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作文(2)
高一 其它 6796字 40人浏览 youkiwu1982

例文一:

听老人讲,人是有魂的。但我不信世界上会有什么魂儿。

可最近我却看到了。

我乘坐的火车呼啸着开出了石家庄市。车厢里人挨人,人挤人,满满登登。 刚上车的一个小伙子,看到一个座位上放着本又脏又破名叫《野女艳史》的书,抄起来,扔到茶几上,旁若无人地坐下。

邻座一位干部模样的人说:“对号入座,这儿有人。”

那小伙子跟一瞪,鼻子一抽,脸上肌肉一抖,怪怕人地望着对面座位上的一位穿红上衣的十来岁的小姑娘,问:“是吗?”

小姑娘点点头说:“是。那也是一位大哥哥,他好像是去打开水了。” 话音刚落,那打水去的精壮的小伙了已经回来了,他凶煞地吼道:“狗杂种,滚起来!” 坐着的小伙子连头也不抬,一只手在裤兜里摆弄着,那分明是一把匕旨。一会儿,他眼睛往上一翻,说:“少犯嘎! 老子有票。座空着,就要坐,坐定了!” 火车的轰鸣声夹杂着不堪入耳的争吵与漫骂,像冰水一样灌入耳中,让人肌寒血凝,连心都凉了。我暗自想,假如人有魂儿的话,那有些人大概仅只有一个躯壳了。

四只手揪巴在一起,一场厮打迫在眉睫。

没有人劝,也没有人去拉。

忽然,那个穿红色上衣的小姑娘站起来,眨眨有着双眼皮的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声儿像银铃似地说。

“别打架啦! 我要下车了。你们过来一个人坐这儿吧。”

四只手松开了。一个小伙子坐到小姑娘让出的座位上。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这才把目光集中到那小姑娘身上。她那胖乎乎的白净净的,好看的脸刹那间红了,红得跟苹果似的。她抿抿嘴,甩了一下脑后的油黑油黑的头发,提着一个不大的旅行袋向车门走去。

火车在保定站停了。我想,她肯定在这一站下车了。

这趟车终点站是北京。车站到了,我下了车,在河样的人流中穿行。出了站口,我快步走向公共汽车站。

天啊! 我忽然看到了那个小姑娘:大眼睛、双眼皮儿、好看的脸、油黑的头发、红上衣„„

她不是3个小时前在保定站下车了吗?

难道我看到了魂儿? 我不信。难道是看花了眼? 绝不会! 那么,她是躲在别的车厢,一直站到了北京?

我想追上她,真诚地对她说一声:“你真好,我不如你。”可终于没有追上,她提着那只不大的旅行袋挤上了公共汽车,门关了,车开走了。

我久久伫立着,目送那远去的汽车。心中又忽然想起,老人说,人是有魂儿的。 我相信了:人有魂,国有魂,民族有魂„„ 关闭

关闭

【简评】一个“让座”的故事,写得如此跌宕起伏,摇曳多姿,完全得力于悬念的设置。文章一开始就巧设悬念:“我不相信世上有什么魂儿。可最近我却看到了。”朗朗乾坤见到了并不存在的人的魂,一下子就勾起了读者的阅读兴趣,在这样的悬念下再细细穿插故事情节,最后解开悬念,原来作者所说的魂,是指我们时代的奉献精神。

例文二:

