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的约定
初三 记叙文 7801字 462人浏览 娇娇5288

高一学生优秀作文展

2010.12

蒲公英的约定

“小学篱笆旁的蒲公英,是记忆里有味道的风景。”

记得,我还在小学时,我们校长是个特别有个性的人。他曾在校园的篱笆旁特地规划出一片土地,让同学们各自种上一株自己喜欢的植物。这个事使我们全校学生都欢呼雀跃,几乎种什么奇花异草的人都有。而她和我是唯有的两个种蒲公英的人。真搞不懂,她家那么有钱,用钱不知道能砸出多少奇花异草,却独爱和我一样种什么烂蒲公英。

虽然,我和她都是种的蒲公英,但我们对待蒲公英的态度却迥乎不同。她待蒲公英比待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她总是扎是马尾辫晃来晃去。天热了,给蒲公浇水;起风了,为蒲公英铺干草;下雨了,替蒲公英排水,而且这些事是从不需要人提醒,她就能不间断地去做,哪怕是自己晒得流汗了,冷得手抖了,淋得湿透了。

而我呢?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罢了,不是忘了除草,就是忘了浇水。弄得我的蒲公英都营养不良似的。早晨太阳一升起来,她的蒲公英跟打了鸡血似的精力充沛,而我的蒲公英却还趴在地上打瞌睡。每当我看到这情形,我就嫉妒得像一只得了胃溃疡的大青蛙。唉!谁让我懒呢?

而她似乎也同情起了我的处境。不!该是我的蒲公英的处境,终于有一天,她急匆匆地跑到我面前,数落我是如何的不负责任。然后,又火山爆发后淡定地告诉我许多治疗蒲公英“营养不良”的办法。我先是被惊傻了:这丫头的嘴皮子真厉害!说起话来像子弹扫射似的。罢了,毕竟我也希望我的蒲公英能给我争气,所以我也就依她所说去做,果然,一个星期之后,我的蒲公英精神了不少,虽赶不上她种的那株,但也算是苟且捡回条命,我已经很知足了。心想,这回她不能再数落我了吧。

“午睡操场传来蝉的声音,多少年后也还是很好听。”

岂料,接下来的惨剧便接踵而至。学校分班,在千万人中,我们成了同班,老师安排座位,几十人中,我们成了同桌。我这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坏事,要这样惩罚我啊!且不说她的才名是全校出了名的,我总免不了被他人拿来当她的陪衬。就单单是我的懒惰在她面前也被放大了不知多少倍。不过,有一点就足以让我宽慰了,那就是她至少在考场中能够当我的援军。我这样想,也就没抱怨太多了。

可当真正考试时,我肠子都悔青了。高人不愧为高人,她从第二页开始做试卷,当我做完第一页时,她就把试卷一翻做第三页了。我连锻炼脖子的机会都没了。考完后,她还冲着我做了个鬼脸,我被气得差点咯血。

第二天,老师把我召到办公室。先是“惊堂木”一拍,把我批得体无完肤,后来,我才知道,她依旧第一,95分;而我也是第一,59分,出了教室,梧桐树上的蝉聒躁不休,似乎是在嘲弄我,而树下,她正在学着蝉叫。

“认真投决定命运的硬币,却不知道到底能去哪里。”

虽然以后,我和她矛盾不断,但关键时刻,她待我也不赖。她时不时还会帮我的蒲公英除一除草,上课前递给我两根棒棒糖。记得还有一次,我突然流鼻血,她被吓得脸色惨白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那脸色比揉皱的白纸还难着。但马上她又冷静下来,若无其事地递给我一张纸巾,而她的眼神,似乎是看见她的宠物小兔受伤似的,可怜巴巴的。

