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自然的断想
初二 散文 3090字 70人浏览 蓝天白云一笑

人与自然的断想

孙义泉

电视节目里赵忠祥正在以轻松却富有穿透力的声音解说着草原动植物,画面上油油的绿意溢满了我的心胸,不觉间抬头却望见了窗外空荡荡的运河。忽然忆起以往的运河两岸是绿树成荫的,而今的运河却袒露出本色的黄沙。这黄沙不觉在我的胸间扩散,冲淡了先前的绿意。

运河是古代人挖出来运粮食的,聪明的现代人用石块砌了,蓄了一沟沟水,放几只小船,向游人宣告这就是古代的京杭大运河。

十二路车是游览专线,一端是历史悠久的京杭大运河,一端是近两年小有名气的姜堤乐园。京杭大运河在历史上是漕运河,一度繁荣,有山陕会馆为证。姜堤乐园是人造的自然,人们到那儿去亲近自然,如织的游人陶醉其间。

山陕会馆和姜堤乐园都在城郊,十二路车在城中画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圆圈,方便了那些在钢筋水泥的世界里呆久了想云放松一下出动寻找自然的人们。

人与自然自上而下就在较量着,胜者是人,败者亦是人,人们沉浸在与天斗其乐无穷的胜利喜悦中,慢慢咀嚼着败却的自然回敬的苦果。人一步步地扩展自己的领地,营造着自己的家园,同时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人征服自然毁灭自然,却又想千方百计地去亲近自然,人民公园给人们提供了一个放松的场所但那里反面成了最拥挤的地方,于是人们又把眼光投向了野外,到那里去追寻自然的足音,结果也使原本宁静的地方变成了喧嚣之处。

人们要找的是自然,结果却总是不知不觉地落入人造景观的怪圈。人多了也就难保自然,我们也无处寻找真正的自然。

我落笔写此文时,窗外忽然起了沙尘暴,我想此时一定有踏青寻春的人,他们眼前铺天盖地的沙尘与心目中的原始绿丛林相去几千年?还是几万年?

昨天听同事讲了一条新闻:澳大利亚因为几只兔子逃出笼子跑进了大摹而大伤脑筋,听说已进口了几匹狼来对付兔子保护草原。而我们国内的一些企业却增加了牦牛衫、羊绒衫的产量。我似乎看到了沙尘的源头那无知或有知的人们正砍伐着树木,驱赶着羊群,来获得那种征服自然的快感,求取着眼前的蝇头小利。

忽然我觉得人很可怜。

昨天还在杏花林边看满天的风筝,今早却鹅毛似的下起雪来。长久积聚心头的想法又盘桓在我的脑际。十余年来,雪一直飞舞在我的心间,有时它是沙沙打在脸上的细细雪粒,有时又是阻断归路的茫茫冰野;有时是古运河畔衰草的冬衣,有时又是窗外轻盈飘落的花瓣;有时是厚重如心中的积郁,有时又轻盈如春天的蝴蝶。

每每看到眼前茫茫漫漫的大雪朦胧了远远近近的景物,反倒有一种跨越时空的感觉,似乎家乡的河柳石桥就在眼前,这雪花正是落在自家门前的石板路上,雪压枯枝的扑簌声就在耳边,眼前身后似有一行深深浅浅的脚印在无限地延伸,我似乎正在那条心路上独自前行。

多少次,我面对雪,拿起笔来,但终不能落笔。心潮起伏,思绪万千,如那漫漫的大雪,扑天盖地,溢江心胸,不知缘何落笔才好,即使我捉住了那牵动我心房的雪之精灵,单凭我手中的笔又怎能描摹得出呢?十余年来,雪在我心中一场接一场,一层接一层,规程沉淀,竟凝成一种情结,夏初,原本身着单衣也仍觉燥热,但一见那飘飞的柳絮杨花,也竟似置身于清凉的雪韵之中。

那年冬天,前前后后下了十几场雪,人们都抱怨冰雪的无情,泥泞的讨厌,我却独享一份静谧和安然。虽然雪是与风相伴而来,但我也不恼,往日我不是曾在风雪的泥泞中往返于学校与寓舍之间吗?那时我以轻柔冰凉的雪砥砺我的心性,激我前行,风夹雪粒扫在脸上,正是唤我前行的号角,脚下的足印正是我前行的见证。雪的旷野中无不是曾独自一人蹒跚在乡间的小路上吗?初升的朝阳映得天地间只的银白,我在这大自然的清冷寂寞中体味到人生的真味,路要一步一步地自己走,这一节都是雪的赐予。

窗外,柳枝已着上鹅黄的新装,草坪也在枯黄中冒出几分新绿。就在不久前,它们还是雪花凝成的冰条,还披覆着厚厚的冰雪。这眼前的勃勃的绿色生机就是在雪被下深深积聚成的么?

