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特别习惯
高一 散文 1447字 941人浏览 兰庄学校

我有一个自认为不算好也不算坏的习惯——不管什么情况下遇到乞丐,都会掏出兜中所有的钱放到他的碗中。为这事父母不知唠叨了多少次。之后我索性不跟他们讲。照他们的话来说,就是偶然给个一两块、两三块钱意思意思就行了,那些全是假乞丐,骗人的。我当然也清楚其中有假有真。但一个人愿意放下尊严扮一个落魄者,也不会没有苦衷吧。如果有孝顺的儿女,美满的生活,健康的身体,携手一生的老伴,谁会穿着一身破烂上街去乞讨零碎碎的钱。因为我不认为世上有比放下尊严更困难的事情,所以就算他们是装的演的,我也会毫无顾忌地把钱给他们。连他们自己都承认自己是失败者,那当然是值得同情的。

有时候我也会心生悔意。有一次我去上辅导课,看到一个乞丐,我直接把兜里的钱掏出来丢进他的碗里。由于时间急,也没多注意。到了上课的教室,忽然想起来,我把准备给好朋友买生日礼物的五十块放裤兜里了,全部给了那个乞丐!

天哪!我甚至可以想象旁边经过的路人和乞丐看着我离去时的背影的诧异目光。但再怎么后悔那钱也注定回不来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从此我慢慢开始改变自己的习惯,有时冷漠地走过,头也不回,无视他们颤抖着伸来的碗。起初还有些于心不忍,时不时丢个一两块,听到一句“好人一生平安”也令我内心舒坦。但不像以前那样豪爽了。

感觉已经许久没有见过乞丐了,一次放学时我看到坐在学校外面的乞丐时,心头又有些酸涩。我不由得打量了一番,这是个老人,身着破烂又脏臭的农民工大棉袄,颌下是一撮白黑相间白色居多的胡子。头上戴着旧时的雷锋帽,活脱脱的乞丐样,和别的乞丐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当我经过他时,他伸出了拿着碗的手晃了晃,走近了才发现,他有一双灰黑的眼。那近乎全灰的眼睛中充满了乞求,渴求背后也有一丝淡然。我停顿了一下,想到裤兜中只有早上带了没花的十块钱,最后还是带着一丝愧疚离开了。我转头时,他已经转过臃肿的身子用那双灰白的珠子望向下一个路人。我犹豫了一下,不断徘徊在离他大概二十多米远的地方,看着他身边一个一个不予理睬的路人,他没有怨念或是失望,他似乎已经习惯了。我的思想挣扎了一会,看到妈妈从学校食堂吃完饭走了出来。我知道她如果看到我拿十块钱给乞丐一定又要唠叨,所以如果我要给,必须在她走出校门之前。眼看她离校门越来越近,我攥着钱的手已经开始出汗,终于拿出一股勇气走了过去,在他转过头来时,我看见他灰白的眼珠中布满了诧异,他又抬起了他布满褶子的手,我被那双眼珠又一次撼动了,停顿了一会。正当我心意已决正向前走准备拿出钱时,听见了妈妈的呼唤。心中顿时一慌,随即放下了手,大步向前走,再一次从他身边经过,一步紧一步地向前走。

“你不是先回去了吗?”妈妈笑着看着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呃,等你一会呗。”我心中闪过一丝慌乱。

妈妈开始询问我一些杂七碎八的事情,我们又经过了那个乞丐。这次,他仍然伸起了他的手,随即又放下。

我第三次经过这个乞丐了,他仍然重复这一动作,似乎他是一台僵硬的机器,手臂无论多少次都会机械地举起。甚至变成了一种本能的反应。“反正最难放下的都放下了”,我这样想。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拐弯的时候,我又转头望向他。我已经看不清他黑黑脏脏的脸,只能看清那一大撮灰黑相间白色居多的蓬乱的胡子。

究竟是什么让他衣衫褴褛了衣衫?是什么让他花白了胡子?是什么让他混浊了视线?他会觉得这是个越来越缺少爱的世界吗?

我想我很难忘记这个老人了,或许从他混浊的视线里看来,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千百万分之一的路人。我走着走着,裤兜中的纸似乎变得沉重了,好像它本不属于我一样。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想我要重拾旧习惯了。

指导老师:吴秀国

湖北省潜江市江汉油田高级中学预科班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