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戏曲的名言警句
素材 2109字 8608人浏览 jwenjx02

关于戏曲的名言警句

关于戏曲剧目

张庚

去年这一年大家工作得的确又紧张又愉快。在全国大跃进形势的鼓舞下,很多

戏曲工作者采取了配合当时当地的工作,编出短小的剧本,在建设工地、农村和厂

矿的现场里演出的方式。这些现场本来是热情沸腾的地方,这种演出更加鼓舞了群

众的热情,有时能够在一场鼓动性的演出之后使得生产的数字随着群众高涨的情绪

立刻增长起来。剧团的同志们也往往以此自豪,觉得演戏在社会主义建设中成了一

种极大的鼓动力量,在这个伟大的时代做一个戏剧工作者是光荣的。

我们十分珍视戏剧的这种鼓舞群众的作用。因此,我们必须把这种在现场演出

的迅速反映当时当地生产斗争的戏,以及即编即演的短小演出,当作一个重要的任

务严肃地来完成。去年表现大跃进的戏,不论是独幕或多幕的,都有写得很好的,

可以成为优秀的保留节目。表现现代题材,已成为戏曲界的一个可喜的新气象。

但是这当然并不是说,戏曲只应当表现当前大跃进的题材,表现革命历史或其

他方面的题材就不重要了;也不是说,重视现代题材的戏曲剧目,就可以轻视传统

剧目。

劳动群众对于戏曲的要求是多样的。人们不仅仅需要鼓舞,也需要通过优美的

艺术欣赏,获得有益的、愉快的休息,使第二天又能精力充沛地从事愉快的劳动。

因此,上演节目必须是多种多样的。那些看来似乎没有结合当时当地任务的节目,

如果在思想上是健康的,艺术上是优美的,为群众所喜闻乐见的,能够供群众欣赏

的,也应当说是对于社会主义建设起了有益的作用。

从教育意义这点来说,也不是只有当时当地的题材才能对群众起作用。最近期

间,戏曲界创作了不少革命历史剧和革命故事剧,其中有不少很受群众欢迎。随便

举几个剧目,如沪剧“母亲”、评剧“苦菜花”、锡剧“红色的种子”、豫剧“刘

胡兰”、江西采茶戏“三代”等都受到群众的欢迎。拿“刘胡兰”来说罢,这个戏

的最后一场,刘胡兰一只脚踩在敌人拿来当作谋杀她的刑具铡刀上面,完全蔑视地

申斥着敌人,而敌人却在这正义的申斥之前畏缩后退。这个艺术形象深深地激动了

观众,令人久久不能忘记。这个戏描写的是对敌斗争,但是刘胡兰这位英雄所启发

我们的,决不止于如何对敌斗争,更重要的是她对党的事业高度的责任心,以至于

为了党的事业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在她的身上体现了一种有高远理想的、完全忘

记了自身安危的崇高品德。这些戏把活生生的英雄人物的崇高形象深深地印在观众

脑子里,使人永远不能忘怀。这样的戏使观众的思想得到了提高,在他们的工作和

生活中起了作用,虽然他们的工作也许和刘胡兰的工作全不相同,是和平建设的工

作。

再说,人们如果老是看一种题材的戏,是会不满足的。在生活中是种地,在舞

台上也老看种地,在生活中修水库,在舞台上也老看修水库,人们就难免会感到有

些单调。观众还要求从戏剧中间看到多种多样的生活,看看别的工作方面的人们是

怎样在劳动、斗争和生活的。从各种不同的生活中,他们都可能吸收到精神上的营

养。

不仅仅是反映现代生活的戏,就是反映古代生活的戏,只要好,观众也是需要

的。传统剧目中所反映的生活,当然都是古代人的生活,所表现的思想情绪,也是

古代人的思想情绪。但是许多传统剧仍然为现代人所喜闻乐见。如果认为现代人不

应当看传统剧,看了有害无益,所以现代的舞台不应当上演传统剧目,那是不对的

传统剧目产生在封建时代,如果原封不动地搬上舞台,其中或多或少地存在着

糟粕,极少数还是很坏的戏。但那些坏得无可救药,必须加以淘汰的戏究竟是极

数。在传统剧目中同时还存在一些特别优秀的剧目,它们富于人民性和艺术性,可

以不经重大整理就能成为很好的保留节目。

我国戏曲产生和发展在人民中间,虽然也有进入封建宫廷的时候,但从剧团和

剧目的数量来说,来自民间的多,今天流传的优秀传统剧目多半出自无名氏之手,

真正宫廷贵族的东西为数极少。民间产生的剧目,由于大都从生动活泼的生活中间

来,所以多半是有血有肉、爱憎分明、正义凛然的作品,就是嬉笑怒骂,也充满着

人民的公道。这样的剧目,它的生命力就强,就能长久地在舞台上存在。相反地,

那些封建宫廷的剧目总是比较难于流传的。就是一些出自地主阶级文人学士之手的

作品,真能流传不朽的,也还是由于它们比较能够反映人民的喜怒哀乐,反映他们

的愿望和幻想。那些脱离人民生活的、反人民的东西,究竟无法长久生存。

当然,传统剧目所产生的时代是封建时代,就是好的剧目中也不免带有若干封

建的糟粕;为了去糟粕取精华,就应当进行整理改革。九年以来,戏曲界在这方面

做了不少工作。可以说,今天在舞台上上演的传统剧目,大多数都经过了鉴定,需

要整理的一般都经过了整理。其中有些剧目,还经过了重大加工或重写,使过去精

华与糟粕混在一起的状态得以澄清,成为有思想性有艺术性的新剧目,比方“十五

贯”、“秦香莲”、“游西湖”(原名“红梅阁”)、“蝴蝶杯”、“白蛇传”、

“将相和”都属于这一类。当然这种整理工作还大有提高改进的余地,在这方面,

我们的工作还做得很不够。社会主义的文化既然是要继承前代一切优秀的文化遗产

,就应当承认,这些经过鉴定整理之后的传统剧目也可以为社会主义时代的人民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