宦官当道,他隐逸于江西。对于后来的官仕生涯,这次隐逸产生了极大影响、平宁王叛乱使得王守仁声名远扬,但更多人是仰慕他的心学‘知行合一’。对于官宦生涯的失望,他辞官入俗,从事教育。史实证明,王守仁教育出来的学生对于明朝中后期的影响极为显著。王守仁的‘心’ 学也成为明清官方哲学。他认为只要心里感悟透彻这件事物,方能从困境中寻找出路。这种主观唯心思想指导这一代又一代官僚,是当时实至名归的真理、

繁理与简理似乎都符合时况的发展,‘繁’在今天似乎已不被人认可,‘简’也不再有实用性。但是繁简对待真理都有可取性。

2 真理繁待,真理简待,宜势则成。

行繁至简

高二(19)班 唐欣

司徒空在《诗品》中曾言:“不着一字,得尽风流。”这是留白,是以“空白”为载体进而有意渲染出协调美好的意境。以白胜黑,以少胜多,行繁至简。

书画作品中,有些篇幅宏大,色彩繁多,却遮掩不了那抹沉重的笨拙感。而在有些中国写意画中,却在画幅中刻意留下相应的空白以给读者更多想象空间,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赏徐悲鸿的骏马,我们可以感受到风的迅疾;观齐白石的虾,我们可以感受到水犹清冽。南宋画家马远曾作一幅《寒江独钓图》,名扬四海。整幅画作中,仅有一只小舟,一名渔翁,没有添上任何一笔水波,只是采用了巧妙的布局,空出了合适的空白。这般简,却更营造出了烟波浩渺的意境,让人感觉蛮幅皆水。行繁至简,不仅是一种天马行空的游弋。

艺术创作中,不仅在绘画书法中有行繁至简的智慧,音乐与哲辩中也同样不缺少这样的留白。

贝多芬在创作《悲怆》这首乐曲的第一乐章时,使用了多个空拍。演奏时猛然空出的休止符给人以静默之外的沉重与压抑。更加贴切《悲怆》这一主题。中国传统道家思想中也曾提出“以无为有”,“道以无为大,大而无所容。”,“大道至简”等观点。行繁至简,以大为小,以无为有。

“于方寸之地勾勒出天地,于无画处凝眸成妙境”艺术中的留白是一种酿酒为诗的淋漓,人生中的留白更是超脱了行繁至简的形式,上升为一种至高无上的境界。

著名书画大师关山月,便是将人生留白做到极致的人。他年少入学时,面对当时仍十分新颖的画作风格和种类繁多的绘画作品,没有像其他学习书画的孩子一般,穷尽一切时间去大量学习书画技巧,而是选择给人生“留白”,行繁至简,每天学习最简单的几个技巧,了解最需要的几种方法。其余的都交给时间去改变,将最简做到最好,最终成为改革中国画的至关重要的“革命家”,行繁至简,画人合一。

白为纸,黑为墨。三笔两画,神韵皆出。水墨留白,虚实相生。人生留白,山高水长。 留白不空,行繁至简。

快刀斩乱麻?非也

文章来源与网络

夏初雨水急,武汉又看海。城市排水不畅?肯定是下水道问题!《新京报》不假思索地登上一篇谴责武汉下水道的应景文章,却遭到网友的全力指责,这是为何?

细看评论,真相大白,城外江河里的水都涨满了,你让水往哪里排呢?近年来下水道引发的一系列问题似乎让人们把造成城市内涝的原因简单归结到下水道逼仄上。由此才引来了《新京报》这篇快刀斩乱麻的文章。但快刀斩不了乱麻,过于简单的“砍下快刀”往往会使真相被掩盖,问题无法解决。这种“神剧”如今常常上演。

前不久徐州发生了一起男子用砖砸运钞车反被枪毙的事件,这件事疑点非常之多,男子为何砸运钞车,押运人员的培训是否严格,真的到了非枪毙不可的地步了吗,还是另有隐情。如此复杂之“乱麻”竟被网友快刀斩为一句“他一定是个笨贼!”提出异议者无一不被扣上“圣母”之标签,此情此景,令人心寒。

