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花儿,那些记忆
初二 散文 2701字 74人浏览 ok光辉岁月54

那些花儿,那些记忆

骆春仙

保山市中小学师生优秀文学作品评选教师参赛作品

骆春仙从小就觉得自己的名字不好听,很俗气。她小时候问母亲怎么给她取这样的一个名字,母亲告诉她,生她的时候是春天,希望她像春天的仙女一样幸福。她有了短暂的安慰。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听到了许多许多有诗意的名字,雨婷、晓雯、紫依、菲儿...... 春仙还是觉得自己名字像春艳、丽梅、艳芬一样地充满着农村气息!

可这个名字常常在校园里响起。老师们常常夸“骆春仙真棒啊!”,小舞台上总是说“表演者——骆春仙”,话筒里总传出“获得一等奖的是——骆春仙!”...... 那是她觉得最快乐的时候。小小的身体穿着洗得干干净净的白衣服和蓝裤子,齐耳的妹妹头乌黑发亮,一双天真的眼睛总是笑眯眯的。学习好,品德好,开朗活泼,爱唱爱跳。多年以后,她还常常记起在农村简陋的校园里,她在老师夸赞和同学们的羡慕中微笑的一幅幅画面。

童年的岁月,也让骆春仙感受到许多别人感受不到的事情。那时候,母亲常常生病,让本来就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她跟着父亲到田地里干活的时候,父亲总是对她说:“小仙,你一定要好好读书,长大以后才有出息,才能让爸爸妈妈过上好日子。”骆春仙抬起头,只见父亲背在太阳光里,光线从父亲身边发散出来,看不清父亲的脸,却见父亲额头上的汗滴一颗颗从光里滴落下来,像一颗颗晶莹的眼泪,又像是一颗颗闪光的珍珠。这时,她总是微笑着望着那些光芒,咬住小小的嘴唇,使劲地点头。

小小的骆春仙是懂事的。别的小孩每天都可以买零食吃,至少每天也能买一小块糖,可是她从来没有“放肆”地买过一次。她会把父母偶尔给的一角钱,紧紧地攥住在裤兜最下面。路过商店的时候,她会把目光放在货架最高处最气派的大盒糖果上,发亮的目光只会停留几秒钟,然后扭头坚决地走掉。因为她在心中一直告诉自己:把钱攒够,买最贵的糖吃,那才是最甜最甜的。

过了好久好久,买糖的钱终于攒够了。她抱上外面已经长出铁锈的罐头盒(储钱罐),像一匹小野马一样奔向小商店。她用小手把积蓄从罐子里抓出放在柜台上,一角一角皱皱的纸币、大大小小的2分硬币、5分硬币,累起了一小堆。

当老板微笑着给她取下她梦寐以求的大盒糖果时,她却没有伸手去接。她的心里正在激烈地斗争:真的要买糖了吗?“那么多”的钱一下子就没有了。糖吃了、咽下去了就化了。这些钱可以买好多作业本了。再攒两倍,不就可以交一学期的学费了吗...... 过了一会,骆春仙在老板诧异的注视下,又把她拿出来的积蓄一把一把地抓了回去。最后,留下最皱的一角,买了一小块最普通的糖。抱着她的宝盒,剥开糖放进嘴里,仰起头看看蓝天白云,哇,好甜啊!她边笑边跑,谁也不知道她有多快乐!

六岁的时候,母亲再一次病危。贫困的家庭,落后的农村,让这个家庭走投无路。一名医生断言母亲最多还能活三个月。六岁的她太小了,小得不知道能活三个月是什么意思。那次,父亲背着母亲四处求医,还要带上幼小的骆春仙。当时是雨水季节,他们路过一条大河,河上的竹桥因为涨水被冲走了,无法通过。退路很远,天又快黑了,怎么办呢?父亲不能同时背母亲和她过河。背母亲先过的话,担心春仙会跟着奔去;背春仙先过的话,又担心父亲回过来背母亲的时候,春仙跟着奔过来。长大以后回想起这件事,她才明白当时父亲做了多么痛苦的挣扎。父亲找了一根绳子,牢牢地把春仙绑在一棵树下,任由她在风雨里撕心裂肺地哭喊。然后背起母亲,拄着一根树枝,走下了齐腰深的浑水里过了河,待把母亲送到对岸后,再返回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春仙...... 那一天,那场雨,那条河,那棵树,一定深深地记下了这样苦命的一家。很少人能够相信,那是一个80后的女孩真正经历过的事情。