错 觉

今天第五节是体育课。第四节一下课,我便把饭盒放进食堂,算计着体育课可以提前几分钟下课,以便买份好菜。

体育课果然提前了几分钟结束。刚解散,我便一溜烟跑到食堂,从成排的饭盒中拿出那个方形的,跑到窗口买了份排骨。

当我走出食堂时,才看到一群群学生冲向食堂,食堂里转眼便排起了一条条长龙。我得意地大嚼着排骨,看着那排成的长龙,心中十分得意。

当我向空中吐出第四块骨头,并一脚把它踢得远远的时,发现食堂门口有个女孩看着我。那不是隔壁班上那一个姓沈的么? 反正挺漂亮,平时常听同学们提起她。我也看了她几眼,但终究觉得不好意思,便跑到运动场上,避开她的目光。 我坐在运动场上,一边吃饭一边想着刚才那女孩。短头发、大眼睛,可我和她根本不认识,她怎么总看着我? 我抬起头,却看见她也到运动场来了,就坐在对面的看台上,仍旧看着我笑。我越发不自在了,想不出她为什么总看着我。难道她„„?这不可能,我又黑又瘦,一头鸡窝似的乱发,穿着一身旧运动衣,踩着一双已有一周没洗的脏球鞋。实在没有哪一点儿值得她看的。我赶紧几口扒完饭,站起身准备回教室。这时她也站起来,笑着跑了过来。

她笑的时候更漂亮了,一对小酒窝,风中飘逸的黑发„„我有些呆了,看着她,想不出事情的原因,便转身想走。

“哎! 等一等!”她喊出声来。声音甜甜的,像一串银铃。啊! 她找我讲话了,这可是条新闻,下午我又可以向同学吹牛了。我转过身,看着她白皙的脸,全身感到不自在,麻木地挺起一张笑脸问:“有什么事吗?”这一刻我觉得全身在发烧,猜想着她要说什么,但怎么也想不出。

终于,她跑过来了。“没什么。”她又开口了,那声音使我有些陶醉。她又低头抿嘴笑了一下说:“我只想问问你吃完饭没有。因为——因为你用的是我的饭盒!”

【简评】

《错觉》是一篇典型靠误会制造喜剧效果的佳作。因为想买份好菜,“我”便把饭盒提前放进食堂;又因为急着打菜,“我”才没有仔细辨认饭盒的真正主人。这一连串原因导致了此后事件的发生,是整个误会的动因。当“我”吃完饭,想回教室时,女孩竟跑过来,主动与“我”搭话。至此,误会达到极致。当女孩揭穿误会,期盼与现实间形成如此巨大的反差。真实地再现了青春少年的朦胧情感。

例文三:

天 职

林医生是在刚刚经历婚姻裂变之后,报名奔赴抗“非典”第一线的。

然而,偏偏冤家路窄,她竟然遇上了她——那个夺走她丈夫的女歌手——从病历卡上她印证了一个让她伤心的名字。此刻,女歌手已被确诊为“非典”病人,正

躺在床上,等候看做切喉插管手术。她稍一迟疑,几乎想夺路而逃,然而,现实却不容她犹豫逃避,护士已做好了手术前的准备工作。

第一回见到女歌手,是在影剧院。那时,丈夫出差没有按时回来——出差晚一天回来也是常有的事。她就领着女儿去影剧院排遣寂寞。虽然影剧院放的是旧影片《人到中年》,但是出于职业上的偏爱,她迁是去了。电影刚开映,她忽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他的肩膀上扛着一张轮廓柔美的脸。开始,她以为看错了,还暗笑自己多心。电影放了一半,女儿要上洗手间,她起身携着女儿轻步从那个黑暗的角落走过。那情景让她脑子里不由轰然一声,丈夫的肩膀上倚着一张艳丽的脸,那性感的嘴唇和乖巧的鼻翼不时地在丈夫的脸上来回蹭着。世界顿时漆黑一片,胸口堵得发慌,几乎喘不过气来,她硬撑着身子走开了。上完洗手间,女儿说她脸色难看,她才离开影剧院。

她爱丈夫,就像电影里陆文婷那样爱得刻骨铭心;她爱事业,也像陆文婷那样一心扑在医学科研上。然而,男人的心,无底洞呀,丈夫在外贸部门工作,一年有一半时间出差在外。后来,丈夫又一次出差去了,她却与同事在影剧院找到了他。没想到丈夫索性摊牌了。那个女孩是城南玫瑰夜总会的女歌手。

