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论
初一 其它 660字 39人浏览 铁血令狐霞

多年以来,我一直想做一个离经叛道的人,可是始终没有成功,逐渐演变成了用脑袋来存储那些与现实背离的想法而不付诸与行动,成了空想社会主义者。不仅源于生活的枷锁,更源于内心的懦弱,虽然我一直想要变的勇敢。

我不喜欢喧闹,更不喜欢故做姿态的多愁善感,对于“初中生必读”上长长的一排名着更是不屑一顾,可是为了应付考试,还是不得不去“精心浏览”所谓的“精粹内容”。而写作,是一种表达思索的方式,可是在考场上需要的是绞尽脑汁东编西凑赞扬美好社会,欣赏人之美德。生活中没有了“赌书消的泼茶香”的意境,退化到看见“大漠孤烟直”不是品味其佳,而是在紧张思考下一句是什么。生活,呵!

关于写作,我一直抵触考场作文和竞选演讲的稿子。个人能力不够当然列在原因之内。前者是折磨,后者是折磨的最高境界。写竞选演讲稿子,就像是把一个市井小民夸成仙女下凡,用一个高倍放大镜看一只蚂蚁搬家。“优秀”、“能力强”、“热心善良”一系列的美好措辞全部囊括,后面还附带一大段的获奖名称。这比王婆卖瓜还技高一筹。当然这一定不是言语偏激,因为鄙人的字尚且可以入目,曾经“热心善良”地帮助一位“优秀”的同学抄写稿子,里面出现了诸如“饭前便后洗手”、“爱卫生”等等此类的字眼。我不禁哑然失笑:评委会不会看得血压升高?难道说个人爱卫生也是竞选筹码吗?那洁癖者是不是更加鹤立鸡群了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有幸”也有往自己头上戴高帽的经历,过程就是一个劲儿地夸自己,夸得天上地下无所不能,感觉一辈子的虚荣心都满足光了,因为都变“完人”了哪里还有缺陷哪!

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真的只想寻找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