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利之殇
初二 议论文 581字 184人浏览 杨冠洲0

你可以爱上世界任何一个女人,却千万不要登上权利的床榻。因为权利几如同黑洞,一旦进入,连光线也休想逃逸。侵淫在权利场中的人,就像是权利是磁场,而你就像置身与磁力场的铁块,不管你多么不甘心,多么心痛,终究逃避不了被磁化的命运。权利是一种人们有意不提及的宗教,而且是排它性的一个宗教,除权利外,不在有别的神。它不要求信徒的虔诚,然而却没有信徒不是白分之白的虔诚。它给予信徒随时离去的自由,然而却没有信徒愿意行使这种自由。

君不见,光鲜的官场,便是祭祀权利的大雄宝殿,为了得到教主的宠信,大大小小的官员,乃至于尊贵的皇帝,都不得不在祭坛上献上他们的牺牲。从亲人,爱情,尊严,贞操,到明显的肉体,隐晦的灵魂,或大或小,或多或少。权利高高在上望着匍匐在它脚下的人们,带着高深的微笑,欣赏着他们为了得到它而做出种种不人性的,太不人性的表演:对易牙来是说,儿子是拿来亨的。对吴起来说,妻子是拿来杀的。对汉唐皇帝来说,女儿是拿来买卖的。对刘粲来说,蔗母是拿来睡的。对刘子业来说,姐妹是拿来奸的。对杨广来说,父亲是拿来弑的。对赵光义来说,兄弟是拿来砍的!

权利喜欢这样的表演,它从不闭上自己的眼睛。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红颜会化成骷髅,英雄会沦为白骨,官员的坟墓上长满荒草,皇帝的陵墓旁游人拍照,只有江山依旧,权利不死。有谁能夸口说自己是在驾驭权利,而不是本权利驾驭?一速朽之人生,驾驭不死之权利,我未信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