平心而论,女歌手比她年轻漂亮,但她就永远不会老吗?她同丈夫曾谈过这样的话。此时,女歌手即使穿着隔离手术服,也遮盖不了她的青春气息。再次见到她,是从法院办离婚手续回来的路上,心里有多少次咬牙切齿地恨过她,如果没有她勾引,丈夫全变心吗? 多少次她这样问过自己。

上手术台前,她换上隔离服的时候,有一个念头涌在她发沉的心头不愿离去:不理她,多等些时间,她就会从这世界上消失„„她狠心夺走心爱的丈夫,自己还要救护她? 刀尖挨近女歌手的喉管的刹那问,她几乎像触了电似的缩了回来,胸膛里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几乎要蹦了出来,她像做贼心虚一样,扫了一眼身边的护士,惧怕她们觉察到自己不纯的企图。

她定定神,停顿了一下,仰头深吸了一口气。心里颤了一阵,又抖一阵,没有人知道她的眼底里浮上了亮光„„

切喉插管手术获得成功,女歌手被移入了隔离病区。

女歌手能够说话的时候,就给家里打手机,说:“是一位姓林的医生及时给我做了切喉插管手术„„她像电影《人到中年》里的陆文婷,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你要来看我,不,你就把鲜花送给林医生吧。”

女护士打断她:“别送了,林医生因为抢救你,感染了„”

“她还好吗?她叫什么名字?”

女护士没有回答她,倒是一个男医生说了:“林医生已离开了我们,但她祝福你„„还有你丈夫!”

“„„”女歌手一脸疑惑。

男医生说出了一个女歌手熟悉的名字。

女歌手的泪水夺眶而出。

【简评】

这篇文章巧妙地运用了巧合法, 从而深刻地表现了林医生的美好品德.

例文四:

理 想

我从师专毕业了,虽然父亲是县里管教育工作的,但我还是被分到了这个穷山沟里当一名小学教师。打量着这间简陋的教室,窗户在风中摇曳,十几张课桌爬满绿苔藓,我有些绝望,迅速打定了主意,另找工作。

不管怎样,我都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我见到了校长,那是个手拿旱烟袋、身背草帽、脸蜡黄蜡黄的、典型庄稼汉式的人物,我怀疑他是不是只会教种植。我也见到了我的学生,一个个眼睛大大的,脑袋大大的宛似发育不良的小萝卜头。我不喜欢这里,学生、校长、教室„„一切的一切我都不喜欢。我想,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这里的生活太过苦涩,单调。就这样,我一天又一天得过且过地生活,一天又一天地强化着想离开的念头。 父亲曾来看过我一次,他拒绝了我声泪俱下的请求——把我调到县里。临走,语重心长地说:“你该学会适应这里,爱这里,苦尽甜来的时候,你会发现这里的美好„„去听听校长的课吧。”“那个庄稼汉?!”我不屑地哼了一声。 但是我终于还是在某个上午,日上三竿的时候,匆匆地赶到了教室。

校长正在讲课,他神采飞扬,像换了个人,我惊异于他的滔滔不绝,他的博闻强识,更惊异于他发自内心的满足的微笑。下课了,我拦住了他,开始了我们的第一次谈话。

“我是大学生。”我骄傲地宣布。

“那你为什么要来这里?”他用平静的目光看着我,“你不怕苦吗?” “那你怕不怕苦呢?”我反问他。

“你觉得我苦吗? 每天面对着那些可爱的孩子,是一种幸福。肉体上的苦又算得了什么?”

“那你就不想离开这个地方,在这呆一辈子?”

