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远逝的童年
初一 散文 1382字 827人浏览 shizhongchang

每个城市的风景是不一样的。自从我来到北京,就发现北京的环境远没有我想像的那么好:天是灰蒙蒙的,路上是喧闹嘈杂的,在这里每一抹绿色都是宝贵的。在院子里的乐趣也远不及小时候在新疆时那么多。来到北京的我,才意识到现在的我是多么的孤独与寂寞。

小时候的我生活在新疆,那里的天是蔚蓝的,空气清新,小草到处都有,一块块草坪随意地铺在楼前屋后,果树整齐的排着队,放眼望去,一片绿色,使人心旷神怡,别提多惬意了。

在部队如画的小院里,我乐趣多多。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春天,我和伙伴们总是成群结队的拿着收集来的枣核去楼下的空地上去种。早晨清凉的露珠还挂在草尖时,我们便拿了铲子、耙子来到小空地上,刨个坑儿,撒下枣核儿,掩上土。有时我们会忘了带喷壶,于是摘来一把青草,小心翼翼地将上面剔透的露珠儿抛洒到填埋好的土坑上,然后怀着无限期待,望着它们长出新芽。

夏天就更有意思了。树叶和小草都已长齐了。从窗子往外看,一片墨绿色甚是养眼。叫几个伙伴扛上小锄头,到前院的草坪上挖蒲公英草。这是可以吃的:凉拌、熬汤都行,只是略微发苦,去火是极好的。因为可以吃,我们几个小馋猫挖得非常起劲儿,一个手拔,一个挥锄头,配合的十分默契,不一会便挖了一大筐。那时的我们还会不时冒出一些新奇的念头:水枪射蚁窝,水喷蜜蜂……玩久了便觉得乏味了。这时不知是哪个坏小子提议,说用水枪喷隔壁的幼儿园!于是,大家伙齐刷刷地将水枪对准目标,只等口令一下便齐扣下扳机。只听得那边一阵惊叫,一个小男孩子喊道:“老师,下雨了!”笑得我们前仰后合。到了晚上,球场一开灯,便会引来一群甲虫、蛾子,这时,我们便会拿着自制“灭虫剂”下楼去,对着甲虫、蛾子一阵乱喷,它们便乱飞乱撞,吓跑我们,现在想来都忍不住发笑。

如果跑得够快,扔土块扔得够准,还可以去找蜂窝。约上几个玩伴,备足了土块,便可以去打蜂窝了。抓了土块,略略瞄准,一声令下,便是众炮齐轰,打得蜜蜂四下逃窜,不一会儿,蜂窝就被打了下来。里里外外的蜜蜂集合起来追我们,我们一溜烟儿就没了影儿,等到回时却发现自己的老窝被袭。原来,我们事先安排好人马埋伏起来,来它个声东击西,当蜜蜂们为痛失巢穴而难过时,我们正躲在暗处得意哩。揪着胖胖的幼蜂喂蚂蚁,吮吸着甘甜的蜂蜜,快意十足。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带回黄蜂巢呢!黄蜂产的蜜可是普通蜜蜂的两倍哩!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秋天,最有意思的活动当属烤蚂蚱!不是为了吃,只是好玩儿。叫上几个朋友,拿了小铁铲、塑料瓶到小空地上。那里的蚂蚱最多。用脚踢附近的草丛,便会飞出几只蚂蚱,看准了它的位置,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拿小铲将它们拍晕塞入瓶中,不一会便有丰厚的收获。接下来便是搭炉子,找几块砖垒在一起,形成一个空心正方形,中间放上枯枝败草,用火机点燃,此时放蚂蚱入炉便听得“噼噼叭叭”作响声,我们哈哈大笑着迅速躲开。

冬天的新疆是大雪纷飞的。往往不到一两天,雪就厚得过了膝。这时我们便会下楼,打雪仗、堆雪人。下这么厚的雪,院里的大人们便会来铲雪,把雪集中堆在操场边上,往往有三四米高,白天太阳出来将雪溶化些许,夜间又冻上,这么反复几日后,雪就硬了,成形了。这时我们这些孩子们便会出动,齐心协力造冰滑梯。

在新疆,一年四季都能玩也有得玩儿,乐趣无穷。如今身在北京,只能孤独地宅在家里,了无趣味。想来童年的我是多么的开心和幸福,而今的我又是多么的孤独与寂寞啊!童年已渐行渐远,就让她成为我记忆中最美的片段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