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一
高三 散文 835字 25人浏览 iris20122012

雾打湿了我的双翼可风却不容我再迟疑岸呵,心爱的岸昨天刚刚和你告别今天你又在这里——舒婷这些天来,天空总是带着点阴霾,似乎老天也要发飙。我的脾气已经够坏的了,碰上这老头也黑着脸,亮出一脸的不满和忧愁。于是我开始窃喜终于有人和我同病相连。只是不久老天还是晴了,而且晴的烂漫一片。直到黎明我才发现自己躺在被阳光照耀的被窝里左翻右跳着。我习惯性的拉上窗帷,接着在浑浑噩噩的梦中寻找支离破碎的前尘。烟花三月的江南,烟波浩渺的太湖,翩翩的佩剑少年,羞答的邻家女孩&&那佩剑少年是谁?去哪里?又为何眼睛含满泪水?小寒,老妈叫我。又是一个扑朔迷离的梦。这么冷的天气去哪呢?窗户外面,不时的飘洒着冷雨,单调且热情的与透明乳白色的玻璃交织着,散溅出苍白,雾气滕漫。靠在床头,45度方向,斜拖着腮帮,望着连绵泣诉的天空。雨还在滴答滴答的落着,沁凉的温度触及着屋内氤氲的间隙,挤不出丝毫的温暖,我寒战了一下,尽可能的蜷缩着,宣示拒绝外界的一切。小夕每次打电话的时候都会说,给你的床一个拒绝的理由吧,还没见你跟人这么热乎到天天缠在一起呢!我说这是超越时空,超越灵魂的情愫。她说去死。她说去死的声音很好听,以至于我有些神魂颠倒。下午一点,我没有再睡下去的理由了。穿好衣服从院子里出发,徘徊在灰瓦红墙的巷弄里,我不认为这是一种接受。走尽巷弄,眼前湿漉漉的一片,落叶不停地带着水花溅起,四处飘散,紧紧簇簇,似乎欲把一切都给裹在襁褓之中。正欲回头,忽然一个鲜活的动作从眼前闪过。一个大约十岁的孩子从离我几米的人行道上走过,书包斜挂在左肩,屁颠屁颠的唱着《蓝精灵》。是三年前,不,有五年了吧?那画面在回忆里流淌着,莫名熟悉的一切强烈的倒序着。时光荏苒,岁月如歌。而今,纵是我百般多情,千般留恋,一切依然如故。遗落在来时路上的所是所非,随着层层的涟漪涤荡,残破的扉卷拼不成一段真实的回忆。那只是一个美丽的梦么?

我反复的思虑。很多年过去了,如今站在灯火阑珊的路口,尽是一遍一遍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