“教书是我的理想,每个人都有甜美的理想,却总要经历苦涩,但是苦涩过后就是甜美„„”他蜡黄的脸上泛起了笑容,满是皱纹。

那次谈话之后,我觉得自己开始有些改变,我越来越容易走进校长的课堂,也越来越容易回忆起我们的第一次谈话。

又是一个希望的春天,我和父亲站在了山坡上,面对着校长的坟冢——他早有肺癌,在去年冬天里倒下的。“真的决定了吗?”父亲问我,我坚定地点了点头。“本想放你到这里磨练磨练的„„”父亲的眼里含着不舍。但是我知道,我已经爱上了这个地方。生活总有不完满的地方,总是苦甜交织,就像月有阴晴圆缺,但这也许正是生活的魅力所在吧,我愿意用一生去品尝。

望着远方,微风拂面,我的心底空明一片„„

【简评】

《理想》一文前半部分写“我”分配到穷山沟当一名小学教师的心情:“绝望”、“尽快离开穷山沟”、“我是大学生”,后文结果却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教书是我的理想”、“我愿意一生去品尝”。作者就是这样成功地塑造了校长和“我”的形象。运用抑扬交错的构思方法,收到了诱发读者非一口气看完不可的效果,同时深化了文章的主题。

例文一:

绿色雨篷下的灯光

小明原是班上的尖子,这次月考却落到第九名。

毕竟快要升高三了,班主任李展决定进行一次家访。

小明是从农村中学考上来的,以前一直住校。学校对面的学生公寓建好后,小明就开始租住学生公寓,他的母亲也一直陪着。

星期四下午,趁着学生上课的当儿,李展按照小明填写的住宿登记表上的房号,很快找到了小明的住处。

李展将来意告诉了小明的母亲。

小明母亲就有点着急:“前段时间,我也觉得儿子有点不对劲,白天看不出什么,晚上十点放了自习回来,他都要站在窗子前呆呆地望上几分钟,然后趴到桌上做作业,可捧起书本不到一刻钟,他就要睡觉了。老是这样子,怎能不影响学习呢?” 李展问:“以前,小明晚上自习回来几点钟睡觉?”

小明母亲说:“都要熬到夜里十二点多钟,有时还要我催促几次,他才肯睡。” 李展点点头:“都到高二下学期了,学习负担可能重了些,还有没有别的什么原因?”

小明母亲停顿了一下:“别的原因倒是没发现,只是我们对面的那幢教师楼上,有户人家的灯光每晚都要亮到十二点多钟。我们住到这里后,小明受到这户灯光的激励,每晚看书都要看到前面那户人家熄灯为止。一个月前,不知什么原因,那户人家的灯光突然不亮了。开头,小明还埋怨了几天,但他仍然坚持到十二点睡觉。后来,他就缺乏自觉性了„„”

李展听完小明母亲的叙述,来到窗前:“你说的是哪一个窗户?” ,

小明母亲手一指:“喏,就是我们正前方惟一一个装有绿色雨篷的那个窗户。” 李展沿着小明母亲手指的方向看去,那个绿色雨篷分外显眼。李展心里不由的一震,接着轻轻地点了点头,像是在思考什么。

告别小明母亲,从小明家出来,李展的脚步并不轻松,他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负疚感。

在小明母亲近乎责怪而又无可奈何的眼光里,对一个学生家长,说什么呢? 能说什么呢? 李展心里明白,那个绿色雨篷下的窗户正是自己家的,那个灯光是自己每晚备课而从窗户映出的,那个灯光之所以不亮了,是因为自己怕影响对面公寓里的学生夜间休息,而将备课地点转移到了客厅里。

“嘿,幸亏今天来了,如果不来家访的话,小明就有可能因为这个极易忽略的细节而被耽误了。现在,青少年的心理真复杂! 看来,班里其他学生的背后还不知有多少未知数呢!”李展边下楼梯,边这样想着。

李展决定,从今晚起,让绿色雨篷下的灯光再亮起来。

例文二:

坐着发言

班主任米老师是个非常尊重学生意愿的人,也是个乐意“改革”的人。

到了第三个学期,刚开学不久的一天,米老师就实行了两项“新政”:他把“委员”都改成了“部长”,这样“学习委员”就成了“学习部长”,“宣传委员”就成了“宣传部长”。我是“宣传委员”,我自然为自己成了“部长”而高兴。另一项“新政”是改站着发言为坐着发言,说今后只要是米老师上语文课,米老师点着谁发言,谁坐着发言就行了。

