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风起时满分作文
初二 散文 8133字 388人浏览 上虞丁楚苗

又是一年风起时(一)

骤雨初歇,微风轻轻拂过湖面,层层涟漪荡漾开来,小径草丛中的野花茎叶洁净如洗,一尘不染,散发出微微清香。阳光透过疏疏密密的枝叶,洒落一地斑驳,在一树金黄下,是微风轻抚下你面带微笑的面庞,又是一年风起时,望着你的笑靥,我不由得想起那个清晨。

那是一个早起的清晨,轻轻推开门的我,看到你在厨房里给我热牛奶。你小心翼翼地把牛奶倒入小锅里架在炉子上,轻轻打开炉具。你用勺子搅动着这乳白色的液体,动作轻而柔,微风轻轻吹扬起你额头的刘海儿,我静静地看着你的脸。那神情比任何时候都美。不一会儿,牛奶咕嘟咕嘟地响起来,你面带笑意的脸又映在一个个晶莹的泡泡上,是那么的美丽亲近。

你把牛奶缓缓倒进玻璃杯中,那牛奶上便冒出了丝丝热气,你那笑靥朦胧地映在这模糊的水汽后面,阳光洒进屋子里,你那狭长的影子便映在窗帘上,是那么瘦削、憔悴,我不禁鼻子一酸。 接过牛奶,美美地喝起来,你静静地在一旁看着我,脸上挂着永远不会消失的微笑,像微风吹进我的心,我喝着香甜的牛奶,回味着香醇的母爱,那些被我忽略在尘封的记忆里的镜头,一幕幕重现„„

杂乱不堪的房间总是被您整理地井然有序;悲伤难过时也总是您轻轻抚摸我的头发安慰我,告诉我“风雨之后见彩虹”;您给我的爱,如一阵阵微风一般,可以让我的春天生机勃勃,让我

的夏天凉爽惬意,让我的秋天硕果累累,让我的冬天温暖如春。 现在唇边还回味这那杯香甜的牛奶,也让你在炎炎夏日中感受我带给您的微风。

骤雨初歇,微风轻轻拂过湖面,幸福的涟漪荡漾开来,好美。你的爱微风般拂过我的脸庞,幸福的涟漪在我心中荡漾开来,啊,又是一年风起时,但你的爱始终如意,始终未变伴我左右。

又是一年风起时(二)

外面的天有些阴霾,风儿轻轻拨弄着树上的叶子,打个旋儿再飞进窗来,拂在脸上,竟有些海边清凉的味道,温柔地就如同她的手。

她在滨小城工作,而我,却在省城的学校里,数百公里的路径,就靠一根细细的电话线牵着,轻轻地,两颗心能感受到彼此的颤动。她说,她喜欢风,因为可以无忧无虑地到处游走,不会受到距离的束缚,想念谁了,就可以悄悄地飞到那个人的身边去。 “孩子,天凉了,记得出门的时候多加件衣服。”“哦,知道了,妈!”我在电话这头慵懒地回答,她又问了些杂七杂八的事,见我无心回答,便只好温柔地说:“那你可要好好的,我把祝福交给风儿,让它代我去看你„„”“好,好,没什么事情我就挂了,拜拜!”呵呵,把祝福交给风儿,都四十多岁的人啦,怎么还这么天真,我无奈地耸耸肩,接着把自己堆在沙发上看电视。 是呵,八年了,就这样八年了,她每次总这样说,说让海边的风带着她的祝福来看我,大概是因为省城常常起风,我便可以

常常感受到她的温柔吧。然而,时间悄然改变着一切,我已不再是那个哭着要她回来的小女孩了,我已习惯在遥远的地方感受她的风,就像这样。

电视里正在播放《春草》,讲述的是一位贫苦的母亲养育子女的艰辛与不易,看着这位母亲为了孩子而奔走劳累是,心念一动,忽然想到她,提起电话,拨通那个熟悉的号码,传来她那如春风一般温暖的声音“妈,我想跟你聊聊天。”电话那头的她很惊喜,母女二人天南地北地聊着,说着说着,便说到下辈子去了。 “你下辈子还做我女儿好不好?”

