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江南,淡漠流年君模样
初二 记叙文 2字 39人浏览 昆医茶协

记忆中的江南,烟雨迷离,编制者多情的旖旎与淡淡忧伤。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等你,细心地谋划好的,撑着一把浅绿的伞,细细烟雨之中,似是不经意的,从深巷里拐出来,刚刚好的邂逅。

佛曰,妄念。不知何为妄念,只是痴痴地浅回眸,然后回家,明亮的等下一笔一画,写下你的温存目光。

窗外的细雨如碎梅,倚窗望去古朴小镇迷迷离离。窗外风铃时不时碰撞着清脆的雨声随雨滴落入尘土。伸出手,江南雨是凉的,酒入愁肠愁更愁,而雨落情殇,亦是复添伤。 人说,江南是温婉的女子,轻纱覆面,裙裙轻飘,撑一把油纸伞,走过人旁,留半地余香于人心中。我说,江南是俊朗的少年,笑若轻,抚落一地桃花,伸手,便摘下两片月华,确实行也匆匆,去也匆匆,留在心中的,是淡而不落的影子。

妄念也好,情念也罢,终究扶着半片衣袖。原来这就是妄念,妄想的念头,犹如一梦,梦醒即散,犹如一茶,茶凉及潵。似一阵风,风过无痕,唯留寒波轻漾,搅乱一湖潋滟,搅乱绿烟迷蒙的柳絮,搅乱袅袅弥漫的荷香。

江南是恰好的,多一分雨寒凉,少一缕烟清明,恰到好处忧伤。深巷小楼,早已不见伊人对镜颜憔悴,亦不见抚琴唱相思,可还见雕栏默默,青石沾雨,伸手轻触风铃,伴着思绪,不知清响到哪儿去了。

红豆入酒,琴声出袖,四五流年能否?

簪花小楷,水墨桃笺,七八诗句够否?

红豆生出南国,如此美好,奈何,尘本轻,风一吹,便散了,找不着踪迹,不知何处能寻,便只能空对月光,抿一盏温过后,复凉的清洒。

时光斑驳记忆,月色落一地留白,那行小字依稀;雨湿素衫,暮然回首,见军笑语弄倾城。

执笔,窗外风凉。笔尖跳跃在纸上,补上一行小字:

烟隐红尘,浅笑执酒,淡漠流年君模样。

窗外小雨,被风擦进窗内,落在墨字之上,晕开一片淡淡的墨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