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
六年级 议论文 2786字 285人浏览 zcy8828

一、鲁迅

(一)表现的深切——独特的题材、眼光、和小说模式

1、题材

鲁迅的取材,多采自病态社会的不幸的人们中,意思是在揭出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正是从这样的启蒙主义的文学观念出发,鲁迅开创了“表现农民和知识分子”两大现代文学的主要题材。

2、眼光

鲁迅在观察与表现他的小说主人公时,有着自己独特的视角:即始终关注“病态社会”里人的精神“病苦”。鲁迅对知识分子题材的开掘,也是着眼于揭示他们的精神创伤和危机:辛亥革命独战多数的英雄摆脱不了孤独者的命运,在强大的封建传统压力下,像一只苍蝇飞了一小圈子,又回来停在原地点,在颓唐消沉中消磨着生命。

对人的精神创伤和病态的无止境的开掘,是鲁迅的小说具有一种内向性:它是显示灵魂的深的。鲁迅的目的正是要打破“瞒与骗”,逼迫读者与他小说的人物,连同作家自己,正视人心、人性的卑污,承受精神的苦刑,在灵魂的搅动中发生精神的变化。他的小说实质上是对现代中国人的灵魂的伟大拷问。但鲁迅揭示人的精神病态,是为了揭示造成精神病态的病态社会:鲁迅由此开掘出“封建社会吃人”的主题,不仅是对人的肉体的摧残,更是咀嚼人的灵魂。

如:《药》——华老栓一家的精神愚昧。

《故乡》——单四嫂子的孤独与空虚。

《孤独者》——英雄摆脱不了孤独者的命运。

3、小说模式

(1)看/被看

《彷徨》里有一篇独特的小说:《示众》。小说没有一般小说有的情节、人物刻画和景物描写,小说中所有的人物都只有一个动作:看;他们之间只有一种关系:一面“看别人”,一面“被别人看”,由此构成了“看/被看”的二元对立。

根据“被看者”的不同,又可以分为两类:

〈1〉如在《祝福》中,祥林嫂的悲惨遭遇不仅没有引起真正的理解而同情,反而被当做谈资,供人消遣。人们听腻之后,就立即“厌烦和唾弃”。在这类小说中,在“看客”看“被看者”的背后,常常还有一位隐含的作者满含着悲悯和嘲讽看看客的麻木与残酷,从而造成一种反讽的距离。

〈2〉另一类“看/被看”的二元对立发生在先驱者和群众之间。也就是说“医生”和“病人”的关系,在在中国的现实中,变成了“被看”和“看”的关系。这是鲁迅充满苦涩的一大发现。在这里启蒙者的一切崇高理想和奋斗都成了毫无意义的表演。在《药》中看/被看的模式进一步发展为吃/被吃的模式。也就是说,启蒙的结果是被启蒙者活活吃掉,这里质疑的对象是双重的:既是对“吃人”的民众,更是对“被吃”的启蒙者,以至启蒙本身。

(2)“离去——归来——再离去”(“归乡模式”)

在这一模式的小说中,叙述人在讲述他人的故事的同时,也在讲述自己故事,两者互相渗透,构成了一个复调。

《故乡》——我不得不离本乡——回到别了二十余年的故乡——我绝望再度远走。 《祝福》——我与鲁镇的关系

反抗绝望

《在酒楼上》写到:“北方固不是我的归乡,但南来的又只能算一个客子,无论那边的干学怎样纷飞,这里的柔雪又怎样依恋,于我都没有什么关系了。”这里表现了一种深沉的无家可归的悬浮感和无可附着的漂泊感,在这背后隐藏着鲁迅的绝望和苍凉。

但鲁迅又对这样的绝望提出了质疑:他宣布希望为虚妄的同时,也宣布了绝望的虚妄。鲁迅的小说中,在结构上往往有一个“顶点”:或情节上人物的死亡,或情感上的绝望,然后又反弹出死后之生,绝望后的挑战,然后戛然而止,这其中内蕴着“反抗绝望”的鲁迅哲学和生命体验。

(二)“格式的特别”

