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暑假之末
高三 散文 2499字 150人浏览 sincerelyf

0

0

2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普通表格;

我妈说,再不写出点东西来就不给你做饭了,迫于生计、迫于无奈只好抱着本子趴在床上敲键盘了。

我觉得书是所有文字的源头,看过书于是产生了写的欲望,就像龙门镖局里头那个焦导演说的,那种肿胀的感觉,所有的文字都要喷薄而出,抑制不住,于是文字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写文字是需要静的,写之前要静,写时会变静,越写越静,只有安静的头脑才能给出更多的词汇与灵感,可惜此刻的我并不符合这个要求,我想很多,它们混乱着。

于是我停止了,两天后的现在我又不得不继续,对,这是最后的期限,我觉得这挺悲剧的。

随便写吧,想哪写哪,此刻略有困意,好吧已经零点多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挺喜欢这座城市的,娄底。我在这儿呆了差不多十五年,我也不过才来到这个世上十七年罢了,我熟悉这里陌生于其它城市。这是一座小城,步行几个小时便可以走穿,真是有够小的,不过我喜欢这里,虽然它很小但却什么都有,我甚至想着以后老了在这儿定居,讨厌大城市,会让我迷路。当然此刻自己还只是一个嫩雏还没有接触这个万恶多变多彩多样的世界,此刻自己的所有想法都是不成熟的包括想做一个自由的丁克。我想旅游去当驴友,不过驴友可不是谁都能成的这次上武功山成为了一次难得的驴友经历,像傻子一样背着四十多斤重的装备走五个多小时上山,已经麻木了,不然绝不可能上去的,自己多次想过放弃虽然之前还壮志凌云的想着来个穿越武功山,那样的话还得继续走上三天可登个顶就已经要了我大半条命了,好在自己是性情中人往往是未行动前死都不想动,一旦动起来就停不下好比处于崩溃与放弃的自己在山中放声大吼浮夸时竟不知哪迸发出潜力支撑自己怒爬至半山腰,万事开头难,攀爬者往往崩溃于登山之初,起初我们往往是走几步休息几分钟,爬几个楼梯便放下背包喝水灌红牛,问下山的人还有多久到山顶,得到的答复当然是四五个小时之后才能登顶,到后来便适应了或者说是麻木了,随设置的客栈、亭子休息,到现在肩膀还能隐隐觉察酸痛,其实啥都好就是背上四十斤重的东西太多折磨人。终于可以逃离了,可以自由了,曾经只能在荧幕上、照片上、书上看到的风景都能亲自去触碰了,从万恶的牢笼里逃离不管是以怎样的方式出来或是出来后到了一个怎样的世界总之自由了,可以像鸟,自己选择呼吸美味或苦涩的空气儿。

我计划着再闯一次武功山,不再是同样的人,我想大学里肯定有很多想野几把的家伙,我会带着他们来武功山野一把,看这些嫩鸟们狼狈而我确像老鸟一般镇定自若,天知道自己当初在山上睡不着老觉着小虫儿在自己身上蹦达于是果断穿衣服爬出帐篷在旁边的亭子里靠着柱子裹着睡袋插上耳机半眯着眼一边看漫天繁星一边休眠。在帐篷里睁眼的时候我以为自己睡得很好应该已经五点了可以起来看日出了,结果一摸手机才零点,才睡了一个多小时不过即便是前一天晚上因为要坐凌晨三点的火车自己兴奋的没有睡觉也依旧睡意全无精神百倍,帐篷的外面还是帐篷,武功山是决不乏驴友的,我们驻扎在山顶下的最后一块平地,风略大,山顶上也是有人搭帐篷的,他们一直在狂哪怕是现在。此刻除了风吹帐篷摇曳的声音就只剩下说话声了,不是山顶那断断续续的嘻嘻哈哈声,就在不远处,那儿应该是没有帐篷的,那里是石板铺的登山的路帐篷是扎不进石头的,我用手电扫了下接着找个地嘘嘘,接着那两个人走了过来,放心,练了三年跆拳道的自己有的只是手痒和脚痒特别是质量与力量成正比于是都只有自己给别人拿靶当靶确没人给我当,当然忠心可怜的沙袋例外,但弄它缺乏趣味。他俩是问路的,和大部队掉队了,而大部队,其中一个指了指山顶说,就是那上面现在还在吵的,由于路黑不知道怎么登顶而手头又只有个光线范围不足一米的破照明灯,我都不好意思说是手电了,因为同自己手上的强光手电比起来说是玩具都抬高了,他俩走了,好基友一般依偎在一起走的,冷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照明有限不想从山上滚下去就必须抱团前行啊。而我则裹着睡袋靠着亭子,我在想自己会不会被当成乞丐,毕竟这通常是乞丐的套路呃,好在大家都睡的挺香只有鼾声阵阵,当然也不必担心会有野兽袭击,这上面除了草甸啥都没。

在大约一点的时候有人来了,他说自己九点多起来睡不着,于是干脆跑来爬武功山,真没想到大晚上的黑不溜秋的竟然还会有人登山,不怕滚下去么!他休息了会点了支烟顺便递给我一支当然我拒绝了好意,随后又是四五人过来貌似是一起的,然后他们会合再一起上山去了。后半夜风大了起来,我裹紧了睡袋眯眼睡觉,接着又被两个不速之客吵醒,没看时间,又是两个半夜登山的人,大概是白天进来要门票晚上没人管吧,他俩在亭子坐了会随后被我吓跑了,真的是吓跑的,他俩聊得挺嗨都把我吵醒了,我可是好不容易睡着啊,虽然只是浅层睡眠,身子略酸于是活动了下关节,你知道我骨头挺响的,于是他俩果断跑路了,三点多的时候一大波人群经过,应该是去看日出的,不过这也太早了些,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驴友们真是疯子大晚上的也不安分,好不容易熬到五点,唤醒自己基友们起来看日出,他们倒是睡得挺香的!事实上他们一直在睡,出发前在家里睡了,火车上睡了,汽车上睡了,帐篷里又睡得如此安稳!而我却一直清醒着,睡不着。生平第一次看日出挺激动的,来之前在百度上看别人拍的日出那叫一美丽,可惜运气不好,云太多,遮住了太阳,它过了老久才爬出来,没有看到它光辉充斥各个小山包的壮阔情景,算是一个遗憾,也为自己将来的再次造访留下些许趣味。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没想过自己竟然敲了这么多字,事实上在一个多小时前我根本就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来保住自己的饭碗,这是一种能力?延续文字的能力。

突发事件,刚刚电话响了,大半夜的,是云南的陌生号码,喊我上厕所……可惜我压根就没睡,本想和他聊会的但他说完就果断挂断了,欸,真不给面子。

今天是18号,还有七天就考带了,原来是25号考试,可是自己那个空中过六人踢木板还没把握,我要是没飞过去那下面的人就死定了,原因你懂的,我觉得师范不会冒这么大风险吧,要是别人还好,要是我掉下去绝对是不死也是半死不活啊!!行了,不管他了,反正都给买了保险的,哈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自古文豪都是被逼出来的,屈原、辛弃疾、鲁迅等等,不过他们都是大爱,是爱国。而我是小爱,是爱生活,好了睡吧。

早安,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