我本以为,我们的同桌生活会一直保持下去。可有一天她狠狠掐我一把,把我带到了篱笆旁。过了很久,她没有说话,只是一直注视着蒲公英——我的和她的。我试着问她为什么这样,她才掩饰着伤心告诉我她要转学了,就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离开这里。她希望我还能记得她——一个马尾辫同桌。要我好好照顾“我们的”蒲公英。我点了点头。但她说这还

不够,我们还要拉勾的。于是,我们拉勾约定永远记得这个蒲公英的约定。

后来,她真的转学,走了。那次放假一回来,我就发现我旁边的课桌里空荡荡的,而我的课桌里却多出几本课堂笔记和漫画„„

“一起长大的约定,那样清晰,拉过勾的我相信。”马尾辫同桌,谢谢你!

谁谛造了经典!

——《大卫·科波菲尔》观后感

我素来对名著是不感兴趣的,犹为外国名著,那一个个长而绕口的名姓就够让我啄磨一天还不知到底讲了件什么事,然而《大卫·科波菲尔》这部电影却让我闭上眼都能浮现出一个个可爱的形象和那惊心动魄的故事,经典的魅力使我怦然心动。

大卫的出生是以他父亲的去世为基础的,这无疑是个可怜的男孩,但从他那澄澈的蓝眼睛中,我能感受到纯洁与幸福,但幸福往往是短暂的,就像那手心里的水,很快的便流走了。大卫的妈妈——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为大卫找了一个继父默德斯东,大卫被关进了小黑屋,那颗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创伤,幸好有她那善良的女仆佩葛蒂用心灵的养料默默地滋润着大卫的心灵,让我真正体验到了“人间自有真情在” 。

大卫的童年是在漂泊、凄苦中度过,充满了陷阱与挑战。想想自己,有父母的关爱,有学可以上,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却总是抱怨,或许这平静如水的生活不能体现人那奢侈的幸福感吧,难道一定要等到失去才懂得珍惜吗?大卫那澄澈的眼神和遇到事儿的淡定使我感受到人性最纯洁的情感,我在心中默默为他祈福„„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个脾气古怪、讨厌男孩但却改变了大卫一生的那个姨婆妈。她有着一块绿地却从来不允许驴子在上面践踏,她有着那稀奇的想法却让人觉得很可爱,很亲近,让我看到了外国人那种别样的热情与教育方式,“永不卑贱,永不虚伪,永不无情”这句话同时也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底。

人总是会成长的,大卫在经历曲折的童年后也变成了一个英俊的小伙子,然而他那双澄澈的眼睛里也多了几份理性。美丽而纯洁的东西是人人都向往的,大卫倾心于那洋娃娃般可爱纯洁的多拉,这是一段很纯美的爱情,就像是在阳光柔抚的午后满载着温馨与浪漫,是一种无需物质享受的王子与公主的童话般恋情。这不符合社会现实,且太美的东西总是昙花一现。大卫与多拉那朵梦幻般的爱情之花随着多拉的死亡而凋谢。人总是会经历挫折的。然而老天是公平的,他又赐予了大卫一份更加真挚的爱情,这并不像《红楼梦》一样,是一个凄美的谜,大卫最终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爱情。

故事的一切如同一个完美的弧线,从原点又回到了原点,我在看到丑陋社会一面的同时更加体会到了人性的真善美与对美好事物坚持不懈的追求。如品一杯浓浓的外国咖啡,感受着从心底散发出的平静。也许,这就是狄更斯给我的经典魅力吧。

父爱如山

父亲的爱是一座山,无声而又坚定;父亲的爱是一条河,源源流淌在我们的心间。

——题记

深秋的夜晚,风已有点冬的感觉,小县城的人们早早地躲进家里,只有昏黄的路灯伴着零星小雨站在街边。张志带着他的三个“死党”缩着脑袋边溜达边咒骂这鬼天气。今天一号了,下午在车站等了三个钟头也下见父亲送钱来,张志心里憋得慌,看来又得自己想想办法了。一年前家在偏远山区的张志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种了一辈子地的父亲为了让张志不再像他那样在地里求得生活,便卖掉了家里大部分的粮食把他送到小县城读技校,心想有一技在身总会有些出路。父亲因为终年操劳,过早地显得衰老,身子也有些佝偻了,所以他