1、《狂人日记》——两重叙述角度及与此相关的反讽结构。

2、《孔乙己》——外在的戏剧性中所蕴含的悲剧意味。

3、《在酒楼上》——主体的渗入及通过对话形成的相互驳难的性质。

鲁迅实际上借鉴了诗歌、散文、音乐、美术,以致戏剧的艺术经验来从事小说创作,并试图将他们融为一炉,于是出现了“诗化小说”、“散文体小说”,以致“戏剧体小说”。人们同时还发现,鲁迅在试验中国现代小说寻找自己的小说形式的最初阶段,是自觉借鉴西方的小说形式的。但在试验过程中,他自身的深厚的传统文化修养逐渐发挥作用,使他由不自觉到自觉的吸取中国文学的养料。同时,像《儒林外史》等传统小说对鲁迅的小说创作影响与启示也是明显的。这就说明,鲁迅所建立的中国现代小说的新形式,既是自觉地借鉴外国小说形式的结果,也是由不自觉到自觉借鉴中国传统文学艺术经验的结果,更重要的是他无羁的创造力和想象力的结果。

说不尽的阿Q

1、小说连载时以及三四十年代:强调阿Q 是“中国精神文明的化身”, 阿Q 是反省国民性弱点的一面镜子。于是,人们关注“阿Q 精神”的核心:精神胜利法。并作了这样的阐释:尽管阿Q 处于未庄社会的最底层,在与其他人的冲突中,他都是永远的失败者,但他对自己的失败命运与奴隶地位采取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辩护和粉饰态度。人们发现,阿Q 这种“精神胜利法”是中华民族觉醒与振兴的思想阻力之一,鲁迅《阿Q 正传》正是对我们民族的自我批判。

2、50年代至70年代末:人们强调对文学作品进行阶级分析,于是阿Q 就被视为“落后农民的典型”。首先强调的是阿Q 是未庄第一个造反者,虽然混杂着农民的原始的报复性,但已经认识到革命是暴力,要把地主的私有财产变成农民的私有财产,本质上体现了农民的

革命思想。小说后半部分对阿Q 和辛亥革命的关系也引起了普遍重视,批评家认为鲁迅“对资产阶级及其领导的辛亥革命进行了深刻的批判”。

3、80年代初的思想解放运动中,人们从《呐喊》《彷徨》是“中国反封建思想革命的一面镜子”的观念出发,强调阿Q 造反的负面:即使阿Q 成了革命政权的领导者,他将以自己为核心重新组织起一个新的未庄封建等级结构;辛亥革命的教训也被阐释为“政治革命运动脱离思想革命运动”,忽略了农民的精神改造。

4、近年来,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人们开始转向对“阿Q 精神”的人类学内涵探讨,并作出了另一种分析:阿Q 作为一个“个体生命”的存在,几乎面临人的一切生存困境:基本的生存欲求得不到满足,无家可归的彷徨、面对死亡的恐惧等等,而他的一切挣扎都不免是一次绝望的轮回。人只能无可奈何的返回自身,如恩格斯所说,当人在物质上感到绝望时,就去寻求思想上的安慰。从这个意义上讲,“精神胜利法”的选择几乎是无可非议的,但这种选择又丝毫没有改变人的失败的屈辱的生存状态,只会让人坠入更加绝望的深渊,于是,人的生存困境是永远不能摆脱的。鲁迅正是对这一生存状态的正视,而揭示了人类精神现象的一个重要侧面,从而使自己具有超越时代、民族的意义与价值。

《野草》和《朝花夕拾》

1、“闲话风”的散文

《朝花夕拾》其实是对童年“谈闲天”的追忆与模拟,这就规定了这类散文的特殊氛围:自然、亲切、和谐、宽松,每个人既是说话者又是听话者,是作者与读者的精神对话:作者掏出心来,真诚的袒露自己生活与秘密、欢乐与痛苦,希望引起读者的共鸣、联想、议论和诘难,从而达到精神的互补,而非趋一。这样,“闲话风”散文就别具平等、开放的品格,又充溢着一股直率之气。

鲁迅39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