“不,”我一字一字地说,“下辈子换我来爱你。”„„ 又是一年风起时,再度过了八年的岁月后,我也当会让风儿飞到那里去看看她。

又是一年风起时,我该学会长大

“好,我把祝福交给风儿啦,让它代我去看看你„„”

又是一年风起时(三)

当微风轻拂着小草稚嫩的身躯时,小草明白:自己能够健康成长,全都是风的功劳。所以我愿把自己比作渴望成长的小草,把父母的爱比作一路追随我的微风。

还记得那年春天,当和煦的春风轻扬拂过时,我的嗓子却哑到已无法赞颂春天,呼喊心中喜悦的程度。家中的药箱只有几瓶止疼的药横七竖八地呆在箱子中,无奈下却又坚持绝不“生病乱投医”的原则,沙哑这嗓子向屋内还在熟睡的父亲道别,去了学

校。

一路上柔和的春风却成了我的头号杀手,我屏着呼吸,生怕丝缕凉风吸入嗓子,换来有一次的剧烈疼痛。就这样,我一路费尽心思德文躲避着迎面而来的风,全然没有察觉到书包中不停作响的手机。

来到学校,我照例抱着一大壶水不停地喝,同为却在此时拍了我一下:“你爸!”我猛地向窗外望,一个有些微胖的身体匆忙向隔壁的办公室跑去,那是父亲!我连忙掏出手机,屏幕上十几个来电和好几封未读短信,打开来看,全是父亲的。我似乎看到父亲焦急匆忙的表情,听到他对我的问候。不久,父亲从办公室中走来,还不忘经过窗户是向内张望几眼,但最终还是看到我正感动于父亲对我的关心时,父亲发来短信“送来含化片”五个字。我知道,父亲为此在单位、医院、学校间辗转了好几次。父亲向来都是这样,平日里与我嬉戏玩闹,却在我遇到困难时,总是默默地做好了一切。然后看着我再次欢笑时菜放下沉甸甸悬着的心。

我终于明白,父亲爱我在每一个细节中。当时的他肯定一个人盘算着怎样让我吃上药,却又不影响我的正常学业。父亲的爱始终像一缕微风,吹拂着我的心,为我带来永远的安逸与幸福。 现在,窗外也正吹起有些泛凉的风,父亲肯定在校门外与我相约好的地方等我。他的关心和爱,即使隔着宽大的校园,即使处在气氛紧张的考场中,我也能清晰真切地感受到。

又是一年风起时,父亲会带着他满腹的疼爱等我胜利的消

息。

又是一年风起时(四)

又是一年风起时,而这次蹬车的是我,回头却忘记按你,吃

力地晃动着笨拙的身体。

——题记

那辆小小的三轮车已经有一把年纪了,那可是爷爷的宝贝。

大大的轮子和爷爷自己喷的红褐色油漆,几年来仍旧背惨系的如新的一般。

济南的春天是多风的。在这里爷爷总会蹬着这辆三轮车到小

学门口接我。那时的我总会欢天喜地地把小书包甩到车上,自己跳上车子,紧紧地抓着爷爷胖胖的腰。那天回家正是顶风。爷爷让我躲在他身后,那宽宽的后背将我挡严。车速明显很慢。只见爷爷身体左右缓缓摆动起来,努力向前弓起身体,一下一下慢慢蹬着,我也帮不上忙,只在调皮地喊着“运动员,加油!„„”想着总有一天,自己蹬着爷爷去玩。

初中离家远了,爷爷的三轮车也就暂时“退休了”心中却忘

不了那天的情景和那可爱的三轮车。

又是一年风起时,双休日,爷爷要去超市,我硬缠着他,用

三轮车带我一起去。爷爷只得答应了我。他慢慢地将车推出来,依旧擦拭这每一片红褐色的漆,趁他不注意,我跳上车子蹬了起

来,“爷爷,快坐上来,我要带着你去!”他笑了,“行吗?小丫头,别闹了,咱快去„„”“不嘛,让我试一下!”我说着将车骑到爷爷面前,他无奈地上了车,好重的车,我学爷爷的样子努力地蹬着,还算顺利。“呼——”一阵强风呼啸而来,我躬漆身,顶着土黄色的风向前,移动得很慢,我几乎用尽所有力气,而车子就是不听话,忽然,它一下一下地动起来,很有规律,时快时慢,我正惊讶,回头望见爷爷正低着头,手紧紧地抓住横梁,一条腿在车外,一下一下吃力地蹬着地。不时晃动着笨拙的身体,保持着车子的平衡。花白的头发下,隐约看到那条条绷紧的青筋。我忽然觉得眼眶中积满泪水。爷爷忽然抬起头,挤了个笑脸,并示意让我快去骑。阵阵春风吹入我心里,在那春风起时,我蹬着小小的三轮车,载着爷爷的沉甸甸的爱,坚定地走下去„„

