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一个落第者不朽的失眠
初一 散文 563字 131人浏览 dsj99993

他落榜了。一千二百年前,那样长的榜纸,竟单单容不得不下他“张继”二字!

本来预期的结局不是这样的。本来也许会有插花游街,马蹄轻疾的风流,有衣锦还乡、袍笏加身的荣耀。然而,纵然寒窗十年,琼林宴上,却依旧没有他一角席次。

那就离开吧!踏上一扁小舟,船沿着夜色悄然行驶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夜色凄然,人睡了,月睡了,甚至连云也睡了。可唯有他——落第者张继辗未眠,且愈加清醒着,这是一个寡欢的夜,那么,请容一个落魄的士子尽情放纵他的忧伤!

月儿西斜,倚着浮云冷冷睥睨着这个世界;世界远处传来嘶哑的鸟啼,是乌鸦,仿佛也在嘲笑落第者的狼狈,既然无眠,又何必倚枕?他推枕而起索性将目光投往夜空。星子亦如寒霜,稀稀疏疏,清冷凄然,霎时阴翳了双眼。

窗外,江上渔火二三,他们或许在捕鱼?或虾?他不得而知,他只知道工作至少还有收获的幸福,而他既没有酣眠的权利,工作的欢乐也不需于他。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蓦地,远处传来幽幽的钟鸣,是寒山寺的用惊世的“夜半钟”么?钟声贴切水而来,记记撞在心中,正中要害,他取出纸笔,那三十二个字早已分明凸显:

枫桥夜泊

月落乌啼霜满天,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千二百年过去了,有人会记得那长长的榜单上的状元吗?有人会记得那一届状元披红游街的盛景吗?不,我们只记得那个秋天,一个落第者不朽的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