究其原因,一是因为有些人的懒惰和冷漠,他们懒得思考背后的原因,对他人的生命漠不关心,只想快点得出一个简单的答案。二是沉迷于站在道德高地上谴责他人“卫道”的快感。三是缺乏主见,只知人云亦云。这样做祸害无穷。

快刀斩乱麻,无非是想斩出一个“真相”,斩出一个“方法”。诚然,事情往往是很复杂的,谁有本事说我一眼就能看穿本质?盲目乱斩,为快求快,只会误把表象作本质,误把权益之计当作一劳永逸之方案。最终真相被掩盖,问题得不到解决。

4 并不做其它动作,只是不停地敲打。那块银看起来也没有明显的变化。清脆的敲打声渐渐停止,老师傅放下手中的活计,注意到了我。我忍不住向他提出了自己的疑惑。他莞尔一笑:“这是在打银器哦。一锤二锤敲出韭叶儿扁,三锤四锤敲出月牙儿弯。别看这动作简单,可要花一生的功夫才能做好哦。”老师傅拎起铁锤,注视着,像在看一位老朋友,“我打银都有几十年咯,也是一门手艺了。”说罢又开始敲打银皮。仍然是及其简单的敲击的动作,然而这次,薄薄的银皮居然开始卷曲。只见老师傅微微调整着动作,虽然依旧是敲打,但是那银皮,很神奇地,慢慢被打成了中空的半球形。他用两个半球形一合,焊好,从中捏出一条缝,把预先准备好的铜球放入,便做出了一个铃铛。他捧着这精致的玩意,端详了一会儿,又拿出一把锉刀,细细地在铃铛上面錾着花„„

看起来并不复杂的器物,却要一生的功夫才能打造。而在这过程中,大部分时间却只是不断地重复敲打的单调动作;简单的敲打,却又不简单,仅仅一种动作却能把银打成各种形状,是灌输多少心血才得来的,背后又付出了多少努力„„这种精益求精的态度,又何不是一种智慧呢?一种在枯燥、单调中却得到绚丽结果的智慧。

我悄悄离开了这间小铺子,又走回湿漉漉的石板路。沉甸甸的铁锤已不在视线中,敲打银器的脆响也消失在耳畔,但大智若愚、大道至简的智慧却永远留在了心中。

百味人生,简单生活

班级:20班 姓名:钱晨 学号:20号

古老小镇的荷花池,千百年来散发着令人心沁的荷香,陪伴了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见证了一段又一段的百味人生。

熙熙攘攘的荷花池,千年的青石板路,每天有数千名游客,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大部分商人都会选择在这周围卖一些有当地特色的传统工艺品,为这古色古香的小街添上一抹特有的文化气息。唯有一个人例外,他卖的东西不仅不够文雅,更是让不喜欢的人敬而远之,可生意却是出奇的好——老陶和他的肥肠。

听爷爷说,老陶是三十年前搬来大院的。那时候老陶和他的妻子被迫下岗,没有了经济来源,全家人的生活都陷入了窘境。大院里的其他人看他们一家可怜,也时不时的接济一下。可靠着邻里们的救济终究不是办法,看着落破的家庭。嗷嗷待哺的女儿,这对夫妻俩决定,去卖肥肠!

卖肥肠这件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不是那么容易。在那个年代,出来抛头露脸被熟人看到都是要被笑话的。更不要说是老陶这样爱面子的人,出去摆摊都是畏畏缩缩的,老远看到一个熟人都要背过身去。

老陶生意的红火,不仅是因为他老实的为人,更是因为他那独特的手艺。

大院的隔音效果并不好,每天早上,大家都会被老陶搬肥肠的声音给吵醒。可大家都不会生气,反而乐呵呵地围上去,看老陶怎么处理那些肥肠,有的还会上去塔几把手。

看着光鲜的肥肠吃起来虽美味,可那复杂的处理工作也着实让人头疼。老陶一大早从乡下收购肥肠,清理完肥肠后反复用盐和醋浸泡冲洗至少三次,然后将肥肠从里到外翻过来,再用盐和醋浸泡冲洗至少三次。每天,这夫妻俩都要花五个多小时处理肥肠,以保证肥肠的绝对干净。邻里们看着他们每天如此辛苦,都会跟他们说少洗几遍也不会有人知道,其他卖肥肠的都没这么拼。可老陶却固执地坚持着这一道道复杂枯燥的过程,一晃就是三十年。