又是一年风起时(五)

那天,当第一缕阳光洒入房间,我与你对视了——那抹晨晖中粉色的摇曳。

一朵薄如春冰的粉色花儿正孤零零的吐着芬芳,淡瓣重叶,花瓣的边缘晕出轻柔之色,蒙着一层莹莹月华,清而不淡,艳而不妖,细腻柔嫩的粉红,片片花瓣仿佛都在传递着轻柔的呢喃。 怔怔地,一向不懂花草的我惊讶于这含羞草儿竟会开出如此柔嫩之花,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赤着玉足于云端翩然而落,偶然被我看见,便害羞地抖抖了素洁的衣裙。

屏住呼吸,凝视着,那抹静静悬于枝头的生命力,如一帧被

定格的画面。

月光碎碎泻了一地白银,骗人的晃眼。你已垂下粉红的脖子,匍匐在泥土上,颜色依然柔嫩,只是有些疲惫。心猛地一痛,那唯美的瞬间,只此一眼,便转瞬即逝吗?

惋惜之余,突然发现你没有萎缩,没有痛苦,没有哀愁。不像那落花缤纷的花树,将花儿的残骸抛洒一地,只淡淡的凝视,宁静而安详,仿佛在为我的无知叹息。

没想到,这娇嫩的花儿竟有如此淡观生死的气节!

心,说不清是收缩了还是放开了,许多人都渴望长久与永生,恐惧死亡与消解,这或许是对生命的误读——许多时候,生命的价值并不以时间为计。

幡然了悟——人生如花,不管生命有多长多短,有多少关注的目光,是否轰轰烈烈,只管去绽放吧,去美丽吧!不留遗憾,如花一样绽放一次,美丽一生!

春风缓缓旋起又复下,穿梭在岁月之眉。阳光通透而温柔地洒满每个角落。

嘴角牵出一个浅浅的微笑,又是一年风起时,今时今日,你正在孕育着新生,清风缓缓拂过,带着你对我的喃喃祝福,看着绽放奋斗的我。

听,花苞脆裂地响声。

又是一年风起时(六)

风吹来往昔的感动,我想你也曾感受过。——题记

打开窗,风轻轻掠起那旧报纸里一抹跳动的火红,是年的感动。爸爸的朋友从老家捎来几幅剪画,现在用不上,夹在报纸里不显旧。剪画红得可真艳啊!一缕清风又把思绪吹回年味浓郁的小时候。

那年的年夜,天边的一钩月敲起细碎的丁冬——是孩子们放小炮的声音。大人们买来成挂的鞭炮,孩子们偷偷地东挑点儿,西挑点儿,揣上慢慢一兜,疯也似的结伴跑出去野。我也掺在其中,说掺,是因为我胆儿小,不敢放芯子短的小炮,就躲在旁边堵着耳朵看,鞭炮高兴地炸开,孩子们的笑声好像能直窜到天上去。直到家长站在街口大声的喊,孩子们才不情愿地被赶回家里去。

家里可真热闹啊,好像煮开的饺子锅。大人们说笑着忙忙碌碌,声音嘈杂却又温馨。

“饺子好了!”准是大姑那亮嗓门儿。妈妈又在劝我了,“吃点饺子吧,过年哪能不吃饺子?”我还是摇摇头,自小我就不喜欢吃饺子,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过年大家都吃饺子,我就让妈妈下碗方便面。荷包蛋香急了!胡椒的辣汤喝下去满头大汗,却很过瘾。我虽然不吃饺子,但也簇拥在大人中间,自豪地汇报期末成绩,得意地听他们夸奖;给奶奶爷爷说吉祥话,讨那宝藏似的红包。气氛跳跃着热烈,我和家人一起守岁到天亮。初一的太阳真暖啊!阳光透过高窗照进来,灰尘在里面轻舞,新年的感动在心中涌动。

