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一模材料作文
初一 记叙文 6150字 446人浏览 美剧24网

大连一模材料作文“王国维‘治学六不’”及范文7篇

【作文材料】

王国维在清华国学院任教时,要求他的学生要做到“六不”:不放言高论、不攻击古人、不议论他人短长、不吹嘘、不夸渊博、不抄袭他人言论。王国维的这“六不”在今天依然有很强的现实借鉴意义。

【范文广场】

静水流深,方能致远

王婉听

国维的“六不”,斩去了治学浮夸的枝条,拒绝自以为是的喧哗,还学术谦谦之风、静静沉思的净土。做学问如此,做人亦应如此,不浮躁、不自满,虚心学习,淡泊宁静,方能有内在厚重的积累与人格的高度。正所谓:静水流深,方能致远。

也许正是因为腹无真材实料,胸无积淀成竹,聒噪者们才会高谈阔论、矜己排他、大肆吹嘘,摆出虚高的姿态示人,以寻得“存在感”。殊不知夸夸自论却示出了虚荣与短浅,贵自轻他却揭露了狭隘自满,到头来非但未能收获真才实学,反而将为人的品格也一并丢去。而真正的智者,则懂得于宁静中虚心学习,压低姿态汲取真知,汇集溪流,涵养蕴藏,成就一泓静水。他们不仅有踏实的学识,更有宁静专注、谦和深沉的灵魂。

寻访静水,我看到了季羡林的学识在四合院内扎实成长;沈从文的情思在边城中静静流淌;塞林格拒绝采访常年闭关,在他笔下的麦田中专注守望„„他们从未放言高论、吹嘘渊博、议他短长,却为世人铭记与敬仰。深厚的内在积累不需要口舌之争予以体现,更不需要以此方式显示地位的崇高。正如杨绛与钱钟书最爱的诗歌所言:“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正是因为这些沉静的灵魂明白,无用的争囔自夸只会使人浅陋,而沉淀与积累才能终有所得。

反观当下,有多少所谓的“大师”、“专家”终日鼓吹自己的观点,掀起口水战便打得不可开交;又有多少所谓的学者,将古今同行贬得一无是处,却只能用照搬甚至抄袭来的言论遮盖自己的“残疾”。他们为了虚荣与名利,大肆喧哗,上演着一场场学术场上的闹剧。而处于这“自媒体”时代中的当代人也不免陷入这等漩涡,为了在纷繁的观点中为自己打出响亮的名号与招牌,他们声嘶力竭地发表意见,万苦不辞地纠正他人,仿佛这样才不至于在这庞大的媒体中迷失。可是,他们最终却轻浮了思想,无所沉淀,落得个浅薄的结局——浅薄了学识,也浅薄了灵魂。

是时候重拾国维的“六不”,呼唤“静水”的深度了!西谚云:“闭上嘴巴,我便打开了心窗。”那便如其所示,不去浮躁自夸,而是静心研究;不去放言高论,而是多一份反思与沉淀。 唯有此,才能出现更多真才实学者,更多品格凝练者;唯有此,我们才能还学术与思想一片宁静的天空。

静水流深,方能致远!

莫逞高论,修道立德在自身

孙慧敏

王国维先生在清华国学院任教时,曾要求他的学生谨记“六不”之训,即不放高论,不攻击古人,不议论他人短长,不吹嘘,不夸渊博,不抄袭他人言论。

这番教训,透露出了鲜明的时代意义与现实意义,这便是治学之道,应作如是观:莫逞高论,修道立德在自身。

确实如此,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当各种思想文化如“标新领异二月花”般方开方落,层出不穷,保持一种淡然的态度,引领一种专注的生活,显得尤为可贵。因为论思想,我们不

会信任那些显得生无可恋的微博公知与大V ,而是会相信那些怀着朴素的爱国心与责任心踏实做事的人;论学术,我们难以相信那些指着锈迹斑斑的青铜剑就信口开河成“寒光凛凛”的伪专者,我们更愿意钦佩的是那些真正在实践中,在深潜中,在经历了困苦磨难后依旧坚定专注的学者;论科学,我们不会相信那些叫嚣着“我就是科学”的伪科学达人,而是会期待从实验室中孕育出来的朴实谦虚的科学家。毋庸置疑,后者没逞高论,一样见解独到;后者不吹嘘自己,一样人格高尚;后者经历的艰难困苦,一样会玉其于成。我们乃至这个社会这个国家看重的,并非是分贝的大小或是头衔的多少。