从生意的清淡到红火,从害羞地出摊到自信,从女儿的长大到孙子的出世,时代的变迁,改变了一代人的生活,却丝毫没有影响老陶夫妻的简单生活。他们依然勤勤恳恳工作,简简单单相伴。

热闹的荷花池,有人在这里寻找生活,有人在这里追寻回忆,有人在这里观察世间百态,也有人在这里一辈子,过着最简单,普通的生活。

作家,简单点可以吗?

5 高二20班 周宇

我的手机里有款APP 叫“一个”,每天只提供一张图片,一篇文章,其理念是“复杂世界里,一个就够了”。它免去了你死我活的票数排行,规避了选择犹豫的复杂心理,用户没有选择,只有一个,简简单单。

著名作家苏童曾说:“在大的文学领域范围内,我平时比较关注经典作家、作品。”接受采访时,也曾表示不太习惯网络文学的写作方式,“我的作品都是改出来的,时下的IP 热也与我无关,我只想安心写作。”苏童以淡泊的心回避世俗的名利喧嚣,用简单而沉潜的心境面对写作,用单纯的目光看待世间冷暖。苏童是安静的,闪现着一种静气,一种简单的静气。

反观当今文坛,令人心生慨叹:世俗肤浅的文章更新不断,空有华丽外壳的辞藻如缕不绝,“段子”叠生,“作家”辈出,网络文学更新速度甚至能够与光相媲美,令人赏心悦目的作品却屈指可数。读者忍受不了满纸荒唐,却还要假装雅俗共赏。令人对文坛不再期望,只剩惆怅。

可我们是否曾想过,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是因为世界逐渐被金钱包裹,社会渐渐被名利吞噬。作家们的心被稿费所蛊惑,只求数量,不求质量。钞票、欲望浸染了人们的心田,遮住了作家的视线。笔下的文字不再灵动,而变得谄媚迎合;思想不再温润空灵,而变得浮躁世俗。世界变浮躁了,社会变功利了,人心变复杂了。

可文坛需要的不是复杂,而是简单啊!

作家们需要改变的是心境。他们的心湖投影出的不应是钞票排行,而应是山色湖光。关注点也不应该再是读者数量,而应是文章的内在涵养。写作,需要的是一颗单纯、沉潜的心,不慕名利、简单从容的心境。真正的写作智慧,应拥有大自然般的天然气象。是汪曾祺式的“士大夫清韵”,是张爱玲市井小民的絮叨,是余光中式的精巧瑰丽,是优美字句背后的郁郁文气、坦率心性。

“一个”主编韩寒说到:“什么都太繁多了,什么都太短暂了,那就做简单点吧,做一枚独特的碎片。记着也好,忘掉也罢,有一个一直都在的人或事物,总是好的。”

希望我们的世界可以变得简单,文坛也不再那么兵荒马乱,像从前一样,简单而又平凡。

作家,简单点可以吗?

世界第一麦方

高二(19) 韦泽

清甜的荔枝香与淡雅的玫瑰香悄然融合,一同汇入了那氤氲的浓浓麦香,造就了这多彩绚丽的世界第一麦方。

寒假去台湾高雄的大伯家作客,到时已是深夜,飒飒冷风如利剑般划过,痛醒了深夜黑幕布上缀着的几颗星辰。街上只有昏暗的灯光闪耀,两旁的店铺也都关灯歇业了,煞是一般冷清模样。

路过街角,不经意间瞥到了身旁一丝光亮,一家店还开着。朴实厚重的木板上写着一行苍遒大字:吴宝春麦方店。都这么晚了,面包店还开着?满心疑惑的我走近观察,还没进店鼻中便钻进一股浓浓的麦香味,立刻挑逗起我的空前食欲,毫不犹豫的推门走了进去。