现在的年却未免有些遗憾。

寒假前,老师说:这个年,年味要淡一些。过年,我们在门上简单的贴一个福字,买挂鞭炮,噼里啪啦地放完它,再也没有一个一个拆下来的兴奋和冲动,内心不免伤感。不过,惊喜的是,抬起头,月亮还像从前的一样美,风还像以前的一样轻柔,憧憬在微笑中绽开。

清风徐来,年关的感动吹拂面庞。让我们携着眷恋期盼,背着欣喜等待,期待下一年,能够尝尝不愿吃的饺子,开怀地享受年的感动。我想这种感动你也曾享受过,你也曾期待过。

(七)

每到暑假,我总是回乡下老家看奶奶。奶奶家的小院,奶奶种的香瓜,还有在夏夜乘凉时,奶奶徐徐轻摇的小扇与带着浓浓爱意的微风„„

记得小时候,最爱的便是在奶奶的小院中乘凉。每到了晚饭后,黑暗便渐渐笼罩了小山村,那时便乘凉了。山村就像一个将要入睡的婴儿,安详地睡在群山的环抱中。搬一张摇椅,躺在院中,远处田野里,各种各样的瓜果香气弥漫着„„奶奶总是坐一张小板凳,坐在我的摇椅旁边,一把有些破旧的蒲扇徐徐地扇着、扇着,那柔柔的风带着些许醉意„„. 远处黑而沉默的山,天上明亮的星,乡村中黑暗处求知而蓬勃的生机„„奶奶的收音机里冒出咿咿呀呀的京剧,我在奶奶徐徐地微风下,渐渐沉睡,徜徉其中„„我童年所有的安宁与祥和,似乎全是奶奶徐徐的扇儿下

柔柔的微风吹来的。

我渐渐长大,一年又一年,随着学业的加重,回老家的次数也少了。奶奶呢,仿佛也慢慢的变老了。

直到有一天,奶奶病了,我匆匆地赶回老家,奶奶正半倚在床头上“呼呼”地喘着,眼睛睁的老大,脸憋得通红„„奶奶见了我,仿佛想起了什么,手摸摸索索地去身后拿什么,是把蒲扇,她艰难的举起扇子,慢慢地扇了一下,那柔柔的微风依旧那么慈祥,只是多了几分怎么也抹不去的衰老。

终于奶奶走了。

我又一次匆匆地赶回老家。那小院,那田野„„一切一切,那么熟悉。可是,越熟悉,心越痛。

我站在院中,依旧是乘凉,大大的摇椅,旧旧的蒲扇,收音机中咿咿呀呀的京剧„„田野中各种各样的香甜气息„„忽然,一阵微风吹来,温柔地摇动地拂在我身上,那么柔那么安详„„ 又是微风轻拂,奶奶,那是你在云间为你心爱的孙儿扇风吗?

(八)

多大的风也吹不散浓浓的真情。

我总是伫立窗下看向天空,那或柔或刚的风拂过我面颊,背后的岁月流走,却带不走风的行踪。这不,又是一年风起时。 都说童年是一生中最美好完整的时光,而我的恐怕是残缺的;都说军人是令人望尘莫及的角色,而我看来似乎是避之不及的。因为我爸爸是军人,也正是这个身手的称号赋予他铁一样的职

兵,距离都不在遥远,因为我们固守不变的是亲情。

(九)

每一层荡起的涟漪,都是风的过往——题记

你总说,我和你的身高成反比。6岁前,我是个小不点要“仰视”你;9岁时,我与你平肩,平视你,长大后我的身高早已遥遥领先,我要“俯视”你,你陪伴了我的“乳牙下岗新牙接班”,你是我的“咿呀”学语的功臣,又是我童心未泯最爱的外婆,你带来的幸福随着小风已无限上升„„

你对养生之道颇有研究,饭前会端着一碗漂着鸡蛋花的汤说:“饭前一口汤,胜过开药方”。时值夏末,我被你裹得像个棉花糖,你说:“春捂秋冻,这个感冒流窜的季节切切勿换上薄衫”。一日,我偷偷脱去线衣,结果“鼻涕横流”,你勾勾我的鼻子熬了碗姜汤给我喝。翌日我又恢复了活蹦乱跳的淘气样。自此,我便笃信你的什么“一天三个枣保证身体好”“多喝水多吃姜葱”等养生方针,茁壮成长。我想,中考我的实心球满分也有你的功劳吧!

