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馄饨的故事
六年级 散文 1669字 982人浏览 旺旺导航

一碗馄饨的故事

有人说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刻苦铭心的故事,爱情和亲情都有。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故事被埋藏在他们的心底,随着岁月一起飘散。偶然,有些故事被诉说出来,可我们也只是静静地聆听。故事像一首歌,有些平淡如水,却字里行间透露出最坚强的心。有些看似奢华,却总在背后没落。故事,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因为不曾触碰,你不会知道哪些是伟大,哪些是渺小。

也许,在时间面前,所有的故事他都是平等的。仍由上帝去聆听,再将这些故事托付给他人。

每每回到金山老家,总喜欢在家附近的一家小馄饨店里点上一碗。从小时候的

2.5元涨价到如今的5元。但料却很足,分明不是外面千里香或是沙县所能对比的。

馄饨店很小,坐满也就4张桌子,在印象中,总有一个年过40的阿姨安静地过来帮你擦拭着桌子。儿时我总会拉着父亲来到这里吃早饭,我总说说“阿姨早,我要一碗小馄饨”,阿姨总会心一笑地说“好”。招呼厨房里的阿伯。

小馄饨的汤头看似清爽但却浓郁,未化开的猪油和蛋皮及虾米混搭在一起,这种味道让我记忆犹新。以至于以后在外面每次吃小馄饨都会拿来同老家的对比。馄饨的肉馅能吃出那种肉质的鲜美,虽说也放了些淀粉,但可以吃到实打实的肉。看着碗里的热气慢慢地蒸腾起来,我总喜欢看着发呆,用调羹玩里面的虾米和猪油,老爸这会儿也在一边催促我快点吃。有时那位阿姨会过来说“阿姨今天烧的馄饨好吃吗?”

我会醒醒被热气熏出的鼻涕,手背擦着脸说“恩,好吃。”

父亲就在一边拿出手帕给我擦嘴巴。我总会咯咯地笑。

小馄饨的记忆随着时间也慢慢地地印刻在我的脑海里,不管是上了高中,还是去了上海市区上大学,每次回来有时间的话,早饭一定来到这里。只是阿姨也不太出来了,接手的是阿姨的小儿子。因为经常看到,所以打了招呼就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味道虽说不太一样,但那感觉依旧在。那擦拭的很干净的桌子,那未化开的猪油块,还有漂浮着的蛋皮和虾米。

我看着碗中的热气慢慢地腾起,好像时光在变换回到了之前。我依旧坐在这个位置,身边的空位是父亲的。双手捧着碗,那一份温存从手中流到心里。

晨曦的阳光斜射进小店,即便开着大门,却能感受到冬日里的暖洋。我起身付了钱,可阿姨的小儿子收了钱欲言又止。我问怎么了?

“我妈让我把这些小馄饨带给你。”说完,从一个被盖着布头的篮子里拿出好几大袋包好的馄饨。“她... 她知道你爸的事了。没什么能帮忙。”我当下还是推脱掉,可他很坚决,说“这些都是我妈交代的,你拿着。”语气很坚定,我徘徊了几秒便收下了。

不知道怎么了,心底很暖,可却又说不出什么来,拿着一个沉甸甸的大马夹袋。我只是轻声说了句“谢谢”

我接着问“阿姨呢?回老家了吗”

阿姨的小儿子叹了一口气,眼神有点忧伤,却又转变过来“上周我爸病危,是胃癌晚期,我妈她回绍兴了。”我立马接话“怎么了”说着放下袋子。

“原本想关了店转掉,但我妈不肯,说几十年了,有感情。”他想拿出香烟,却又塞回口袋,招呼着过来的客人“这几年开店家里也积攒了点钱,但也不多。都让我妈拿回去给爸去看病。”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轻轻地拍了下他肩膀,“替我谢谢阿姨。你爸一定。。。”还没说完,他接着话“没事儿,我爸他肯定会走的。我有心理准备了。那个,我妈说如果你爸落葬一定要告诉她,她要去的,如果你们不嫌弃”

“当然不会!肯定通知到。”我拿起袋子“谢谢阿姨,你让她多休息,照顾病人非常辛苦。”

“过完元旦可能关个大半个月,我也回去。”说好,他抄了一个电话给我“这是我的电话,如果落葬,打我电话就行”

我寒暄了下,拎着满满的一袋馄饨回到家里。为了不被压坏,他还用了纸盒装好。走回家的路上我五味陈杂。想流泪,却流不出,想呐喊,却因为一种温暖而沉浸。 回到家,告诉了老妈,从她差异的脸上我就能知道。下馄饨的时候老妈很安静,端出来给我吃的时候我能看到她眼睛红了。每一个纸盒里面还放了一小块猪油和蛋皮和虾米。

我和老妈一边吃着,一边笑谈这一周发生的故事。

这一碗玲珑馄饨依旧冒着热气,慢慢地蒸腾,白色的气体缓缓上飘,逐渐消散。 空气中不仅弥漫着香气,还有一份历久弥新的感触。总有一种温暖缓缓上身,让你沉思,也让你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