昨天还在杏花林边看满天的风筝,今早却鹅毛似的下起雪来。长久积聚心头的想法又盘桓在我的脑际。十余年来,雪一直飞舞在我的心间,有时它是沙沙打在脸上的细细雪粒,有时又是阻断归路的茫茫冰野;有时是古运河畔衰草的冬衣,有时又是窗外轻盈飘落的花瓣;有时是厚重如心中的积郁,有时又轻盈如春天的蝴蝶。

每每看到眼前茫茫漫漫的大雪朦胧了远远近近的景物,反倒有一种跨越时空的感觉,似乎家乡的河柳石桥就在眼前,这雪花正是落在自家门前的石板路上,雪压枯枝的扑簌声就在耳边,眼前身后似有一行深深浅浅的脚印在无限地延伸,我似乎正在那条心路上独自前行。

多少次,我面对雪,拿起笔来,但终不能落笔。心潮起伏,思绪万千,如那漫漫的大雪,扑天盖地,溢江心胸,不知缘何落笔才好,即使我捉住了那牵动我心房的雪之精灵,单凭我手中的笔又怎能描摹得出呢?十余年来,雪在我心中一场接一场,一层接一层,规程沉淀,竟凝成一种情结,夏初,原本身着单衣也仍觉燥热,但一见那飘飞的柳絮杨花,也竟似置身于清凉的雪韵之中。

那年冬天,前前后后下了十几场雪,人们都抱怨冰雪的无情,泥泞的讨厌,我却独享一份静谧和安然。虽然雪是与风相伴而来,但我也不恼,往日我不是曾在风雪的泥泞中往返于学校与寓舍之间吗?那时我以轻柔冰凉的雪砥砺我的心性,激我前行,风夹雪粒扫在脸上,正是唤我前行的号角,脚下的足印正是我前行的见证。雪的旷野中无不是曾独自一人蹒跚在乡间的小路上吗?初升的朝阳映得天地间只的银白,我在这大自然的清冷寂寞中体味到人生的真味,路要一步一步地自己走,这一节都是雪的赐予。

窗外,柳枝已着上鹅黄的新装,草坪也在枯黄中冒出几分新绿。就在不久前,它们还是雪花凝成的冰条,还披覆着厚厚的冰雪。这眼前的勃勃的绿色生机就是在雪被下深深积聚成的么?

昨天还在杏花林边看满天的风筝,今早却鹅毛似的下起雪来。长久积聚心头的想法又盘桓在我的脑际。十余年来,雪一直飞舞在我的心间,有时它是沙沙打在脸上的细细雪粒,有时又是阻断归路的茫茫冰野;有时是古运河畔衰草的冬衣,有时又是窗外轻盈飘落的花瓣;有时是厚重如心中的积郁,有时又轻盈如春天的蝴蝶。

每每看到眼前茫茫漫漫的大雪朦胧了远远近近的景物,反倒有一种跨越时空的感觉,似乎家乡的河柳石桥就在眼前,这雪花正是落在自家门前的石板路上,雪压枯枝的扑簌声就在耳边,眼前身后似有一行深深浅浅的脚印在无限地延伸,我似乎正在那条心路上独自前行。

多少次,我面对雪,拿起笔来,但终不能落笔。心潮起伏,思绪万千,如那漫漫的大雪,扑天盖地,溢江心胸,不知缘何落笔才好,即使我捉住了那牵动我心房的雪之精灵,单凭我手中的笔又怎能描摹得出呢?十余年来,雪在我心中一场接一场,一层接一层,规程沉淀,竟凝成一种情结,夏初,原本身着单衣也仍觉燥热,但一见那飘飞的柳絮杨花,也竟似置身于清凉的雪韵之中。

那年冬天,前前后后下了十几场雪,人们都抱怨冰雪的无情,泥泞的讨厌,我却独享一份静谧和安然。虽然雪是与风相伴而来,但我也不恼,往日我不是曾在风雪的泥泞中往返于学校与寓舍之间吗?那时我以轻柔冰凉的雪砥砺我的心性,激我前行,风夹雪粒扫在脸上,正是唤我前行的号角,脚下的足印正是我前行的见证。雪的旷野中无不是曾独自一人蹒跚在乡间的小路上吗?初升的朝阳映得天地间只的银白,我在这大自然的清冷寂寞中体味到人生的真味,路要一步一步地自己走,这一节都是雪的赐予。

窗外,柳枝已着上鹅黄的新装,草坪也在枯黄中冒出几分新绿。就在不久前,它们还是雪花凝成的冰条,还披覆着厚厚的冰雪。这眼前的勃勃的绿色生机就是在雪被下深深积聚成的么?

后记:雪萦绕于我的心头数年了,其实还有那雨的帘幕,真是让我的心灵生出了无尽的感慨。面

对着大自然的赐予,我们除了皈依,除了朝拜,还能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