你和鲁迅的阿长妈有着迷信的共性,我仍感觉到扑面而来仿佛“狗吃肉猫吃鱼奥特曼打小怪兽”的幸福。年三十,你紧张兮兮地示意我不要乱动,时辰一过你告诉我那是“岁”来抓小孩的时间,你给我戴上护身符喃喃什么才放心。你还过洋节,圣诞节那晚你洗净一个红彤彤的苹果放在我枕边并祈福我平安,我笑你什么节都信,你乐呵呵的回答要赶上潮流。外婆,你知道吗?有

了苹果的陪伴,美梦也蜂拥而至„„

清风掠过,夹杂着幸福的味道„„

你手中的针线似乎从未停过。每年春节你总一家老小分发你做的花袄。舅妈还开玩笑让你闲暇时开个“好婆婆服装店”呢!你还教了我一点针线活,我学着编了一只手套,中指比大拇指粗,小拇指比中拇指长,但你仍一脸满足直夸我手巧。你包的饺子那可是“金不换”,一阵风徐来,韭菜的香又飘来了,我嘴边又有口水啦!

泰戈尔曾说过:“大树的影子再长也离不开它的根。”没错,亲爱的外婆,你用无微不至的关怀陪伴且沐浴我,使我茁壮成长,我离不开你„„

又是一年风起时,风中伴着你的叮咛,你的祝福,还有那抹不去的爱早已温暖了我的心房。坐在考场中,又不由得摸了摸胸前你给我的护身符,心中的温暖又再次油然而生。

(十)

风起,拂过窗外繁密的绿叶,撩起一阵错杂的光影,把绿色送进了窗口。

母亲坐在厨房里和面,风偶尔吹起她的几缕发丝,我在一旁的台子上,发现了一盘择好洗净的小花。

白嫩的,因淋了水而显得晶莹润泽,像是一颗颗品质上好的珍珠,白色的花瓣还透着些青绿,被萼片半包着。有的已经开了,隐隐露出其中的嫩黄的蕊,娇羞的模样有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

的意味。

“这是什么?”

“是槐花。”母亲将碎发拢到耳后,抬起头笑着回答我。“妈妈给你包槐花团子吃,你一定喜欢。”

面已经活好,母亲干活总是利落娴熟的,面团光滑,软硬恰到好处,她把那盆槐花倒进面盆,一点点仔细的揉,把颗颗小花揉进面里。

“妈?一开始就把面粉和槐花放在一起揉,不是更方便吗?” “那可不行,什么事都得按部就班地来,有先有后,先放进槐花揉得久了,那香气可就保不住了。”

我看着母亲忙碌的身影,碎发被风拂起,被阳光镀上金色,那个平凡的身影,看起来却如此深邃。

母亲蒸好了,萦绕着薄薄的雾气,那雾气团绕,时而又被微风吹散,我拿了一个,咬在嘴里。

“啪”槐花就像在我的嘴里绽开一样,一瞬间,迸发出无与伦比的清香,充满着我的口腔,在我的舌头萦绕,久久不散。 “妈,这样的小花,怎么这样香?”

“这可是孕育了一整个寒冬的阳光、温暖、青春和爱呢!” 我一怔。

孕育了一整个寒冬„„

一整个难觅难觅阳光的冬季,疯狂的汲取养分,就是为了在阳光骤现得春夏绽放这孕育已久的浓郁香甜。

风吹散了我的思绪,飘散到了窗外的世界,摇动着槐树卵形的小叶,露出缀着的串串白花。

“叮”我仿佛听到了风的吹拂下,风铃似得槐花碰撞的声音。 这个夏天,风又起了。

(十一)