那么,真正重要的是什么呢?是修道立德的自身的坚定信念与诚义行动。诚如白落梅所言,“真实的情感与丰沛的思想,能让一片荒芜的土地瞬间滋长出繁华”,专注于思想的高度,倾心于自我的历练,便可让一切所谓权威,所谓超人的思想钳制土崩瓦解。是的,这确实是一个收藏过太多人灯红酒绿、醉生梦死的故事的世界,可我们亦可以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栽种思想与信念,然后默默地坚守静静地积淀悄悄地充实,要相信,我们潜心于所爱的努力,我们不困外物变节的执着,亦会是这个世界期许的卓越风采。

其实不难。只要做一个专注倾听而不是喋喋不休的问道者,只要做一个虚怀若谷而不是趾高气扬的求学者,只要做一个脚踏实地而不是只尚空谈的实践者,只要在王国维、陈寅恪、沈从文身上汲取认真正直、踏实勤勉的精神力量,我们也将成就坦荡前途。

莫作蜂鸣,莫逞高论;莫求浮华,但问执念;莫自矜夸,应求尽善;修道立德,在于自身,如是而已。

秉承“六不”做学问

丛琬晶

国学大师王国维先生一生严谨治学,低调求学,为我国国学研究做出了巨大贡献,他要求他的学生做到“六不”,即不放言高论,不攻击古人,不议论他人短长,不吹嘘,不夸渊博,不抄袭他人言论。在我看来,今日求学治学之人,皆应秉承“六不”原则。

当下,我们少了“板凳须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的学者,却多了“意粗气躁,一事无成”的懒人;我们少了“继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应有的谦卑态度,却多了许多网络青年作家口出狂言指责曹雪芹,贬低《红楼梦》的可笑言论;我们少了“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大义凛然,却多了拼命“搏出位”,追求金钱利益的势利学子——做学问的初衷变得不纯粹,学风日下的社会习气四处弥漫着,令人堪忧。

这“六不”遗训,体现最基本的做学问的原则,它是每个做学问的人都应恪守的底线。不吹嘘,不自夸渊博,启示着我们治学过程中应踏实严谨,不好高骛远,而是专注于当下。不抄袭他人言论,则是最起码的对知识、对他人的尊重。这些看似平淡浅显的道理,却在今日被大批学者轻视。所以,是时候拾起“六不”的标尺,将其作为做学问的基本准则了。

这“六不”遗训,还体现一个人治学的态度。最崇敬季羡林老先生对待知识的专一态度,梵文,吐火罗文,在今天看来依旧冷门,而季老却能一头扎进典籍里,牛棚下,图书馆中,都能看见一位老人潜心钻研的身影。于是,季老在漫长孤独的治学路上,上下求索,开拓出一片天地——不放言高论,不议论他人短长,不吹嘘,不夸人渊博,正是对季老一生求学态度的最佳形容。

这“六不”遗训,更体现做学问之人的精神和风骨。一位学者从不放言高论,他必定如竹子一样,虚心而有节;从不攻击古人,他必定尊敬历史,以社会责任为己之担当;从不吹嘘,不夸渊博,他必定有深谷幽兰的高贵气质和淡泊平静的悠悠芳香;从不抄袭他人言论,他必定有一番气节和傲骨。

梁启超著有《少年中国说》。“少年之将来,乃国之将来。”今日,我们做学问的原则、态度、精神和风骨,实昭示着中华民族文化之将来,今日,每一青年学子,却应秉承“六不”遗训做学问,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 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花开无声,方显人生

穆彤

花开遍野的时节,大多时候,我们未闻花语,却依旧可以嗅其清香,赏其姿态。花开如此,做学问,过人生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国学大师王国维任教于清华园时曾要求学生做到“六不”,总的来讲,便是不放言高论,不攻击古人,不议论他人长短、不吹嘘、不夸渊博,不抄袭他人言论。一言以结之,便是要安安静静搞学问,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方得《人间词语》的横空出世。可见,花开无声,方显人生最美色彩。

花开定然是悄无声息的,却可以绽放成最耀眼的星光,点燃灵魂最深处的火。诺贝尔文学奖的荣誉使得莫言享誉世界,可他依旧缄默,从不吹嘘;小金人的光芒散尽了人生的阴霾,可李安并没有像其他手捧小金人,目中无世人的导演那样议论他人长短,反而更加谦逊;中科大院士的美名高高在上,不曾夸耀拼搏,未曾放言高论,李小文依旧穿着他的草鞋,默默从事研究。或许是一直沉默,他们对人生方才思索得更加清楚,或许是从未吹嘘议论,底蕴反而沉淀得更加深厚。他们人生之花的开放,虽是无声,可香远益清,流芳千里。

