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图腾》读后感
初一 读后感 4字 478人浏览 夜花梦婷

狼图腾

从未见过真实的狼,但不知不觉中对狼有一种莫名的景仰。

第一次知道狼,大概是从《狼来了》的故事,后来渐渐地听说了狼孩,在《动物世界》中对狼有了更深的了解。然而,始终有一层薄雾阻隔在我和狼之间,直到读了《狼图腾》,这层薄雾才渐渐稀疏起来。

从小就听父亲说起狼的故事,父亲简直对狼佩服得五体投地。父亲说,三十六计除美人计外,狼无一不通,人会的计谋,狼在几万年前就已在艰苦的自然环境中训练出来了;狼吃马时有多厉害?咬住马肚一旁的皮肉,从马身下横穿过去,马的巨大的内脏统统坠下来,越疼越跑,越跑越疼,最后被自己碗大的铁蹄踏得肝肠寸断,惨不忍睹。要知道,这可是在飞奔的马蹄下,出了一点差池狼就可能被马蹄踢碎脑袋;数米高的围墙,狼通搭狼梯的方式一跃而上,顺利飞入羊圈„„

湛蓝的天空点缀着棉花似的白云,碧绿的草原上牛羊在悠闲地吃草,马驹儿在欢快地奔跑,嘹亮地民歌在蓝天与大地之间飘荡。这一直是我憧憬的草原风景,却是《狼图腾》中额仑草原的真实写照。额仑草原淳朴的牧民们相信腾格里,就像汉族的人们相信天一样,腾格里就是他们的天。他们独特的信仰伴随着的是独特的“天葬”:汉人去世时,将人埋在土下,灵魂升上天堂,而草原人将死者的尸体搁置在牛车上,在一块崎岖不平的草地上颠簸,尸体在哪儿从牛车上掉下,那儿便是他们的归宿。不用土埋,三天之内必有狼群来清理尸体。没有隆重的葬礼,没有嘈杂的哭喊,甚至没有眼泪,只要一头老牛,一架破车,一卷苇席,两三家人,便是此生最后的陪伴。草原人相信逝者的灵魂会飞上腾格里,如果三天之后尸体仍在那儿,家人便会不安。草原人一生食肉,杀生无数,所以他们用这种天葬来偿还自己杀生的罪过。他们生于草原,长于草原,死于草原,他们活着时的一切从草原上获得,死后也要归还给草原,只有这样,灵魂才得以安息。草原人都希望自己的灵魂尽快升上腾格里,但他们绝不用自杀的方式违背自然规律。

草原人敬狼、爱狼,他们认为狼是腾格里派下来守护草原的神,他们从不用保暖的狼皮来做御寒衣物,他们不吃狼肉。但他们也杀狼来控制狼的数量,他们有比狼更狡猾的捕狼技巧。毕利格阿爸是草原牧民中德高望重、智勇兼备的老人,他率领牧民们猎狼,草原上经常上演一幕幕惊天动地的人、马、犬与狼的智慧与胆识的较量,狼王与老人的战争是可以作为军事教科书中的典例的。他们也从狼洞里掏狼崽,然后揪住尾巴甩上天重重地摔死,送它们去见腾格里,他们也会把狼皮挂在杆上迎风招展做成狼旗,可他们从不把狼赶尽杀绝。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狼训练出了彪壮的骏马,跑得飞快的黄羊,狼控制着獭子、兔子和老鼠的数量,防止它们破坏草原,从而养活更多的牛羊,是狼孕育了青青草原,孕育了威武雄壮的草原汉子。

草原狼从出生到死亡,时刻都是一名战士,贪婪、凶狠、狡猾、智慧、倔强、坚毅无一不在狼身上体现。下乡知青陈阵用狗奶喂小狼崽,小狼崽挤开旁边吃奶的小狗崽,将所有乳头都吮吸了一遍之后挑了只出奶量最多的吃,拼命吮吸的同时还用两爪捂住两旁的奶头,小狗们只得眼巴巴地望着。小狼从小脱离狼群,无任何狼教,却能在滚烫的沙地上挖出坐南向北的地洞去避暑。牧场迁移时,小狼宁愿被勒出血也不愿被牛车牵着走。狼是不可养的,也是养不活的。额仑草原的牧民们,即使是毕利格阿爸也没有养过狼。你可以训狮、训虎、训鹰,唯独不可以训狼!狼的精神就是不自由毋宁死的精神!狼生来是一名战士,可杀,但绝不可辱!被人养、被牵着走便是对它最大的侮辱!没有一只狼是不向往草原的自由的!

