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破Θ方文山
初一 其它 821字 205人浏览 xiaohan传6

这首歌我想是不易使人听到内涵的,几乎我见到的所有听过这首歌的人都会说它是回忆童年,周杰伦梦呓一样的唱词,红透歌坛,随意而嘶哑,我认为它唱出了辛酸的爱情,珍爱却没有珍惜,可望不可及的。

寂寞的人会喜欢这首歌的,就像方文山,方文山之所以写了东风破而不写西风破是因为他是个天生寂寞的人,我想姚谦也是这样的人,从而称托出萧亚轩也是这样的人,我想当初为什么不喜欢王菲和莫文蔚而喜欢萧亚轩是因为我也是这样的人,做不到王菲那么随性,也做不到莫文蔚那么洒脱。这两极化的东西,我想我是站在湖中央,做那个寂寞随意而洒脱的我。

曾经也徘徊过,但只是曾经,类似于抽象的徘徊也有很多,比如在书架前来来回回决定自己是买安妮宝贝还是村上春树,花几个小时来判断买《断弦的耳朵》还是《透过骨头听到你》在另类唯美的文学里,时常让人沦陷。就像当初那么迷恋清咖啡一样,苦涩但是上瘾。后来,这是让人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的,后来,我丢弃了一切东西,那些清净的岁月,然后,这个词和后来是一个性质,然后将自己置于纸醉金迷,灯红酒绿中,丢弃了没日没夜看电视的岁月,取而代之的是不分昼夜地KEY IN ,KEY IN,丢弃了清新的柠檬香水,换上了浓厚的第五大道。那些没日没夜聊天的日子也不复存在了,只是逗留在榕书下,看看同僚们的文章,偶尔自己也写一些,但终归是将它们忘了,就像是不愿意记住身旁每一个人的样子,害怕印象太深刻,容易让人回忆。

前夜,不,应该是早晨,关上电脑,准备睡觉,无意间,看见镜子中的那个人,苍白而疲惫,勉强想做出轻松的表情,但看见的却是死神的微笑,空洞而无力,但不害怕,我害怕的是,有人对我说“你好吗?”。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怎样来回答一种濒临死亡的感觉。痛得让人发笑又无可奈何。

好了,回到东风破。我之所以在题目后面写下方文山而不是周杰伦,是因为这首歌本来就是属于这个天生寂寞又才华横溢的人,就像这片文章是属于一个寂寞随意而又洒脱的人。 有所谓。无所谓。

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