花开必然是无声的,却也能在寂静中爆发出惊人的力量。我们总是敬佩杨绛那样,走在人生边上,隐于世事喧嚣外,陶陶然专心治学,就算是遭遇文革的劫难,也是无一句呼天抢地的怨诉,无一句沉郁深重的怨恨,只是心平气和地道来一个时代的荒谬和残酷。可是,倘若我们抛却了聆听自己寂寂心声的机会,偏是要将人生花朵的开放鸣响于世,那结果又是如何? 反观当下,我们不难看到无数畅销书的作家恃才傲物,放言高论,最后却身陷抄袭的旋窝,无法自拔;我们也不难看到无数当红名人,议论他人短长,吹嘘自己盛名,在媒体上掀起一场场“骂战”,最后沦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成了笑话一场。他们的人生因过分渲染,虽是花开时节,却是落红遍地,再也找寻不到曾经那一抹沁人心脾的幽香了。

王国维先生的“六不”原则,在今天、在未来都有着制约人性道德的意义。唯其寂静,得其深远;唯有不过分渲染、不彰显、不闹腾,方显人生本色。

花开无声,香气氤氲;花开无声,方显人生。

说求实之言,发心底之声

李鑫

这是一个众生喧嚣的时代,微博微信等现代通讯媒介的迅速发展俨然为众人提供了自由发声的平台。于是高谈阔论者有之,危言耸听这有之,胡说八道者有之。无论是被绳之以法的“立二拆四”还是依旧张扬的“黑粉”、“水军”,都揭示了言论自由时代中因素质有别产生的乱象。

由此,我怀念感慨于王国维先生在清华任教时所提出的“六不”原则,即不放言高论,不攻击古人,不议论他人长短,不吹嘘,不夸渊博,不抄袭他人言论,这“六不”原则,提出了作为一个议论者应该遵循的原则,理应具备的操守,在当下尤为具有警世意义。

因为,在“碎片化”的时代,我们似乎都习惯了被偏激而醒目的言论吸引,被琐碎无聊的评论夺取目光,久而久之,甚至在不负责任的态度下为消极的观点发声,为无良媒体炒作推波助澜。大家似乎趋向于变成艾略特笔下的“空心人”,浑身塞满稻草却习惯高谈阔论,胸无点墨却佯装渊博,享受着“自媒体时代”自由发声,成为焦点的虚无乐趣。

但试问,若我们所思所言,并非求真务实而来,只是为吸引关注目光的夸张言论,那看似成为发言焦点的短暂荣耀,有何意义?若心底最真实的声音被压抑埋没,所说之话言不由衷,那珍贵的自由表达的权利,又有何意义?因此,我们应该遵循王国维学生的“六不”原则,这不光是营造良好舆论环境的必需,更是使言论自由的权利真正为民主服务的要求。

我们的注意力,若放在如何靠言论出名甚至搏出位上,实在很难博古通今,继往开来。而说求实之言,发心底之声则要求我们低调务实,关心当下与实际;要求我们取精去粕,尊重过

去与未来;要求我们内敛自谦,善待他人与自己。如鲁迅一般,用文字发出最真实的心底之声,让自由与真理借其言论引导人们冲破桎梏与黑暗;如毕淑敏一般,用最质朴亲切的言论带领人们感受岁月中真实的温情与美好。

而所谓尊重,所谓求真,所谓自知,都需要遵循“六不”原则,依靠发出最真实的声音体现与获得,我们的社会才不至于如媒体人所说“缺乏格调,品味与态度”。

让我们说求实之言,发心底之声,共同努力,共同成就一个更好的自己,如此,一个更好的国家,更好的未来便会由此产生。

谦逊之中,凝视人心

李瑞

巴赫金有言:“这是一个众声喧哗的时代。”没错,由于自媒体的飞速发展,每个人都有着发言的机会,但这在满足人们表现欲的同时,也膨化了粗鄙的内心:那些知识浅薄的人自命不凡,吹嘘、夸耀污浊了世界。而谦逊呢?这位高尚之祖去哪儿了呢?