只把张志送到小县城车站,就不舍地离开了,只叫张志每月一号到车站来拿生活费,他会准时送来的。

县城的世界可不比小山村,一切都是那么新奇,缤纷多彩而且充满诱惑。张志渐渐迷失了自己的方向,跟几个所谓的兄弟满县城疯玩。花着父亲的血汗钱,张志从最初的愧疚不安到心安理得。每月一号照例在车站等父亲送钱来,但这点钱早已经不起几下折腾,所以每月总有青黄不接的时候。有一次他们玩到很晚才回学校,在路上与一个人发生争执,几个兄弟一拥而上,拳打脚踢一番,顺便抢走了那人的几百元钱。这件事让张志突发灵感,没钱用的时候就如此这般,倒不失为一个好法子,他跟兄弟们一商量,立即得到热烈赞同。他们试着又做了几次,小有收获,张志因为头脑灵活,牛高马大,还渐成了这伙人的头儿,“行动”时根本不用动手,只是在边上望风等着分钱。

今天大家兜里又空了,不知怎的老汉没送钱来,张志很是郁闷。几个人在街上转了一个多小时,没发现合适的目标,不知不觉逛到了公园门口。公园也是冷冷清清,一片死一般的寂静。大家正想离开,眼尖的李华突然低声叫道:“快看,里面有一个人!”大家顺着他的手指看去,果然在公园深处有个模糊的人影。张志立即分工:“大明,李华,强仔,你们进去搞定,我在这里看着。”几个小子得令而去,张志掏出一支香烟点上,悠闲地吐着烟圈。

一支烟还没抽完,几个小子已匆匆跑回,大明手里拿着一个小布袋。李华喘着气说:“是一个老头人,不太老实,想反抗,被大明往头上敲了一下,谁知道那老头不经打,竟晕过去了。”张志不理会这些,打开布袋看了看,三百多元。张志十分满意。抖了抖钱,正想着接下来该做什么,突然看见从几张钞票中间掉下一张小纸片。张志捡起钞票瞟了一眼,顿时呆若木鸡,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地的吓人。

是自己!那是一张相片,自己的相片!张志想起父亲在自己进城时留了一张自己的相片在身上,说是看到相片就像看到了张志本人,难道„„

张志身子摇了摇,突然像疯了似地向公园深处跑去。

一个佝偻的身影正扶着凉亭的柱子艰难地站起来,那件洗得有些发白的蓝布衣服张志再熟悉不过了,父亲!那是父亲!

父亲的脸上是一种张志从没看见过的悲伤,他的手打着哆嗦,像是扶不住柱子了,花白的头发在秋风中凌乱地风舞。张志扑上前去扶父亲,叫到:“爸,你怎么会在这里?”

父亲可能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自己的孩子,一时没反应过来。他仔细看了一下,真是自己的孩子,不由浊泪盈眶,声音哽咽:“孩子,我今天给你送钱来,客车在半路上坏了,我是走了几十里路才赶进城来的。我到城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打算明天再把钱给你拿到学校去,今天就在这里将就一晚,不想刚才几个小流氓把我的钱包硬抢走了。我„„我对不起你呀„„

张志鼻子一酸,眼睛也湿润了起来:“爸,我„„”他不知该如何开口。

父亲用手捶着自己的胸口说:“孩子不要担心,我明天再回去给你凑钱,可不能让你饿着!”父亲用他粗厚的手抹了抹张志脸上的雨水,又问道:“这么晚了,天又冷,你怎么?”

