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公主》影评
高三 读后感 3194字 793人浏览 weixq8

浅议人性

----对《幽灵公主》的评析

《幽灵公主》是吉卜力工作室的第十一部影片,耗时两年,胶片总数多达13.5万张,成本总计20亿日元。1999年,《幽灵公主》在全美100多座城市,1000多家影院上映并引起了轰动,同期又在欧洲市场公映。获得了1997MARUCHI 传媒大赏MMCA 特别赏、第48届柏林电影节—特别招待作品和美国奥斯卡电影金像奖外语片。

《幽灵公主》是沿袭了日本动画的传统,影片的故事讲述没有像迪士尼动画那么生动有趣,情节不是设置得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宫崎骏更多的是深入发掘动画人物的内心情感,通过主人公的内心外在表现,以情感人,以情动人,实现导演与观众情感的共鸣。宫崎骏在影片中深入分析人性,对人性进行深入的探讨,引发观众对人性的关注与思考。

影片一开始就是运用了低沉缓慢的交响乐,音乐慢慢渲染悲伤的气氛。画面上变成邪魔神的野猪拿各神在阿席达卡族人的森林横冲直撞,一路破坏森林,一路生灵涂炭。是怎么引起了这起悲剧,这场悲剧又该如何结束呢?阿席达卡本来不想伤害拿各神,为了拯救村子和妹妹,内心善良他不得不举起手里的弓箭,冒着被诅咒的危险射死了拿各神,自己因此被诅咒,被迫远赴西方寻求解开诅咒的方法。影

片开头宫崎骏就展现了阿席达卡身上那舍己救人的优 良品质,对阿席达卡的心灵进行深刻的分析表现,重点突出了阿席达卡身上人性的美好,让观众走入阿席达卡的内心,走入宫崎骏的世界。

阿席达卡来到了一个西边的小村庄,军阀混战抢夺村民的财产,并且无情的杀害和蹂躏孤苦无助的村民。阿席达卡真正的体验到了村庄外部世界的残酷,上层社会为了金钱不惜动用武力残杀贫苦的农民,强抢劳苦大众的血汗和劳动成果,人性的黑暗一面表露无遗,这深深激起了阿席达卡的不满情绪。阿席达卡拿起弓箭解救遭难的疙瘩和尚和村民,再次在黑色的现实世界绽放人性美好的光辉,自己一个人像骑士一样勇敢捍卫自己心中的信仰,单枪匹马与残酷的现实做斗争,捍卫人性的尊严。

阿席达卡在另一个村镇买米,引起了流氓无赖的注意,为了逃离选择快速前进。面对现实世界的弱肉强食,阿席达卡的不满情绪越来越强烈,内心感觉越来越苦闷,人生一辈子生存到底有何意义,这正是宫崎骏的内心真正的想法通过阿席达卡表身上现出来。生长与资本主义发达的宫崎骏看到周围的人急功近利的思想,普遍存在的拜金主义以及日益淡薄的亲情,这一切都是宫崎骏对现实社会产生了强烈的不满。宫崎骏通过阿席达卡淋漓尽致的发泄压抑在心中的不满和苦闷,同时开始了对人性的思考和人类生存意义的探索。

当阿席达卡来到了西方的神兽森林,最先见到的不是美好和谐的自然景观,而是幽灵公主桑与炼铁厂的主人幻姬的大战,大战的地

方只剩下木桩的黑暗恐怖,森林因幻姬采矿变得满目疮痍。凄凉乌烟瘴气的战场和阿席达卡身处生机勃勃的密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带给观众极强的视觉冲击力和心灵震撼力。人类为了创造现代文明而对大自然造成了严重的破坏,美好的自然成为了人类掠取积累财富的好地方,人类天性的贪婪慢慢在影片中流出来,宫崎骏内心深处的痛苦也渐渐流露出来。

大战结束,白狼神莫娜受了严重的枪伤,而幻姬的不少手下被白狼神推下山崖受伤牺牲,两派俱伤,人和自然尖锐矛盾开始展现出来,人性的复杂性也随之而来,对人性的思考来到了岔路口。阿席达卡同情受了重伤的无辜的采矿人,伸出援手帮助伤员,并把他们送回炼铁厂。阿席达卡为了救治重伤员,带领伤员穿过森林,森林里善良纯洁的精灵带着他们慢慢穿越森林。柔和悠扬的交响音乐营造了一种祥和的气氛,画面上好奇调皮的精灵学着阿席达卡背着同伴跟在身后,精灵深深相信内心同样善良的阿席达卡,并且以他为榜样来学习,阿席达卡与自然有着天然的默契,人性与天性达到了完美的结合,从侧面突出了阿席达卡爱护自然的天性。

