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吉诃德》读后感
五年级 其它 3031字 4316人浏览 快乐的天秤921

《堂吉诃德》读后感

谈及一部作品,我们得谈谈它的作者,谈谈它产生于一个怎样的社会大背景下,从而揣度作者孕育出它的目的。《堂吉诃德》的创作者——西班牙伟大的人文主义者、杰出的现实主义作家塞万提斯逝世距今已经有三百九十六年了,但他所塑造的卓越典型堂吉诃德和桑丘•潘扎却至今保持着它的光辉。一提起他们的名字,那栩栩如生、令人赞绝的形象就浮现在我们面前。

作品诞生于16世纪的西班牙,那时候西班牙从地域到宗教都得到统一,达到鼎盛。在西班牙王廷的资助下,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海洋冒险促进了殖民主义的兴盛,对美洲的掠夺刺激了国内工商业的发展,一些城市里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开始萌芽,西班牙成为称霸欧洲的强大封建帝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为人文主义的兴起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而由于西班牙封建贵族不重视资本主义的发展,依然保持着封建主义的经济生产方式,将航海成果用来挥霍享乐,而封建贵族与僧侣又保持着特权,各种苛捐杂税繁多,使得贫富分配不均的现象更为突出,阶级矛盾日益激化。刺激了文艺复兴运动的发展壮大。 当时的文坛中,十四行诗狂热席卷欧洲,同时史诗开始演变,与散文“杂交”,产生了近代小说这种文体的雏形,而骑士小说已经开始没落,但是影响仍在。英国的伊丽莎白时代文学成就光彩夺目,莎士比亚一系列无可比拟的伟大悲剧已经完成或者正在创作中。《堂吉诃德》便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下产生的,是西班牙的卓著的代表作品,

是复兴人文反封建主义反黑暗教会的重要作品。

就文学体裁来讲,《堂吉诃德》属于原始的小说类型,与流浪汉和无赖冒险小说有着密切的关联,这种故事的主人公一般追求着一个反社会的目标,选择这样的一类边缘人物作主角就为主人公写去了社会宗教和政治背景危险的责任,从而表现作者想要反应的反宗教封建特权的革命因素。

而至于具体内容,作者在序言中申明:“这部书只不过是对于骑士文学的一种讽刺”,目的在于“把骑士文学地盘完全摧毁”。但实际上,这部作品的社会意义超过了作者的主观意图。作品尖锐地、全面地批判了这一时期封建西班牙的政治、法律、道德、宗教、文学、艺术以及私有财产制度,使它成为一部“行将灭亡的骑士阶级的史诗”,一部伟大的现实主义文学名著。

接下来让我们来细细品读一下书中堂吉诃德和桑丘这两个典型性的人物形象。

堂吉诃德是一位乡下的老穷乡绅,因沉迷于中古骑士小说显得相当疯狂,因而立志成为奉行骑士精神的实践家而出发旅行。桑丘是堂吉诃德的邻居,被说服一同上路。

英国的拜伦慨叹堂吉诃德成了笑柄,法国的夏多布里昂看到的是堂吉诃德的伤感,德国的希雷格尔把堂吉诃德精神称为“悲剧性的荒谬”或“悲剧性的傻气”,而海涅对堂•吉诃德精神则“伤心落泪”和“震惊倾倒”。

堂吉诃德这个人物的性格具有两重性:一方面他是神智不清的,

疯狂而可笑的,但又正是他代表着高度的道德原则、无畏的精神、英雄的行为、对正义的坚信以及对爱情的忠贞等等。他越疯疯癫癫,造成的灾难也越大,几乎谁碰上他都会遭到一场灾难,但他的优秀品德也越鲜明。桑丘•潘沙本来为当“总督”而追随堂吉诃德,后看无望,仍不舍离去也正为此。堂吉诃德是可笑的,但又始终是一个理想主义的化身。他对于被压迫者和弱小者寄予无限的同情。从许多章节中,我们都可以找到他以热情的语言歌颂自由,反对人压迫人、人奴役人。我想一个拥有梦想并沉溺于其中的人是幸福的。梦想可以让自己体会到生命的价值。唐吉诃德的这个骑士梦,让他每一天都充满了力量,充满了希望,尽管他已经是一个瘦骨嶙峋的老头了。当然我们可以说,他——唐吉诃德的梦想是荒谬的,他的实践是盲目的。但我们面对自己真实的梦想时,却又能否下决心去实践呢。所以我想这个人物的伟大之处就在于此,他对于梦想执着追求的态度值得我们每个人去反思。就原文而言,在大战风车那几节中面对风车,堂吉诃德演出了可笑可叹的剧情:“他一面说,一面踢着坐骑冲出去。他的侍从桑丘大喊说,他前去冲杀的明明是风车,不是巨人;他满不理会,横着念头那是巨人,既没听见桑丘叫喊,跑近了也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只顾往前冲,嘴里嚷道:

‘你们这伙没胆量的下流东西!不要跑!前来跟你们厮杀的只是个单枪匹马的骑士!’

