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欢快的家
初二 记叙文 1365字 96人浏览 若似霓殇

这个地方我呆了18年,它是我夜夜的归宿。

这个地方总是一成不变地上演着三个人的戏剧,它是我尽情展示的舞台。

这个地方时不时地弥散着些硝烟,但它总是给我不尽的甜蜜。

这个地方就是我最爱、最爱的家。

18年来老爸老妈一直响应国家政策,未为我添个弟弟妹妹,为此我曾经埋怨过,因为打架时我总是孤立无援。不过,每当我嘴里嚼着好吃的,手里拿着好玩的,眼睛盯着好看的时候,心中早已在高赞国家政策的英明,期盼老爸老妈一直做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如我所愿,我们家始终上演着三人剧。

导演——老妈

当今社会妇女地位逐步提高,在我家尤为突出,老妈稳坐一家之主的宝座,看我和老爸软绵绵,一句句“母亲大人”、“老婆大人”的讨好样,便知我老妈的地位不可动摇。

当然老妈这个一家之主也可谓当之无愧,饭菜以营养鲜美为宗旨,经济实惠为前提,时换时新,家务做得干净利落,让你可无挑剔,家中把持经济最不易,但在老妈的掌控下,经济危机丝毫不敢张狂。我学习,老爸工作也有了坚强后盾,但除此之外,坚决垄断我和老爸的其他开支。好在我掌握了老妈的弱点,经常弄些煽情韩剧给她看,演到悲剧高潮时我便趁机下手,为了尽快将我驱逐,老妈干脆利落地将零用钱放到了我的手上,旁边的老爸只有干着急的份。真不明白那些男人为什么总说“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我觉得女人挺好哄。

主角——我

虽畏惧老妈的权威,但老爸面前,我绝对高他一等,他叫我向左我绝对向右,除非同在老妈的压榨下,我才会勉强和他站在同一战线。

作为一个高中生,我相貌平平,看我体积便知我毫无运动细胞,成绩永远在中等程度原地踏步,老爸总是说我光个个子,不长知识,事实上挺贴切,但以我爱面子的个性总会反过来踏削他“妻管严”。

想来想去我唯一的爱好好像就是看电视,别人眼中无聊透顶的广告我都能看得津津有味。为此老爸总嘲笑我:“你一生,脖前挂一电视,足矣!”看电视没少耽误我学习,我这个人从来毅力就不够,每当静下心来,都会发下誓言:两眼不看电视幕,一心只读圣贤书,但热度绝对保持不了十分钟,一想到《小鱼儿与花无缺》精彩结局就在今天,我就再也按捺不住,直奔摇控板而去,什么誓言早已不知何踪。

长此以往,后果肯定不堪设想,长思一个小时,我顿悟:得到少林寺修炼几年,增强我的定性。打包刚出家门,不对!少林寺何时开始收女弟子了,女扮男装可不是我的特长,看来我又得另觅门路了,呜呼!悲哉!

跑龙套——老爸

其实老爸挺可怜,整天在我和老妈的压榨下艰难度日,但在外,他还是广结天下好友,讲义气是出了名的。可结果总是吃亏,上次还被刚结识的一个所谓朋友骗光了他的零花钱。像这样的事屡屡发生,也成了老妈垄断他经济的最好理由。

没记性的他今天又和那帮狐朋狗友(老妈对人们的称谓)出去混了,这不,已经12点了才回来,老妈早已左手握着洗衣棒,右手掂着洗衣板在门口敬候他了。吱,一把玫瑰伸了进来,“老婆大人情人节快乐!”老妈一征,手足无措地扔掉了她的工具,接过花。老爸趁机溜进屋,和我击掌庆祝成功。“等一下,这把花多少钱,哪儿来的钱,你今晚鬼混到哪儿去了,快跟我说清楚,不然……”话音未落,老爸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跑了。新一场战争即将爆发,不过我却在心中暗喜:成功剥夺老爸看电视的权力,值了。

第二天清晨,阳光格外明亮,玫瑰花全部绽放,散发着幽香,闪烁着光芒,老妈,我,老爸又开始了新的一集《全家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