张志知道父亲要问什么,再也忍不住,哭声像山洪一样爆发出来:“爸,是我对不起你呀„„”这是一声痛切心扉的哭号,这是一声真正悔恨的发泄。父亲悲伤的面容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让人心酸。

外婆的手

我伏在桌上写作文,却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隐隐地有层薄雾在心头。不知道是天气的缘故,还是因为„„屋里静悄悄的,外婆又和谁攀家常去了。

门响了,一定是外婆回来了。我没有迎出去,心头的雾还没有散去。

“裔泉——”外婆说话真响,“我给你买了苹果。”我烦躁而含糊地答应了一声。外婆却又唠叨开了,什么李阿婆、王大妈的,好一会儿,她才把一个削好的苹果递到我面前。

我漫不经心地接过苹果,一眼看见了外婆那双手。哎呀,那双手可真吓人,粗糙而皲裂。当我的手接触到外婆的手的时候,我的手背像被刺了一样。外婆的手背很瘦,突出了许多青筋,又粗又笨,像是裂开了的松树枝,难看极了。我挑剔地看着苹果,马上嘀咕了起来:“哪像个苹果,东缺一块,西丢一点的。”然后又大声补充一句:“外婆,下次不用你削了,我自己会削!”接着便愤愤地把苹果扔到一边。屋子里出奇的静,我觉得自己心头的雾更浓了。外婆怔怔地站着,不知所措地搓着手,搅得心头的雾也翻腾起来。我知道刚才说的话让外婆伤心了。这时,我的心里酸甜苦辣样样都有,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我把头移向一边,脑子里出现了一双手。那是我童年时代看到的外婆的手。记得有一次,我不小心撞到了墙上,头上起了个大包。外婆用那双手使劲地为我揉,直到我破涕为笑。小时候,最漂亮的花棉鞋也是外婆一针一线缝的,伙伴们都羡慕我,可外婆的手却缝得肿了起来,难忘的是外婆拍我入睡的情景,我钻进被窝,眼睛盯着那双手,它轻轻地一起一落。我舒服地闭上眼睛,梦见那双手变成了一双漂亮的翅膀„„

心头的雾似乎散去了许多。我的目光又回到了那双手的主人。外婆老了,手上也留下了岁月的痕迹。现在我看到的这双手与以前的不一样了,我觉得外婆的手非常温暖,虽然有许多皱纹,外婆的手变成这般模样,因为她为我们一家做了很多很多。想到这儿,我鼻子一阵发酸。我拿起苹果,拉着外婆的手说:“外婆,其实您削得挺好的,苹果嘛,一定好吃。”外婆看着我,脸上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虽然苹果削得不好,但是这个苹果有外婆的那份温暖的爱。我默默地啃起了那个苹果,忽然觉得苹果真的很甜!

凄夜月,寒夜月

当残阳的最后一抹光辉消逝在迷惘的黑暗中时,夜幕降临了。

冬季的寒风呼啸着钻进行人的衣裳。室外的温度计也发起了低烧,红红的液体赫然地降到了数字零的下面。我把衣领拉到最高,自己蜷缩在这狭小的躯壳里,缓慢的,和别人一样地,行走。隐约中,一个瘦弱的身影映入眼帘。

这是一个年近五十的中年妇女。在这个极其寒冷的夜晚里,她的穿着尤其引人注目;单薄的衣衫上似乎被打上了一个伤疤,衣服本应有的对称性被这一块补丁破坏得不堪入目。

妇女的头发和额上刻满了岁月的痕迹:头发稀疏,而就是在这稀疏的发丝中,黑发竟也是凤毛麟角。白发遮住了额上的褶皱,而在这张似乎永远铺不平的纸下,是一双浑浊而又充满着希望的双眸,如两颗早已黯淡的明星,点缀在这苍白的面颊上。

妇女瑟瑟的身影中,紧紧地夹着一件厚厚的大衣,和面颊一样苍白的布满皱纹的手上,牢牢地提着一箱牛奶。似乎是提累了,妇女想将牛奶放下恢复一下体力,但又似乎想到了什么,终究没有放下。