然而,宁静的草原生活并没有持续下去,汉人大批移入草原,游牧变成定居,生产建设兵团将拖拉机和吉普车开进了草原,无知的领导人为剿除狼害,用夹子夹狼,用烟熏狼,用药毒狼,用枪打狼,用火烧狼,用车撵狼,用炮炸狼,非把狼赶尽杀绝不可。毕利格阿爸势单力薄,无力阻止垦边大军的行进,环境一天天恶化,他痛心疾首,怀着对额仑草原的愧疚

去了腾格里。没有了狼,獭子、老鼠、兔子大量繁殖,加上人类的农耕开垦,广阔无边的额仑草原迅速变成沙漠!狼群几近绝迹!漫天的黄沙来了,这是对人类破坏自然环境的惩罚,是腾格里对人类的惩罚!

然而,全书的精彩部分却不在于狼,而在于以狼说史。从有人类文明开始,直到今天,一直是狼与羊的历史。狼象征着游牧民族,骁勇善战,生存于严酷的的自然环境中,拥有着无可匹敌的智慧与力量。而羊象征着农耕民族,主要是汉族,战斗力不强,却能同化一切外来事物。匈奴、西夏、契丹、女真、大辽,无一不是马背上的民族,仅仅凭借着极少的土地与人口,却能任意践踏中华大地,尤其在南宋时期,甚至将偌大一个宋朝逼在东南一隅!而创造中国最大版图的,却是成吉思汗——这个只识弯弓射大雕的人。

中国的历史,便是狼与羊交替统治的历史。大汉族屡屡受到少数民族的骚扰,但正是在骚扰之中国家才不断强大,这骚扰便是狼性少数民族对羊性汉族的一次次输血!很多朝代往往不是亡于外敌的入侵,而是内部的腐朽。正如孟子所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当狼性的少数民族看到中原统治者实在无力治理好自己的国家时,便不再浪费自己的血液,而是取而代之!但进入内地的少数民族很快被根深蒂固的汉族的文化软实力所同化,直到重蹈前朝的覆辙!

放眼世界,富强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历史无一不是狼性的历史。统治阶级先是在自己的领土内极尽压榨奴隶、劳苦大众,成为自己国内的土狼,后来发现了新大陆,去殖民,成为海狼!狼性运用得好便能使自己屹立于民族之林,国富民强;用不好便走向极端,是血腥,是殖民,是侵略!

看看中国的近现代史吧!满目疮痍,令人心痛!原因何在?当国人习惯了被压迫与宰割,迎来的会是更多的压迫与宰割!像绵羊和满大街穿着衣服被牵着走的小狗一样的奴性羊性在儒家的温床上已经根深蒂固了!万物皆有法度,妥协与忍让只会让敌人得寸进尺。软弱的中国太需要狼一样的野性了,独立,自由,团结,合作,无私,睿智,顽强,这些对于某些懦弱的国人来说太缺乏了。只要这些,哪怕是一部分,在国人身上体现出来,也就不会有令人痛心令人耻辱的中国近现代史了。狼的精神应当是我们的榜样精神,狼是我们不竭的的精神源泉,以狼为图腾的民族不会被打败!

中国自古是重农抑商,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在这片广袤的神州大地上产生了璀璨的华夏文明。农耕民族的图腾是龙图腾,而龙在人们的观念中具有耕云播雨的神通。龙确保风调雨顺,使饥寒交迫的农民有个好收成,解决了人们基本的生存需求,从而成为人们崇拜的对象。而狼保护了草原,也成为游牧民族的崇拜对象。两者不同的是,狼是确确实实存在的,而龙则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事实上,考古中发掘的先民制作的龙的形象,外型上像极了狼,因此作者也提出了龙图腾是由狼图腾演变而来的观点。

在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今天,额仑草原和她的赤子狼已经或者正在消失,曾经的美丽早被人们遗忘,但历史不会忘记,曾经有那么一只最坚强最勇敢最具有智慧的队伍,守护着广袤的额仑草原,为人类送去福祉,却被人类赶尽杀绝。当额仑草原变成漫漫黄沙,再也喂不出一只彪悍的骏马时,那只被人类追杀九死一生的白狼王是否还活着?它是否会在月圆之夜,立于山巅,口朝明月发出悲切的呼嚎?当它看到自己曾经苦心经营多年任意驰骋的大草原已经不复存在,曾经在草原统治亿万生灵的最英雄最智慧的自己如今在偌大一个额仑竟无立足之地时,是否会痛心疾首,像人类一样流下眼泪?

深夜,微风扰动,耳畔似乎又传来悲切的狼嚎,脑海里始终是一幅白狼王立在山头对圆月嚎叫的景象。它扭过了头,夜幕之中,两只绿莹莹的眼睛掷出钢锥般的目光,直扎你的瞳孔。出门仰望,天狼星正闪着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