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中,谁是谁的过客抑或永远?
初三 散文 1219字 219人浏览 ___殇璃

一个人,在他的一生中,能遇到过多少人的呢?谁,又曾是谁的过客,漫漫红尘路上,谁又是谁的永远?现实中也罢,网络中也罢,总会有人与我们擦肩而过,在我们的生命中留下了一些痕迹,可能会是伤感,可能会是欢悦;可能会是感动,也可能会是启迪……昨日纷扰,瞬间,已成过往;凝眸回首处,早已没了旧事的踪迹,留给我们的只是无尽的怅惘。然后,在疾行或伫留的日子里渐行渐远渐至无言,空留一些的回忆的残片,隐藏在心的最深处,时不时地,在寂寞泛滥的季节里温暖着渐渐冷却的岁月。

逝去的,便从此成为了永远,无谓的追忆便自然成了一种枉然,一种解脱。穿不过的红尘、勘不破的情缘,历经百年的缠绵,终究还是抵不过那奈何桥上,那一碗必须喝下的孟婆汤的彻底的忘却。凭谁去问,那依然留存于世间的地老天荒的誓言?

所以,要我说,生活中,我们任谁都无法抗拒命运之神的安排,人与人之间,相逢相聚、缘尽缘散。前世的多少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匆匆一瞥,然后,逝若惊鸿,再见时已然形同陌路。谁还能记得谁最初的惊艳?因此,人之一生,朋友多多,终归是一种福分,若能得一知己,那将是最大的幸运。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友谊,亦只是曲断弦伤的插曲而已。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因为有这样的渊源,所以,能被人记起或者淡忘都算得上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有些时候,我倒是极愿意被人淡忘,至少能够说明她不再恨我。“爱之深,恨之切”终究要有个结果才行,这样不是更完美一些?

若说爱的最终要归于恨的话,该怎么忘却呢?恨念不如忘却,人啊,那敏感的心其实每时每刻都在怀念与忘却之间游走。

也就是那么一声轻轻的问候而已,轻而易举地就将我们所有刻意伪装出来的坚强剥落殆尽。那刻意伪装的无所谓顷刻间烟消云散,一个短信、一句话、一声轻轻的问候,仿佛不经意间便刺痛了记忆,模糊了双眼。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不想说什么“人生如戏恍如梦,繁华头尽成空”。也不想感叹什么“风雨飘摇里,几度轻叹,流年弹指间”。这太过于悲观,与我桀骜的性格格格不入。尽管说长路漫漫,一切皆如烟花般闪耀人生,急遽陨落是不争的事实,尽管在生生死死的轮回里,妩媚了的又不知是谁的红颜,“千年等一回,我无悔啊”,可我们始终只是彼此生命的过客,不是归客,点缀了相思的颜色却不是彼此的明天。可我依然一如既往地以自己的方式活着,不企盼别的,只希冀自己的存在能给别人带去些许的快乐,仅此而已,也不求什么流芳千古,只想让朋友在想起他走过的路时,不要删去与我一起的那个章节,有这,就够了。

如今,原本苦累的心被朋友们温情的祝愿填满,让我心潮翻滚,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充盈于心田的只有感激了再感激。在这样的日子里,打电话给朋友说说心事本就不合时宜,且多少有些做秀的嫌疑。于是,只有诉诸于文字,让虚拟的网络来倾听我的诉说,我知道,我内心的那种感受也许电脑会理解一些。于是,诸多的心事,欲说还休,欲说还休,轻叩键盘的手指,流淌出的是对流年的叹息。残章断句间,细描着依稀尘封的陈年旧事,“欲笺心事寄流年,独语斜阑终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