在一个山村里,母亲遇到了一位赤脚医生,让病情有所好转。“只活三个月”的断言打破了,母亲虽然没有完全好起来,但是度过了危机。母亲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骆春仙上完小学,上完初中,考上高中,母亲却一直陪伴着她。所以她仍然开朗,仍然喜欢微笑。

高中以后,不知怎么的,骆春仙的学习跟不上了。那些数学题、化学题总是让她很头痛,最初,她鼓励自己努力虚心地问,可是很多遍后,她还是觉得力不从心。成绩的下滑让老师对她刮目相看,也让她失去了自信。后来的不求上进,让她学会了多愁善感。她爱上了小说,散文,那些忧伤的文字常常触碰她忧伤的内心,那是一种对期望的负疚和自卑。她喜欢上课走神是写下无题的文字,喜欢下课时听听抒情的音乐,喜欢一个人在操场上一圈圈地走,喜欢望

着蓝天不停地幻想......

她开始自学音乐。跟着一些学习音乐的同学很早起床,到楼顶练声、练舞;到音乐教室后悄悄地记下乐理笔记;课下央求学音乐的同学把所学的歌曲教给她。高三的假期,学习音乐的同学们都到省城进修去了,而她为了不给家里造成负担,只是悄悄地找了小学时的音乐老师学习了一些乐理知识。她弄不清自己为什么突然改变,弄不清自己为什么就不爱学习了,弄不清自己要什么,弄不清自己的方向和未来。她的笑容不再那么明朗,心灵不在那么轻松。

在别人考上大学的时候,骆春仙也考上大学了,而且是省城一所唯一的专业的艺术院校。所有人又对她刮目相看了,在他们眼中,这样一个放弃了自己的学生是不可能考上本科大学的。可是,骆春仙高兴不起来。

艺术院校高昂的学费,让她有了再一次放弃的想法。那晚,在昏黄的灯光下,父亲,母亲和她围在一张桌子旁,桌上放着录取通知书,沉默。母亲分析了家庭的窘况,父亲说这是难得的机会啊,然后,又沉默了。别人拿到大学通知书都是喜笑颜开的,而骆春仙拿到通知书的那晚,她在被窝里痛哭。她怨自己没有好好学习,没有考上名牌的大学,没有考上学费低一些的大学。

2003年9月,父母给骆春仙借了学费,她一个人前往一个从没有去过的大城市。 她上大学了。在那个人才济济的大学里,她普普通通。长相普普通通,穿着普普通通,成绩普普通通。在那样所谓有钱人上的大学里,要么你有钱有势,要么你才华横溢,否则很难得到重视。于是骆春仙就这么普普通通地完成了学业。可骆春仙觉得自己努力了,无怨无悔。

2007年,大学生已经处在一个找工作很难的境况。为了让父母安心,她没有在大城市里打拼,而是回到了家乡。在竞争激烈的上岗考试中,考了一份普通的工作。

平凡的人过着平凡的人生,大大小小的成长足迹串成了生命的印记。或喜或悲,好的坏的,不必讶异,坦然接受,把记忆拾起珍藏,就是最大的财富。那些童年、少年、青年时代上学的日子,就像在春天里开放的朵朵花儿,曾经芬芳,曾经娇艳,经不住凋谢,却真实地存在过。而骆春仙,不再觉得自己的名字不好听了,细细品味,反而有点母亲说的像仙女般幸福,只是这种感觉淡淡的,像一缕缕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