店面不大,确是干净整洁,用一尘不染来形容毫不为过。雪白的工作台前一位中年男子正全神贯注的揉着面团,有人进店竟然也不曾察觉。他的双手时而弯曲为爪,将面团使劲揉捏,时而立指为掌,将面团压扁透气。双手一开一合间,露出了一张汗如雨淋却又十分享受的脸。大约过了十五分钟,他满意的揉好面团才注意到我:“不好意思呀客人,来点什么面包?”很快他便端出了一盘松软的面包,“这是店里的招牌酒酿桂圆面包,尝尝吧!”我轻轻撕下一小块放入嘴中,顿时口腔中便充溢着一股奇特的芳香:浓郁的麦香中增添了一股酒

6 酿的轻甜,而细细咀嚼后竟生出了桂圆的爽口,多种滋味交相融合,实在妙不可言。“味道不错吧,我可是08年世界杯面包大赛亚军哦!”看着我享受的神情,他自豪的向我介绍,吃惊之余再次打量起眼前的面包,仔细回味着口腔之中淡雅的幽香,不禁心怡悠然。看着他眼前揉好的面团又不禁心生疑惑,“现在不都是自动搅面机么,又快又方便,大叔你怎么还手动揉面呢,又耗时间又费力气呀?”大叔听后笑道,“小兄弟,这你就有所不知了,现在家家都有面包机,做面包变成了一件很简单的事了。可手揉的面团才更有劲道,烤出来的面包才更香更松软。当然,面团的发酵温度也要时时把控,那些冰冷的机器怎么会懂这些?” 看着我似懂非懂的眼神,大叔继续讲道,“你别看做面包好像挺简单的,把简单的事做复杂了才是匠心。简单的事重复做,你就是专家。当你把这份爱与匠心揉进面团里,发酵后再烤,别人是能品尝出你的用心和爱的味道的。可惜你今天来迟了,吃不到荔枝玫瑰面包了,那可是2010年世界杯面包大赛的冠军作品哦!”静静咀嚼面包,思考着大叔刚刚的话,只是将做面包这样一件简单的事用心到如此程度,简单却复杂百倍。这份匠心,当之无愧为世界第一麦方!

次日清晨,我如约来到吴宝春麦方店,看着面前的人山人海却并不心急,只为大叔对面包的那份执着,为了大叔将简单事做复杂的匠心精神,也为了大叔的世界第一麦方!

致岁月迢迢

高二(20)班 纪雯昕

说一生有许多荆棘,有许多希冀。其实一生没有那么复杂,在迢迢岁月里,一屋机面店足矣。

爷爷的老屋子在扬州东关街的一条羊肠小道内。每逢闲暇的下午,我都会从市区骑着自行车回去。不仅是贪恋不同于都市喧嚣的老街繁华,更是迷恋于爷爷亲自下厨烹煮的一碗清汤面。面极好购买,就在隔壁杨爷爷家的机面店就可以买到。别人是睡觉认床,我是吃面认面。

我执迷于这有故事的面。感觉它是丰富的,又是简单的,感觉一口便吃尽了人间苦暖,世间浪漫。

我喜欢听故事,却总也听不腻杨大根爷爷的故事。杨家爷爷奶奶都是盲人,比爷爷晚来这条小巷子。他们夫妻俩年轻时从福利院出来,想自力谋求生活,报答社会。刚开始是有许多许多问题。靠什么生存?是否能够成功立足?遇到危机怎么办?太多复杂的事情要考虑。新婚的杨爷爷二话不说,定下决心,要搬出去和杨奶奶自己生活。多少次奔波,民政局给他们批了台手摇制面机。于是“皮市街盲人机面店”就坐落在我家隔壁了。

