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果是道明媚的忧伤
初三 其它 725字 63人浏览 灵妮哈公主

不知不觉的成长,总伴随着伤,却那么明媚,眼泪,那么真,却还微笑,说着感谢。 曾经的年少轻狂,到如今却是事变境迁下沉默的可怕。可笑,是是非非,天真梦想。 曾以为,有些东西只会增不减,比如感情。爱情也好,友情也罢。曾以为,那些不可触碰,我们称之为的刺猬,不得拥抱,却也忘了,我们亦身负尖刺,总有一天也会蜷缩。只是后知后觉的我们,自己对自己的嘲讽,死不承认的到头来还是受之应当。

本想,疯疯癫癫,就可以一直傻到底,没有在意,就不会在意那些不如意。可现实欺骗了谁,却还回过头笑你?离开的离开,留下的一直都在。背叛了初衷,虚伪着逞强。头破血流却还哭着原谅,歇斯底里最好你们都走谁都别留,是自己不够好。

爱情啊,花言巧语的谎言,瞒了一个又一个的花季。总以为会有雨过天晴的美丽邂逅,不顾风雨的奔跑流浪,安慰自己逃出这片天就是阳光彩虹,但却沉沦苦海,飘不出的的梦想。 不怕那一次次的重蹈覆辙,每次都飞蛾扑火,我想总会有那么厌倦疲惫了的一天,然后一个安稳,就是温馨港湾,梦想天堂。

深夜黑空,拥抱自我,谁伴我不羁闯荡?仍记起,曾经光辉岁月,你共我。兄弟。一幕幕辛酸,可爱面孔,在那梦乡故里。即使嘴角上弯起的弧度挂满泪水,告别逞强,未知前方,可我依然坚强,就算身边人越来越少,只因仍会有陪同。

就算,泪那么咸;就算,不可愈合的伤仍痛;就算,一路荆棘,鲜血淋淋;就算,到不了的天堂,虚无缥缈。

可是,又何曾会犹豫,偏执依然执着追赶,我知道身后仍有人陪同。疼有什么可怕,哭又能怎么样,回首便是双双炽热着关怀的眼神,我们的脆弱一样可以用力拥抱。又有什么好怕,有什么可怕?

我可以,歧途又如何,我只要我自由,迷失中也是总会有亮光,放纵一路,高唱我歌,自由自我,狼一样的驰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