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不能刻舟求剑
初三 记叙文 2321字 24人浏览 最爱文邹邹

将其他币场的市盈率跟中国a 股市场相比是不合适的,也是没有意义的。两者根本无法用同一标准进行比较,

“现在市场中相当的投资者怀疑行情就此结束,但我们没有那么悲观。我们认为,过去一年驱动行情发展的因素未来仍会继续地发生作用。”虽然最近股市人气大伤,但刚刚发行结束的工银瑞信红利股票型基金的基金经理杨建勋却对中国股市未来的“牛心”丝毫不动摇,并率直地宣言: “买价值请去美国,买成长请来中国。”

最可笑的错误:

“刻舟求剑”法估值

一家公司的股票是否值得投资,一个重要的依据就是其估值水平的高低。当前,中国a 股市场充斥着估值过高的泡沫论,但杨建勋认为:“考虑到成长性,目前a 股估值合理。” 他认为,当前的很多分析师经常拿国外的估值和中国的估值相比较,得出的结论是a 股市盈率偏高,股价严重高估。其实这是犯了一个形而上学、刻舟求剑的错误。比如,他研究美国的交通运输业,市盈率是15倍,就做了一个记号,然后回到中国,也说交通运输业应该是15倍的市盈率,或者是把香港上市公司的市盈率拿到a 股市场来。事实上,即使公司的名字是一样的,但是实质却是不一样的。因为不同的公司、不同的行业处于不同的发展周期,给的估值是不一样的。

众所周知,美国的交通运输行业,它是一个完全成熟的行业,增长非常缓慢,没有良好成长性。所以,给它10倍、15倍的估值是合适的。

但是,中国的交通运输行业与之相比完全是两个概念,美国基本上对基础设施没有什么新的需求,而中国对基础设施的需求却非常大,在基础设施供给方面,有着巨大的供给缺口。这能相提并论吗? 因此,判断一个行业本身的估值在于行业本身的成长性和可持续性,而不在于行业本身的名字。但可惜的是,我们有很多分析师完全根据名字来判断市盈率,这是很可笑的一件事情。

当然,如果把中国当做一个市场,那么将其他市场的市盈率跟中国相比也是不合适的,也是没有意义的,两者根本无法用同一标准进行比较。以gdp 增长为例,西方发达国家每年增长3%到4%就已经很可观了,而中国连续几年的增长率都在10%以上,并且还要持续下去。今年1到5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净利润增长了42.1%。这个增长数字在发达国家是骇人听闻和不可思议的,但在中国大家觉得习以为常。

杨建勋在批驳国内分析师很不自信的同时,也奉劝大家不要上了国际分析师的当。他说:“国外的很多分析机构一方面说中国a 股估值高,另一方面却是中国企业到境外上市,他们给的估值比a 股的估值还要高。最典型的就是百度和如家,我觉得百度和如家的市盈率在中国最多给70、80倍,但如家在美国一开盘就给了200倍的市盈率。所以我觉得a 股现在整体来看,我不是说没有泡沫,是有一些泡沫,但是整体来看,现在平均30多倍左右的动态市盈率还是合理的。因为这个增长确实是全球最快的、而且可持续性是最强的。”

三条途径提高上市公司质量

杨建勋提醒投资者,在关注上市公司质量改善速度的同时,也要关注改善的方式。这些方式会使上市公司的质量在未来两到三年有很大的提高。

上市公司的质量通过什么方式提高呢? 杨建勋认为有三个路径:第一是资产注入;第二是重组;第三是股权激励。

资产注入是当前也是未来的热点。30元时市盈率是30倍,100元时市盈率反而成了20倍,这就是资产注入的结果。目前很多的公司在做这样的事情,实际上是在改善上市公司的质量。

重组就更明显了。现在有很多题材股的市盈率可能有200倍、500倍,甚至有1000倍,但是其中相当部分题材股面临重组的机会。所以从动态来看,这些重组股未来也会降低上市公司的估值。

至于股权激励,就更不用说了。从金发科技,可以看到股权激励所带给上市公司的巨变。一个传统的行业,仅仅是因为股权激励就变成了一个大涨的工业大蓝筹。目前,国内a 股1300家上市公司中,真正做股权激励的只有十几家。如果股权激励能够全面铺开的话,“金发”的例子就会上演无数次。

投资持续增长的公司

至于如何挑选行业和上市公司,杨建勋说,我们挑选行业和公司有一个基本的标准,即收益必须与一个可持续的、基本的、增长的驱动因素挂钩。中国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增长的主要驱动因素是什么呢? 答案是:城市化,消费升级,人民币升值。这些基本的驱动因素将会驱动我们国家的宏观经济每年保持一个比较高速的增长,因此,在挑选行业和公司的时候,就要挑选相关的最受益于这些驱动因素的行业和公司。

具体而言,这种优势行业本身的特征主要有以下三点。

第一,行业景气度在未来的两到三年持续上升。在杨建勋看来,一个行业即使估值很合理,但是没有增长的话,可能也不是一个投资的重点。相反,目前估值略有高估,但未来两三年持续增长可期,却可以是投资的重点。比如许多高成长的行业,它的增长是超过我们预期的,而它现在的所谓高估值是建立在我们对过去这个行业增长的判断上,没有考虑到这种增长的因素。最典型的其实就是房地产,在今年初,地产股30多倍的市盈率大家觉得高了,在香港都是10倍,在内地也只能是10倍。但后来发现,这种估值法犯了“刻舟求剑”的错误,因为房价上涨的速度远远超过了这些分析师当时的分析预期。

第二,选取行业壁垒比较高的行业。一个行业如想享受一个比较高的超额利润的话,必须要有一个比较高的门槛。这个进入门槛可能是一个长期的工业积累,也可能是比较高的技术积累,也可能是比较高的资源、管理积累。

第三,就是行业竞争结构要趋于优化。我们希望挑选的行业最终形成3到5家比较大的、形成寡头垄断的公司。

目前经初步筛选,投资者可以重点关注三大板块:持续升级、强化重工业化的公司;持续受益于资产上涨和人民币升值的公司;有比较持续的分红能力(包括现金分红和股票分红) 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