在当下这个知识膨胀的年代,潜心研究的人少了,吹嘘夸耀者不计其数。王国维先生“六不”的劝诫虽破空百年,却依旧值得现代人反思与学习,当下这种浮躁之风的背后,是谦逊的消逝与死亡,谦逊——这种人的高尚灵魂,如今竟被弃若敝屣,令人痛心。

有人说:“大海正是因为站在最低处才能够笑纳百川。”我想,这种谦逊,正是奥黛丽·赫本被世人无限崇拜的根本原因。她时刻保持着高贵的“低姿态”:无论在容貌上还是事业上,她总是冷静地接受褒奖并凝视人心。剖析自己,观察他人,她无论何时都保持着敏而好学的进取状态,即使奥斯卡称后之后,她对待事业依旧一丝不苟,对台词数次重复的理解,对细节动作的精确,对服装的严格考究„„这些在低处的潜沉使她拥有了撼动世界的力量。于谦逊中凝视人心,使赫本万古流芳。

与当下急于宣称自己是专家学者的急躁不同,季羡林先生多年来保持着淡泊与谦卑之心,“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等桂冠被他一一拿下后,他“洗净了身上的泡沫,还自己了一个自由身”。还记得他为了入校新生看行李时恭敬的身影,季老全然不顾自己大师的身份,甘于低下身段与人共处。我看到的不仅是一位学者崇高的文化素养,更多的是一位老人的慈祥与和蔼,他的谦逊为当下庸碌的“为学者”们敲响了警钟,提醒他们潜心研究,而切莫浮于表面,否则将一事无成。

有才也不能“任性”,而古往今来不知多少人因锋芒毕露,恃才放旷而吃尽苦头:自以为是的项羽在鸿门宴败给了草民刘邦;杨修因其自作聪明而引来杀身之祸;台湾作家李敖因其傲慢逼人而饱受诟病„„才情需要表达,但不可肆意宣泄,否则只用拉低水平,给人以狂妄的不良印象。

“不惹眼,不闹腾,在停下脚步后,凝视人心”,日本词作家阿久悠如是说。谦逊是金,且在当下的喧闹中,它愈发珍贵。唯有谦逊,方能在生命中洞察万物,丰富灵魂。 管好自己的舌头

谢雨欣

相比于繁杂的各类规章,王国维先生却只要求学生做到“六不”,这看似简单实则不易的要求,其实概括起来不过七个字:管好自己的舌头。

这是一个自媒体的时代,人人都可以作为媒体的一部分来发表自己的言论和看法,然而众声喧哗,各类问题也层出不穷,妄议他人者有之,自谓渊博者有之,吹嘘炫耀者有之,讽古嘲今者有之。这些问题看似复杂,然而归根结底不过一件,就是无法管好自己的舌头。

缪尔曾言:“走向世界,我发现,其实是走向内心。”看似不经意的狂言妄语,其实不过是内心灵魂的映射,舌齿相合而出的言语,每一个字其实都是心灵深处灵魂发酵而出的产物。不经意的言语可以暴露出一个人的本质,你的吹嘘,你的夸耀,你的放言高论,你的嘲讽讥笑,无不显示出你心底最黑暗最隐蔽的角落。

“六不”,说是管好自己的舌头,倒不如说是打理好你自己的心灵。毕淑敏曾说:“优等的心,不需华丽,但必须坚固。”同样,想静下你的舌头必须先沉淀下你的灵魂,真正的智者以言语为箭镞,撕裂的是敌人的胸膛而不是无辜者的心脏。你的喧嚣,你的争吵,展示的不是你看似渊博的学识而是你内心的无知和脆弱,赢得的不是他人的赞扬钦佩而是心中受伤后难以愈合的伤口。王国维的“六不”,与其说是管好学生的嘴倒不如说是磨砺他们的心,淬炼他们的灵魂。

西藏密宗的七恶之一便是妄言,它要求人们要管好自己的舌头,不吹嘘自己,不妄议长短。三国时期的杨修,不可谓不智慧,不可谓不机敏,可最后却死在自己的舌头之上,炫耀出的主公意图为他赢得的,不是众人敬仰而是血溅三尺!杨修之死,罪在妄言。过分的吹嘘和夸耀,不过是内心对自己不自信的产物,不过是挣扎在底层的小我众生发出的不甘的悲泣,是弥漫在心底的无助脆弱的无力爆发,是困于自我否定的牢笼里绝望的挣扎。

管好自己的舌头,言有用之事,言谦卑之语,不放言高论暴露自己的无知,不议论他人长短暗示自己的卑鄙,真正的智慧不在于你说多少话,而在于你说多少有用的话。

管好自己的舌头,不要让妄言成为你走向绝路的墓志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