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高考作文评分细则
初二 散文 2260字 465人浏览 上善若水120903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作文。

一个刚上车的小男孩请公交司机等一等他妈妈。过了一分钟,孩子妈妈还没到,车上乘客开始埋怨,说母子俩耽误了大家时间。这是,那位腿有残疾的母亲一瘸一拐地上了车,所有人都沉默了。

要求:①结合材料的内容和含意,选准角度,明确立意;②自拟标题,自选文体(诗歌除外),不少于800字;③不得套作,不得抄袭。

2015年重庆高考阅卷场作文评分细则

审题

轻审题, 重作文, 明确为考场(材料)作文。

(1)切题意 (2)合题意 (3)不切题(不属材料、考场作文,偏差)

评分“四亮点”

深刻(思维、辩证特点)

材料(恰当、新颖)

结构(严谨----议论文、精巧----记叙文)

有文采(反对华而不实)

五类作文(35分---1分),一般在30-35分,在语言较好情况下80℅上浮2-5分

四类作文(36分—42分),合题、成篇,语言、结构好,审题有似是而非之感

三类作文(42分—48分),合题+ 1个亮点

普适的善良

真正的善良,是对他人的宽容与无私的帮助,这种善良应该面对一切人,无论健全或残疾,不分贫富贵贱。

当腿有残疾的母亲缓缓地上了车,所有人都陷入道德上的尴尬处境。埋怨声的戛然而止,折射出宽容、善待残疾人的社会共识。然而,假如姗姗来迟的不是残疾人,而是一位健康的青年呢?人们的道德准则仿佛是可塑的、会变化的。

爱,何以有差等? 并非只有残疾人才需要关爱与宽容,一视同仁地对待他人,才是善良的应有之义。

普适的善良,是一种一视同仁的情怀。

儒家学传统运用血缘亲疏构建伦理秩序,认为爱的程度应当随血缘亲疏远近的变化而变化,但仍然推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之张。

诚然,人皆有私,我们不可能以对待家人的态度对待素昧平生的陌生人,但这与善待他人并不矛盾。儒家倡导人们推己及人,以仁爱、宽容之心善待他人,不分贫富贵贱、关系亲疏,也无论他人是否残疾是否属于弱势群体。

普适的善良,还是一处僻静的精神资源,是一种具有整体性、超越性的悲天悯人的情怀。

华盛顿面对部下要他当回国王的要求,毅然拒绝,并坚持建立共和政体,因为“只有共和政体才能保证民众的自由与幸福”。

他是人类历史上少有的完全依靠自身道德力量而放弃权力的人。

他的道德准则即是立足于天下苍生, 维护所有人的共同利益,哪怕普适民众对其权力没有威胁,他也一视同仁。

然而,普适的善良并非没有原则的善待恶人。

儒家认为,对待小人应“以直抱怨”。并非所有人都值得受到无条件的善待,关爱,宽容所有人,前提是自己的正当权利不受他人侵害。

反观现实,当今的人们尚且不能完全做到对弱势群体的同情与宽容,遑论善待与己相同的个体。不过, 要求人们友善待人的社会共识犹在,宽容他人的传统美德犹在。

超越差等,以普适的善良对待他人,是每个人都应该深思的重大命题。

推荐理由:

此文有四个以上亮点:一是思想深刻独到,二是思辨思维强,三是论据恰当新颖,四是语言简练而有张力,五是对比论证,关注现实。经请示指导委员,建议满分。

城市之光

卓别林的《城市之光》中,有一个耐人寻味的镜头:兜售鲜花的盲女听到汽车停下的声音,循声前往兜售,却不知自己实则拦下了一名流浪汉。流浪汉不忍拂盲女的意,用口袋仅剩的二角五分钱买下了一束他本不需要的鲜花,然后若无其事的离开。

人生活在社会上,总免不了对他人的体恤和关怀。于物质层面,

如流浪之于鲜花;于精神层面,如对耽误时间的残疾母亲的谅解与关怀。然而包含其中的内核,都是一份对人性至善至美的坚定守护。人类社会得以发展,族群得以延续的真谛,其不在于这个个体之间的相互帮助,而个人修行省为的至高境界,也莫过于这甘愿受苦受累也要抬升他人,解脱他人的勇毅与旷达。

然而如今的社会,信仰缺席,教养荒废,灵魂退位,沸腾的欲望乘虚而入成为主角。更多的人,是如最开始车上的乘客一般的埋怨与自私,却忘记了与他人的一份体谅,与生命的常态达成和解。正如莎翁所言:“喧嚣的年代充满了光辉与狂热,内心却空无一物。” 佛教有偈语:“鸳鸯绣去从君看,莫把金针度与人。”意在教导人们多扶持扶助他人,但别丢掉自身的本体与依靠。然而古往今来,无数伟大的灵魂,将自己的最珍贵之物,都毫无保留的抛洒在体恤他人、关怀他人的道路上。

对于人而言,生命的价值或有两层。一层是营造在我生命的光辉灿烂,二是为他人加持雨露甘霖。前者,如同金线绣鸳鸯,虽美艳动人,但也趋于浮浅;后者,或许才是支撑生命屋脊的金针,给人以创痛以牺牲,也放射出不易泯灭的人性光芒,引领人到达超越世俗悲欢的人性至境。

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一切都是虚空。我们在人世的日子本就苦短,倘若失去了对人性的体恤与包容,失去了一座灵魂可以攀登的峰峦,我们又凭什么来识别自己的名字呢?

“落在一个人生命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每个人都在自己的

生命里,孤独地过冬。”

正如冯友兰在《论风流》中言:“真名土真风流的人,必有玄心。”这里的玄心,又岂非另一种对他人生命的包容?而守心,并非刻意,而是一种超越。超越自我,则可以无我;无我,则个人的福祸成败以及死生,都不足以介意,却将一往的深情交付万物的往生。真正爱生命的人,有情而无我;他的情与万物的情有一种共鸣,他眼中的世界,便是主观与客观交融一体的世界,这种随性的交融,便是城市之光。

正是城市之光,让埋怨褪去,沉淀下了沉默,与爱的关怀。 也正是这一副悲悯的心肠,才造就了灵与肉的分野,造就了一个民族挺立的脊梁。

满分理由:切题,思想深刻,反思批判有力,结构严谨有序,材料恰当新颖、丰富,文采斐然,书写精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