这时微微刮起一阵风,转动了那些庞大的翅翼。堂吉诃德见了说: ‘即使你们挥舞的胳膊比巨人布利亚瑞欧的还多,我也要和你们

见个高下!’

他说罢一片虔诚向他那位杜尔西内娅小姐祷告一番,求她在这个紧要关头保佑自己,然后把盾牌遮稳身体,托定长枪飞马向第一架风车冲杀上去。他一枪刺中了风车的翅膀;翅膀在风里转得正猛,把长枪迸作几段,一股劲把堂吉诃德连人带马直扫出去;堂吉诃德滚翻在地,狼狈不堪。桑丘•潘沙趱驴来救,跑近一看,他已经不能动弹,驽骍难得把他摔得太厉害了。”他干出了种种荒诞不经的事儿,但是我们却不得不为他活在自己虔诚的理想里,并为之奋斗的执着而感到一丝惭愧。

堂吉诃德的侍从桑丘•潘沙也是一个典型形象。他是作为反衬堂吉诃德先生的形象而创造出来的。堂吉诃德充满幻想,桑丘•潘沙则事事从实际出发;堂吉诃德是禁欲主义的苦行僧,而桑丘•潘沙则是伊壁鸠鲁式的享乐派;堂吉诃德有丰富的学识,而桑丘•潘沙是文盲;堂吉诃德瘦而高,桑丘•潘沙胖而矮。他们俩放在一块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桑丘说:“您仔细瞧瞧,那不是巨人,是风车;上面胳膊似的东西是风车的翅膀,给风吹动了就能推转石磨。”

桑丘说:“天啊!我不是跟您说了吗,仔细着点儿,那不过是风车。除非自己的脑袋里有风车打转儿,谁还不知道这是风车呢?”

桑丘听了这话,含泪求堂吉诃德别干这种事。他主人从前碰到风车呀,碰到吓坏人的砑布机呀,反正他主人一辈子遭逢的桩桩件件,比了这件事都微不足道了。

桑丘说:“您想吧,先生,这里没有魔术的障眼法。我从笼子门缝里看见一只真狮子的脚爪;一只爪子就有那么大,可见那狮子准比一座山还大呢。”

朱光潜先生在评价堂吉诃德与桑丘•潘沙这两个人物时说:“一个是满脑子虚幻理想、持长矛来和风车搏斗,以显出骑士威风的堂吉诃德本人,另一个是要从美酒佳肴和高官厚禄中享受人生滋味的桑丘•潘沙。他们一个是可笑的理想主义者,一个是可笑的实用主义者。但是堂吉诃德属于过去,桑丘•潘沙却属于未来。随着资产阶级势力的日渐上升,理想的人就不是堂吉诃德,而是桑丘•潘沙了。”

对于这部伟大的作品,很多伟人都给予了高度的赞扬。

拜伦:“《堂吉诃德》是一个令人伤感的故事,它越是令人发笑,则越使人感到难过。这位英雄是主持正义的,制伏坏人是他的惟一宗旨。正是那些美德使他发了疯。”

海涅:“塞万提斯、莎士比亚、歌德成了三头统治,在叙事、戏剧、抒情这三类创作里分别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雨果:“塞万提斯的创作是如此地巧妙,可谓天衣无缝;主角与桑丘,骑着各自的牲口,浑然一体,可笑又可悲,感人至极„„”

别林斯基:“在欧洲所有一切著名文学作品中,把严肃和滑稽,悲剧性和喜剧性,生活中的琐屑和庸俗与伟大和美丽如此水乳交融„„这样的范例仅见于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

尼日利亚著名作家奥克斯颇动感情地说:“人生在世,如果有什么必读的作品,那就是《堂•吉诃德》。”

堂吉诃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虽说荒诞不经,但是却活出了自己的人生色彩,为自己的梦想做自己最大的努力,他有着对上帝的真虔诚,对爱情的真忠贞,只是他对骑士道精神的追逐差了时间,时代不能接受他。对于我们来说,认清自己的人生环境,锁定自己的人生目标,然后学着像堂吉诃德那样去奋不顾身地努力吧,即便不成功,也终究不给自己留下后悔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