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处拾荒作文
初一 散文 950字 41人浏览 _Junzhi

混沌的霓虹打在脸上,骑着单车的夜晚,冗繁聒噪,意外阒寂的是一颗潦倒的心。普遍会在夜晚宁静审视这个人烟阜盛的城市,然后用一切路人匆忙的形色,和矫情的目光,把自己掩盖住,封闭住,就会在不自觉黯淡的心中,顿时涌出一阵逆转。

我蜷缩在虹光烂漫处,朝花夕拾,俯身却是一地颓然。

无数个声色世界中排己的夜晚,生硬地把自己熔化,然后烧铸进这个钢铁的地方,如同漏光的雨,用明媚把自己看穿,便投射下幸福和苍凉的混合物,跌进时空,跌进年岁,便俨然回荡到从前。

一把抓起无力苍白的胶片,扯个烂碎。彼时便只剩下我捞起一切有关无关的过往,兀自黯然。泪眼拾荒,换你虹处逍遥。

肺叶内吸进厚重的气体,随即两声响亮的咳嗽,便看见废旧的车体在黑烟中远去,遗下一阵硝烟般恶劣萎靡的废气,呛着无数个如我般憎恨刺激气体的路人。随后,一阵哗然中毫不隐蔽地吐露一些恼人的下作措辞,又激起一阵谩骂,与ktv 里嘶声力竭的呐喊融汇一处,响彻星火寂寥的墨色夜布。

从远处投射下光束,如同音频波形一阵阵用亮白的明显色差,搅乱黑夜,搅的混沌不堪,混沌不堪,像凝固的血块中隐约透出的冰凉和僵硬。

胃中便一阵翻腾,粘稠的质感从咽喉用上口腔,又是一次幻灭。

又是一次。

雨后澄澈空气中夹带泥土的微润的香气,一举涌入鼻腔的快感和卡布奇诺甜腻的温暖一般,虹悬处会有几只飘忽的气球,从某些个笑靥如花的孩子手上游走。

从潮湿的地面到云团尚未飘散开的苍穹,空旷寂寞如井的庞大气场中,一次次音色分子的游离,便是一场自然的讳莫如深。

在街衢中游荡的人儿,一遍遍游走在世界的边际,时而回到中心承受地球的玩转,又被倏地甩出千里之外,受引力的同时,永不放弃地延续排斥。 与对抗。

一切虹处拾荒的人们,放任情思,于城市或生活的结界游荡。

从窗口眺望,虹桥的阶梯一步步升上云霄,只是如此上升,上升。到达某个极点便不再生长,彼时你我苍白的脸色,将于此处升腾或殆尽,便迫近了。迫近了光华,与幻灭。

于风尖浪口处拾遗,华彩的声色世界墙角留予了一处荒芜,一处惨淡,一处悲痛,一处,生活。

此去经年,你我,在虹处拾荒。良辰美景处,末了末了,一江怅水,雀缀西天,他影,或是荒处拾虹。如此,便是你我或落拓,或宏观的戏场。 若实若虚。

若枯若景。

若是朝华,若是暮雨。

若是锦年,若是残岁。

若是此身虹处,注定彼岸,拾荒之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