杨奶奶担心“出去我不会做饭怎么办?”杨爷爷说:“没关系,有我呢,我什么都可以做,你不会我教你。”为这个承诺,杨爷爷用了一辈子兑现。

夕阳的余晖下,我和爷爷搬了小凳坐在小巷里和杨爷爷聊天。这些往事听得心头暖洋洋地,黄昏照得人如痴如醉。

杨奶奶说:“他个老头子啊,那会起早贪黑,整天不用休息一样。冬天那会,我帮扶着制面机,突然有水滴到了我手上,吓得我还以为房子水管坏了。结果啊,是他厚厚的衣裤出汗出的已经可以拧出水了。唉呦,真是不知道心疼自个儿。”杨爷爷听得在旁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杨爷爷为人善良,吸引了好多熟客的光临。他一辈子就干了这一个行当,生意红火,也心满意足。杨奶奶说:“这辈子,我是跟对了人„„”

生命其实很简单,对于杨爷爷、杨奶奶,生命就是开了一家机面店,遇了一个良人,琴瑟和鸣一生。

“是的,世界从来没有隐藏我们,我们的耳朵听见河流的声音,我们鼻子闻到花香,我们的舌头可以品茶,我们皮肤可以感受阳光。在每一寸的时光中都有欢喜,每一个地方都

7 有愉悦。生活哪有那么复杂,幸福就是这么简单。”夕阳映衬杨爷爷伯面容,格外红润。

迢迢岁月,因此而圆满。

蒸笼岁月

高二(20)班 黄佳欣

河南一条老街上,一家蒸饺店门庭若市。走近一看,清爽朴实的店门上挂着一个古朴大方的 牌匾,古朴大方的牌匾上方刻着“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下方刻着五个大字“京都老蔡记”。

早就听闻河南街上有家点心店,凡尝过的人都赞不绝口,这番路过此地,有幸亲自一尝。 刚推门进,便被汤汁鲜美的香撞了个满怀,店里装饰简单朴素,似与普通饭店无异,但店里每一个大小座位都被填满,或是三两岁的孩童呀呀地笑,或是八九十的老人啧啧地赞,找到一个位置还真不容易。

好不容易等到一个座位坐下点了一笼蒸饺,没过多久便上了桌。服务员捏着竹盖,像即将拍卖一件珍宝。“开了。”提起竹盖的一瞬,眼镜被盖上了层雾,可那上瘾的香气却冲进了鼻子,灌满了胸腔,待雾气散去,“美人们”终于显了形。几只饱满的蒸饺静静躺在笼中,隔着轻薄适中的面皮透着肉馅的粉光。下筷,入口,汤汁浓郁却不腻,清澈澄亮,肉馅料足味佳。真是口舌的福气才有幸尝到如此珍物。

“听说啊,老蔡这店三代传了,祖父还曾是宫里的御厨呢。。。。。。”我寻声望去原来是隔壁桌的食客在闲谈,好奇心使我忍不住坐近了点。“可不是呢,老蔡家的蒸饺延续宫里的规矩,馅料可只放猪后腿肉,一斤肉里七分瘦,三分肥,从没变过。”食客说。另一位好像是外地来的食客问“这面皮筋道又不干硬,又有什么方法啊?”“这是因为他呀,用的可都是上等精面粉,用一百度开水烫,这才筋香。”我细细地听着,发现从后厨走来一个厨师衣着的男人。

“老李啊,感谢又来捧场啊。”那中年男人用衣摆擦了擦刚洗过的手笑着走来。“跟你这发扬你的优良事迹呢”那个食客打趣道。老蔡笑笑不言。那位外地食客指着蒸饺“老板,你们家蒸饺比其他蒸饺还多一种草木的香气,真不错!”老蔡脸上扬起自豪的笑“你可别小看这蒸笼上垫的,这都是长白山采购的松针,一买回来就要经过一洗二煮三放油这三道工序呢!”我心里暗叹老蔡家蒸饺之细致用心和复杂工序的尽心尽力。之间老蔡转头望向墙上店门的相片,缓缓吐雾:“刚学那会儿,我把料混在一起放,被我爸发现了,结果那一盆馅都倒了。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复杂并不是什么坏事,该复杂的事就绝不能简。这家店少了一个步骤都不能成。”

走出京都老蔡记,我被老蔡至繁又至简的精神所打动。至繁在于工序精细,决不省略一步;至简在于纯纯传承,毫不复杂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