当阿席达卡来到了炼铁厂,他才真正发现建造炼铁厂的幻姬对自然犯下的重大罪过,炼铁厂周围的森林被砍光,曾经繁荣昌盛的森林,现在却只剩下光秃秃的山头。这个场景深深的刺伤了阿席达卡的心,激起了他内心强烈的不满。当他进入炼铁厂中发现了与现实世界相反的现象,炼铁厂里的女人的地位比男人的地位高,女人个个能吃苦耐劳,展现出男人无法企及的另一面。整个炼铁厂的人全都崇拜幻

姬,男人津津有味跟阿席达卡讲起幻姬镇静地领导石火矢部队猎杀拿各神的故事,而阿席达卡内心却是在煎熬。幻姬带着阿席达卡参观炼铁厂,当阿席达卡来到建造枪支的茅屋,看到幻姬面对自己对自然做出的严重伤害不是自责而是感到骄傲时,留有诅咒印的右手不自觉的抽刀,杀意腾腾想要干掉幻姬。但是阿席达卡在一位被诅咒的老者说出了幻姬对他们的爱护和尊敬,幻姬想通过自己的劳动使自己的家园富裕起来(人类要通过砍伐树木,攫取地下矿物谋生),以便抵抗强盗的掠夺、官府的侵占,保护这个她亲手创立的家园。原本对幻姬深深失望的阿席达卡由于人性的作用下,没有下杀手,放过了幻姬。 幽灵公主桑夜晚来袭炼铁厂,决心要刺死幻姬这个死对头。面对拥有先进武器和人数优势的幻姬,桑一点胜算也没有。阿席达卡用意识驱动了右手的咒印,用生命换取强大的力量,结束了战斗。他背起桑,挺着受了严重枪伤的身体,一步步走向大门,用意志力带着桑离开了炼铁厂。他的血印在通向大门的路上,那是用生命换来的生机,那是人性力量的强大力量展现。而被救护的桑子是被山犬养大的人类女孩,长期在自然成长,人性完全被泯灭。最后被阿席达卡一句“你好美”而唤醒内心隐藏的人性,却使她陷入更深的矛盾中。

人与人的抗争、人与自然的抗争,甚至是人与自身命运的抗争!山犬与黑帽大人的冲突既是森林与人类行径之间的斗争,同时也是人类与自身命运的抗争!一方想维系自然的平衡,另一方想通过自己的劳动使自己的家园富裕起来(人类要通过砍伐树木,攫取地下矿物谋生),以便抵抗强盗的掠夺、官府的侵占。双方都不过是在保护、建

设自己的家园而已,两方都是在为生存而奋斗。每个人都在努力地活着,为了生存都在与自己的命运抗争着!这里没有反派角色,而命运抗争产生出人与自然强烈冲突,而这根本不存在对与错的判断。人性与生存的意义混交在一起,人性的复杂和生存意义的分歧,让阿席达卡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宫崎骏内心在进行人性和人类生存意义思考遇到的难题通过阿席达卡身上表现出来。

宫崎骏本身就是矛盾的人,一方面从《红猪》可以看出宫崎骏他离不开人类文明,无法脱离人类文明像幽灵公主桑那样,但宫崎骏又痛恨像幻姬那样糟蹋式的破坏自然的破坏者。宫崎骏面临着阿席达卡同样的难题,一生都在追求人能与自然和谐,却苦于找不到解决的方法。对人性的复杂和生存意义的深入思考,但得出的结果往往又是自相矛盾,宫崎骏一直在思考的路上煎熬着内心,无奈悲伤带着微小的希望慢慢前行。

幻姬与疙瘩和尚利用镇西远渡过海而来的乙事主进入森林守护神的住处,幻姬在野心和贪念的驱使下,拿起手里的枪打掉了麒麟兽的头,并顺利拿到了兽头交给疙瘩和尚。失去神头的麒麟神变成了邪魔神,它吸收了森林里生物的生命。恐怖的音乐随着麒麟兽的倒下响起,森林里的精灵们的惨叫声回荡在森林里,森林因人性的贪婪而毁灭。

麒麟兽在阿席达卡和桑的帮助下,最终找回自己的头颅,在阳光照耀下倒下死去。它把吸食的生命重新还给了森林万物,造就了另一个开始。伴随着和缓柔和的音乐,大地重新披上了绿色,森林恢复

了往日的美丽,但这种美美得令人心碎,带着某种无法排遣的忧伤。就像桑说:这个自然已经不是原来的自然,山兽神已经死了。但是宫崎骏为了避免自己绝对的悲观的思想影响到观众,在结尾宫崎骏作了一个让步,他让阿席达卡对桑说:你在森林,我在铁厂,我们一起活下去。这是宫崎骏无奈地一声惨呼,一个痛彻心扉的哀叫。而幻姬在村人面前轻松地说:一切只好重新开始。为了生存的抗争,人性贪婪的存在,人与自然的矛盾依然尖锐,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方式依然没有找到,宫崎骏把这一难题留给下一代去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