寒风依旧吹过,如洗的月光泻在这个凝神伫立的身影上。妇女们牢牢地提着这箱牛奶,瘦弱的身躯似乎正因手上的重物才没有被寒风刮走。

一个女孩同朋友搭讪着走过来。女孩手中握着手机,手机正放着一首韩国最新潮的歌曲。肩上,甚至还挎着一个肥大得有些臃肿的包。只是一瞬,黯淡了的星星又重新光亮了起来。妇女蹒跚地跑上前去,用带着浓厚地方色彩的语调急切地呼唤着女儿的小名。女孩一愣,正想应声,猛地抬起头,母亲慈详的面庞映入眼帘。但当她看到母亲的穿着时,母女俩的心间被镀上了一层坚冰。

夜月下,两人就这样的对视着。

冻结了的时间徒劳地在做最后的挣扎,但最终还是在这凄凉的夜月之下慢慢地冰封。

万籁俱寂„„

歌曲似乎接到了什么命令,继续着上次的节奏。女孩终于挪开了步子,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渐渐地远去,远去„„

母亲的双眸闪亮闪亮的,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坠落下来。

我已不忍再看那失去重心的牛奶和妇女摇曳在寒风中的身影里了,只是蜷缩在这狭小的躯壳里,缓慢的,和别人一样地,继续行走着。

夜月下。

萧瑟的秋风隐约地传来了一阵渺远的歌声。

那人,那事

有些花,开着开着就零落在土里;有些歌,唱着唱着就消散在风里;有些人,不说再见就成了过去。那人,那事,却依然令我念念不忘。

——题记

慵懒温热的午后,稠密的阳光包裹着空气,肆虐地蔓延开来。我靠在座背上,在这样的环境下昏昏欲睡。

我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下午1点了,客车还在缓慢地行驶着。要不是车辆刚才误了点,现在我应该到了老家吧。我这样想着,又不自觉地向车外望了几眼,阳光突兀地映入瞳孔,真的很刺眼。这样的天气,外婆应该不会等我吧,况且又晚了这么久。

时间在如此慵懒的空气里显得分外地长,客车终于靠站了。我疲倦地拖着身子,慢慢地踱着脚步。唉,肯定没人来接我了。我抬头,伸手遮挡住刺眼的光线,却在同时,发现了我熟悉的身影。

外婆静静地倚靠在路旁的小树下,身上穿着她最爱的那件春黛色的布衫,鬓上的白丝在阳光下格外打眼,一下子刺痛了我的心。我今天才发现,外婆不知何时已在时光的洗磨中渐渐地老去,步履蹒跚。外婆伸手挽了挽松落的鬓发,又向着车来的方向守望般地张望着。她还没有看见我,是因为她的视力又下降了,还是因为我太久没有回到她的身旁?

我的喉咙里有颗跳动的心哽咽着。我一步一步地走向那个熟悉的身影,步步小心而慎重。我想起小时候,每次假期结束时,外婆总是送我到车站。我从车窗里伸出头,任外婆慈爱地抚摸着我的脑袋,在我许诺会回来看望她时,外婆总会满是惊喜地连声应道:“好,好——”车开动时,我在后座频频回首,外婆一直挥着她的手向我们告别,直到她的身影渐渐模糊在我的视线里。

现在,外婆依旧在这里等着我。她的额角被时光无情地刻上痕迹,她的背也渐渐佝偻,她却一如既往地守望着我,静静地在这里等待我,接我回家。

我已经站到了外婆的背后。轻轻地吸了吸鼻子,我唤她:“外婆——”然后,眼泪就决堤般涌了出来。泪眼婆婆中,我看见外婆回首后惊喜和慌乱的目光,那是我永远不能忘却的光芒。

那人,那事,如同掌心的阳光,带给了我温暖。我知道,这世上有一个人会永远等着我,无论是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地方。

