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吉诃德》读后感
五年级 其它 2678字 1350人浏览 QJ奔奔

《堂吉诃德》读书笔记

我是先看的电影然后才看的书,所以在看书之前对这个书的内容有一定的了解,但是一直以来都很疑惑,为什么堂吉诃德眼睛里看到的东西会和其他人不一样?为什么在他眼里客栈会变成城堡,羊群会变成军队?那呈现在他眼前的真的就是这些景象还是他只是在凭空 胡说?如果说他精神有问题,那为什么在其他方面他能说的头头是道和正常人无异? 我看过一部动漫,主角和堂吉诃德有着差不多的病症,女主角总是认为自己活在一个玄幻的世界,自称“邪王真眼的使用者”,眼前看到的景象很玄幻很壮观,总是用一些让人发笑的观念想法来解释身边发生的任何事,动漫的最后,原来女主角是父亲去世后无法面对现实,才逃避到幻想的世界。堂吉诃德是一个乡绅,吃喝不愁生活也无所事事,只有靠看骑士小说来打发时间弥补空虚,所有心思都投放到骑士的世界里,渐渐的迷失了自己,其实这何尝不也是一种逃避现实的做法呢?枯燥无味的生活无法满足他自命不凡想要有所作为的心,对自己对生活的失望让他逃避到幻想中骑士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回想自己小时候也曾经坚信自己是独特的存在,会在某个不知名的时刻获得超能力。那个时候的自己和堂吉诃德应该是一样的心态吧,这样一来,我想堂吉诃德的种种行为也不是无法理解的。思想观念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人一旦打从心底认同某一种观念,那么他眼里的世界就是他脑子里的那个世界。堂吉诃德一心崇尚骑士道,认为骑士道就是真真实实存在的,所以他眼前的一切都变成骑士时期的世界。就像诗人,他们笔下的意象奇妙的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美妙的让人惊异,人们都很好奇他们的这些想象都是从何而来,其实他们只是很自然描绘自己头脑里的世界。

在堂吉诃德实现骑士梦想的路上,遇到了很多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他崇尚骑士道精神,一心匡扶正义,慷慨无私,勇敢奋战。但是,就像很多一心为别人好却办了坏事的人那样,他几乎没有一件事是真正的帮助到了他人。死板的按照骑士小说中的情节追求骑士梦想,一意孤行的按照自己的理解来做事,打伤路人,释放罪行昭著的囚犯,吃白食,抢理发师的铜盆却理直气壮的否认,即使知道自己做错了事,还是会为自己找各种各样冠冕堂皇的理由开脱。很多都认为这些是一种幽默,但其实在看这些情节时我感到的是一种愤怒,觉得堂吉诃德很可恨。很多人会说,他出发点是好的,所以我们应该原谅他。但是,即使是出于好心,也要考虑这件事你是不是认可、对事主是否有好处。所以我认为好心并不能作为被原谅的理由。况且,如果只是因为对方好心就轻易的原谅,这是纵容他犯错,他永远也不明白其实这是个错误应该改正。或许又有人说,他是疯的呀,看到的世界和其他人不一样,所以一切都情有可原并不能责怪他。但是,站在被害人的立场,他们的委屈又该怎么去抒发?难道他们就不该得到同情?过失杀人的凶手是疯子,难道死者的亲友能因为杀人凶手是个疯子就马上就不伤心难过了?我认为这是不容原谅的。

虽然我不喜欢堂吉诃德的骑士道,但是不否认,堂吉诃德是一个品德高尚和修养良好的人,对梦想的执着,和不畏惧一切的勇敢。当别人认识到他在骑士道精神上的痴狂的时候, 总是会对他百般取笑侮辱甚至痛打, 比如说他在旅店被人欺负, 在野外又被杨加痛打, 甚至连牙齿也掉了, 可他依然不屈不挠地继续战斗, 从不放弃自己的理想, 直到最后被参孙打败之后才被迫回到家乡。但他却固执地认为“虽然鲁莽和懦怯都是事实, 勇敢的美德是这两个极端的折衷, 不过宁可勇敢过头而鲁莽, 也不要勇敢不足而懦怯”。虽然遭遇了千难万险, 堂吉诃德却依然坚定地践行着自己的个人理想, 其精神的可贵令人感动。

堂吉诃德对骑士小说的痴迷已经让他达到认知颠覆的程度。每个人看待信息的方式心态都不同,有些人是以消遣的心态去阅读,有些人则是用一种获取认知的心态去阅读,就像大众看娱乐新闻一样,有些人会以娱乐的心态去看,看过就是笑笑并不相信,相比较有些人

就会深信不疑。堂吉诃德看骑士小说,看到泯灭自我,世界观颠覆,认为小说中的世界才是真实的世界,现实世界都是虚假的,是魔术师施展的障眼法。我不敢说这是对还是错,我只能说我做不到这样几乎崇拜的去看一本书,我只是觉得这有点可笑。

在这部小说中,对这趟游侠之旅深信不疑的还有堂吉诃德的仆人桑丘·潘沙。桑丘没有堂吉诃德把羊群看成军队的能力,却还是对主人的骑士梦想深信不疑,一心想着主人承诺给自己的海岛。能做到这点我想只能说他对主人太忠心,同时也愚昧的可笑。在桑丘身上我感触最深的是,没文化真的好可怕……

我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我认为一见钟情的感情基本上都不会长久,仅仅是一面之缘,对一个人会有多深的了解,我想仅仅是停留在外表上吧,那么这段感情该多么肤浅而脆弱。但其实在我看过的一些描述古代抑或近代的爱情故事里,一段故事基本上都是从男主人公的惊鸿一瞥展开的。《金粉世家》里金燕西和冷清秋的爱情,《西厢记》里张生和莺莺的爱情,《墙头马上》里的裴少俊和李倩君,堂吉诃德游侠路上遇到的那几对为爱寻死觅活的情侣也是如此。男方看了女方一眼就一眼定终身,为了她放弃一切当牧羊人,为了他到深山老林里自我放逐,为了他一路追随用歌声传情。似乎他们的感情来的特别的容易还特别的猛烈。我觉得这应该是时间的推移导致对爱情的理解的变化吧。巨大的年代鸿沟让我对这种流水账式的爱情故事难以产生太大的感触。

有趣的情节,人物之间的对话带我们走进堂吉诃德的世界。这种痴狂的精神让我想起了周星驰的贱贱的那句: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别人可能认为他是个疯子而已,他心中有一个自己的世界,他严格的执行他的骑士信条,他的勇敢无人可以匹敌,他砍风车,他把羊群当做军队,他与狮子对峙,他把路上的陌生人当做骑士来决斗。他对自己的对手从来没有露出过怯懦,哪怕有,也是会义无反顾的去战斗。他对死亡毫无恐惧,却对圣水的功能深信不疑。可是当这样的一个人却活在我们自以为正常的世界里时,他就是一个疯人了。但是书中他的谈吐,他对教育的观点,他对修养的看法,就清晰有理的让人怀疑他真的是个疯子吗?还是我们真的看不穿?是不是他想的比我们深远,却因为跟大多数不一样所以就被定义为不正常?是不是这种在社会中突显的不管对与错有理或没理,因为是异类,却被所谓的正常的人所扼杀呢?书最后,堂吉诃德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这个疯人终于变正常了。但是骑士精神已不在,已没有这样疯癫的人,义无反顾,举着长矛,将他人的嘲笑踩在脚下,勇敢追求自己的路了。我们扼杀了这样的骑士精神,这个社会扼杀了这种义无反顾的纯粹的珍贵的精神底蕴。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疯癫的骑士精神,已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