以后的几天,班主任总是一点哪个同学发言,哪个同学就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班主任也总是说,请坐下,请坐下。

没想到这反而给学生带来了麻烦。有的同学觉得坐着发言好,等别的老师点他起来发言的时候,他也坐着发言,还理直气壮地说:“为什么我们米老师可以让我们坐着发言,而你却要让我们站着发言呢?”噎得别的老师眼睛瞪得很大。有一次,有个老师又遇到一个同学这样跟他顶嘴,他就突然发起脾气来,说:“米老师上课要求你们怎么样我不管,但我上课,你们都得老老实实地站起来! 我希望你们中的某些同学,再也不要出现忘记站起来的事情了! 如果是故意不站起来,那就小心我不让你听我的课!”

同学们就更是觉得米老师好了,有个别胆大的同学,仍然故意在被点的时候坐着发言。这就导致其他老师都对米老师产生了想法。我发现,我们米老师被孤立了,好几次,我发现别的老师都在一起说话,只有我们米老师一个人呆在一边。 我在想,看来这个坐着发言的“新政”,弄不好要失败呢。

果然是以失败而告终。没过多久,米老师就在班上宣布:“考虑到老师们对站着发言的意见很难统一,为了不给同学们造成心理负担,影响其他老师在我们班讲课时的情绪,决定从今天起取消坐着发言的规定。” 不过米老师说,只要有机会他要去竞选校长,说只有当了校长,他才能要求所有的老师都让同学们坐着发言。”

例文三:

左手 右手

赵老师是我小学时的数学老师,她是一位很有特点的老师。赵老师喜欢在课堂上抽问。她说,通过这种方式能了解学生的学习情况。

“叮铃铃„„”,上课了,赵老师又开始了抽问:“三乘以八等于多少? 知道的举手!”

全班五十名同学齐刷刷地举起了右手。

“请李春同学回答!”赵老师指着坐在后排的李春说。

李春站了起来,抬头看了一眼老师,眼光怯怯的。

赵老师用微笑的眼光迎向李春,鼓励地点了点头。

李春的嘴角嚅动着,半晌终于发出了声:“三八二十三!”

“哗——”满堂大笑。

李春脸涨得通红,牙齿紧咬着嘴唇,垂下了头。

“大家莫笑!”赵老师伸出的右手掌向下压了压,示意李春坐下,然后说:“李春同学虽然没答对题,但她勇于答题的精神值得发扬!”

放了学,李春被赵老师叫到了寝室。

“坐! 坐!”赵老师指着木凳对李春说。自己坐在了床沿上。

李春没有坐,站在床前,左腿站得毕直,右脚尖却在地上拽来拽去。 “李春同学,你知道我找你来是为什么吗?”

“知道。”李春抬头怯怯看了一眼老师,又垂下了头,眼光紧紧盯着在地上拽来拽去的脚尖。

“你明知答不上题,为什么每次都要举手呢?”

“全班同学都举了手,我一个人不举手会被同学笑话嘛。”李春低声地说。 “你想过没有,如果你答不上,同学们不是更会笑你吗? 这不但会伤你自尊心,还会使你失去自信,影响你的学习成绩呢!”

“这„„”李春右脚尖停止在地上拽动,抬起头焦急地说,“老师,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这样吧,”赵倩老师沉思了一会儿说,“我提问时你还是依然举手,但要变个方式„„只要我看到你举的手,就知道怎么办了。你说,这样好吗?” 李春感激地点了点头。

回教室的路上,李春的耳边反复回荡起赵老师的话:“李春同学,我提问时,你答得上的举右手,答不上的举左手„„只要我看到你举左手,就不抽你答题,但你放学后一定要到我寝室里开‘小灶’,好吗?”李春止不住地流下了眼泪。

后来,李春每次的回答都很正确。渐渐地,李春答问时脸上的胆怯消失了。李春的学习成绩也直线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