——后记

那人,那事

宝剑在手,寒梅飘香。九年的学海遨游,深夜里的孤灯奋战,夏日里的涔涔汗水,师

友们的殷殷期盼,终于迎来了一个丰收的夏。

我和一批昔日的“战友”踏上了驶往首都的列车。一路上,欢声笑语此起彼伏,他们似乎谁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尤其是朱君,笑得恨不得撕裂脸皮把满口参差不齐的牙齿给吐出来。

我不爱热闹,独自观看着窗外的崇山峻岭,烟云叠翠,欣赏着两旁的阡陌纵横,明山秀水,情之怡然,心之明朗„„

突然,一个陌生的黑影从我眼前晃过,瞬时击溃了我心中所有美好的遐想,“大家好,很高兴认识你们!我是这次海之旅夏令营的导游,你们可以叫我杨导„„”平均长度1.5cm 的枯黄头发如同杂草一般扣在他的头上,在一张标准的西瓜脸上,一对浓黑粗眉,一对黯然无光的棕黄小眼睛,一个塌平的矮鼻,和一张普通的腊肠型嘴不知怎么就那么纠结地拼在一块了,看得我也挺纠结的,更有甚者,斑痘赶集似地全镶嵌进了他黝黄的次等皮肤。

那身毫不起眼的装束就不要说了,就是在街上会被所有人忽视遗忘的那种,没人注意过的存在。

车厢内安静了下来,可我的内心正在翻滚。在我仅存的意识里,他好歹是个北京大导游,怎么着也得跟泷泽秀时的容颜有上一比吧,何况周公托梦说我们的导游比金在中还有型„„

几个女生和我凑在一块儿唧唧喳喳的,背着评价他的长相怎么怎么的,最后经一致认可,我们总结出了最适合形容他长相的两个字——猥琐。

得知导游的长相后,我的心情低落了好多,一想到他的脸在宏丽雄伟的建筑与美丽动人的未名湖间游走,心底便泛起一阵扫兴。

终于到站了,我来了,首都!我急忙冲去提行李,迫不及待要冲下列车深吸一口首都的空气——毛主席、周总理、邓爷爷„„他们曾经呼吸过的空气。

“唉呀!”行李怎么这么沉哪?打开一看,牛奶、果汁、巧克力、糖果、饼干„„还有衣服,完了完了,怎么办?离旅行车还好远呢!我一咬牙“呀!”一声,狠狠地把它给扛住了。同学们一蹦一跳地陆续走远了,只留我双臂颤抖着,脚一点一点地往前挪移想追上去,只见他们的背影渐去渐远。我开始慌了,汗珠大颗大颗地滚下来„„怎么办?怎么办?

突然,一阵熟悉的黑影又从我眼前晃过。“让我来吧!这位同学,以后要记住,出门旅行不要带太重的行李,省得添麻烦。这样心情会受到影响的„„”话音未落,他伸过他黝黑的手臂一把接过我的行李,“嘿,还真沉呢!”他快步赶上队伍前列,向其它同学们交待着什么,脸上始终挂着腊肠型的微笑„„

我同身旁几位女生说:“他真够男人味儿。”她们惊愕地看着我,一脸的无语状,像是我说黄发春老师在学刺绣一样不可思议的表情。我冲她们笑笑,丢下呆掉了的她们,也追向“大部队”了。

“猥琐”虽然长相有点残缺,但口才却是一流的。听着他一路上的悉心讲解,欣赏着曾经耳熟能详的古建筑和旅游景点,我在镜头前,定格了无数灿烂幸福的微笑。

村上春村在《兰格汉斯岛的午后》一书中提及过“小确幸”,指的是生活中微小但确切的幸福。我想,那些毫不起眼的人总是在无意中播撒下许多“小确幸”让众人采撷品味吧。

蒲公英的约定31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