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手,与偕老无关
初一 散文 1197字 69人浏览 vcd的春天

〖引言〗看了看棣棠花,想着一切与你有关而又无关的过往。似乎明白了,执子之手,并不是一定要与子偕老。

又过了棣棠花开的季节,你还会记得这儿吗?金黄散落绿丛,这儿还会有你的呢喃之语吗?

看着眼前零星开着的棣棠花,现在的金黄色成了对我最大的嘲讽。举杯邀月,可以对影三人。而我千里寻花,虽谈不上满目疮痍,只是赏花人,成了一人。

我不在是你眼中的那个爱花惜花的人,手指不听使唤的采择这眼前即将度过花季的棣棠。听不到花瓣离开花茎时的微微啜泣。你的痛能和我相比吗?理智早在你转身离开的那一刻荡然无存。

你还会记得棣棠花中的曾经吗?

你不记得了。否者,怎么会留我一个人在原地。等不到你来,等不到曾经给予我温暖的手心。你要我学会坚强,在自己的人生中继续向前。

你说过,棣棠花的花语是高贵。因此,你说即便是分离,也不希望我泪眼婆娑。执手相看泪眼,不是我该有的。我不喜欢这句,也不喜欢下一句,竟无语凝噎。我也是使小性子的人,明明很难过,凭什么,连诉说的机会也剥夺。可惜,你终究在我胡闹前离开了。

执子之手,又有多少与偕老有关?

满城春色宫墙柳,原来执手相伴的人,到头来只能空吟锦书难托,几年离索。山盟犹在又如何?照旧不是雨送黄昏,花落,夜阑珊。你们不能携手一生,而我隐约着又听见寒凉的角声。

再挣扎也逃不脱,只能目送你离开。

最是人间留不住的,不只是花期,不只是朱颜。冷落的时节,我还能想到谁?不过是那句说与之成说的空梦。现在,花还在,虽然只是星星点点,可还是在花期后留下了。我没那勇气,在杨柳岸边,对残月,伤情。于是我屈从了现实,在你曾经走过的地方寻求温暖。

同一个曲调,同一朵花前。可以是不同的人轻吟,不同的人观赏。因此,并不是,除却巫山不是云。

那个感动了我千百回的十年生死两茫茫,一句自难忘,让我流了多少泪。还不是在花残青杏初好时,寻得下一朵芳草。

浅浅梨涡在我放弃摧花时出现,轻笑。眼前的棣棠虽然没有往日的明艳。但绿丛中,点点星黄,怎么会输别致。何苦执着于你是不是在我的身旁,这样的风景,也许,只有我喜欢看吧!

轻拂着花间上昨夜残存的露水,歉意的看着被我蹂躏过的花瓣。沉下心来,听着风中花落的温柔。隐约的听见脚步声,难道是你回来了?满心的期待,惴惴不安的心。

不,不是你。你只爱花的明媚,又怎么会来看花落呢?

来的人,携着远处的一抹晨曦出现在我的面前。目光却不在我的身上。只是看着緑丛中的棣棠,然后他在微微的叹息。他是在为花惋惜,还是为自己?

陌陌尘世,能携手一生的有多少?我们只是携手,而非偕老。只是太纠结过程,没有发现结局已然。

和我一般,在这儿看棣棠的人,仿佛是天涯同路人。只是,他不似我这般鲁莽,为一己之私,惊扰了仍在绽放的棣棠。仿佛又回到与你一同赏棣棠的时候,只是心境不同了。

静静向看花人走进,而他回应我一个微笑。映和着金黄的棣棠,像是下一个篇章开始的序幕。

棣棠花开,花落。如携手,未必与偕老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