一直以来,我都围绕在爱的清风中。清风又起,我穿着妈妈亲手织的毛衣,披在肩上的是她巧手织就的爱。因为那双手,我更加坚定,我一直都沐浴着爱的春风中。

忙完了家务活,一家人聚在一起看电视,妈妈似乎被那幽默的情节逗笑,一双手捂在嘴上咯咯的笑,原本在一旁的我凝视着妈妈的手,脸上的笑意停滞了。那双手,竟是如此这般的粗糙并失去了光泽。我微微一怔,那零碎的片段跳跃在脑海中„„ 现在许多妈妈早已不为孩子织毛衣了。每年,我仍然穿上妈妈亲手打的毛衣。入秋了,忙碌了整日的妈妈找出冒险开始为我织毛衣。白炽灯时明时暗的昏黄的光线打在妈妈的身上,她勤快的影子里写满了温馨,一针一线,一针一线,妈妈手上的迅速带起了一阵风,我知道,这迅速里写满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爱。她的纹里写着一种满足——是啊,很快就要织好了。

妈妈好像一位作家,毛线是她温婉的文字,成篇成篇都写满了关怀;妈妈又好像一位园丁,毛线是她心爱的花朵,一针一线都倾注了温暖。她粗糙的、满是厚茧的手停下,抚摸着她的优秀成果,又用粗壮的手指按压手上的穴位休息休息。“来,宝贝,

试试看合不合身,这毛线的颜色可是你最喜欢的呀!”我欢喜地穿上给妈妈看,妈妈喜笑颜开,她以一种粘稠的温情望着我,不住地絮说:“好看!确实好看!”毛衣穿在身上,心上似乎也吹起一阵温暖的清风,这是让我深深沉醉的爱的暖风„„

蓦然想起,电视的声音渐渐消失,脑海中清风般温暖的事例再次映入脑海。妈妈总是用那双伤痕累累的手为我烧得一锅好菜,令我一饱口福;雨天,妈妈用厚实的手为我撑伞„„一想起她的温柔,,便让我双眼看不清楚,正是这点滴关怀,在我心上,吹过一阵温暖,卷来一阵爱的芬芳。

又起风了,我不会再忘记,不会再忘记妈妈编制的爱,谢谢您,让我在爱的分钟成长,让我沐浴在爱的和风里,心怀良多感激。

(十二)

清晨的风夹杂着艾草的香气吹入我梦,我醒来,迎接端午节,也勾起了我的回忆„„

去年的这个日子,春风同样温柔,所不同的是,母亲买的艾草比平时要多,一部分已经挂在了门上,另一部分被母亲认真的装成几小包,我不解的问:“妈,这些艾草是干什么用的?”母亲睁着大眼睛神秘地告诉我:“听说用艾草擦眼睛对视力好,你呀„„”母亲话说一半,就被我打断:“哎呀,妈妈呀,你讲究点科学好不好,这些都没用,再说我的视力用不着„„”我不由得停下了,这话是不是太伤母亲的心了,我心中忐忑不安。一阵

大风从窗帘外呼啸而过,击倒了窗边的瓶子,我急忙离开客厅,却不知所措,母亲一直摆弄着艾草,没说一句话。

我以为,母亲对我的话一定很失望,也许会放弃这个土方法,可是到了傍晚„„

母亲在厨房忙碌着什么,我走到她身边,还没等我开口,母亲说话了:“来得正好,我给你准备好了。”我低下头,只见透明的盆中清澈的水上漂着片片艾草,虽然小,但是密密地排开了整个水面,葱绿的颜色映入眼帘,在我的心中跳动着,不知母亲从哪里买来如此鲜嫩的艾草,不知母亲挑选了多久,抬头看看母亲,傍晚的风吹来,吹乱了母亲的发丝,母亲的发根白了,我的眼前湿润了,为了不让母亲看到我的眼泪,我低下头,摸起一片艾草与眼睛摩擦着,那么温柔,好像母亲的手,母亲的眼神,母亲的爱。

伴着艾草浸泡过的水合我的泪,我抬起头,风吹过我的脸,有种前所未有的清凉,艾草的效果真的不错,至少我看到了母亲的爱。

像母亲一样,我用温水,将艾草浸泡,在每个傍晚,我将她端给母亲,那一刻,心中的风刮起,我心潮澎湃,晚霞的余晖闪烁在我和母亲的瞳仁里。

这一刻的风,有种爱的味道蕴含其中。

母亲的爱啊,就像这带着艾草香气的风,时刻在我周围。 每当春风刮起,我都会想起母亲的爱,永远不变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