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时光搁浅,静品流年
初三 散文 614字 462人浏览 真青春保健品

时光之船暂时搁浅,请在静谧中品味流年往事。

——题记

李清照·记忆中的易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当李清照垂垂老矣、孑然一身的时候,当她悲戚地念出“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的时候,她是否还能忆起当年她写下“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羞怯与青涩?应该是能的吧,毕竟,那是她与赵明诚初次相见的地方。这记忆应该和她对明诚的情一样,“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辛弃疾·记忆中的稼轩

辛弃疾大概是经常感到孤寂的吧。他写了“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场景欢快,而词中却有一缕抹不去的寂。他人的狂欢,是自己的孤单啊。又如那“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军旅中,月光倍寒,即便是入了梦,也不甚欢乐。他是希望归隐山林的,但是,他的志向让他放不下朝堂。他,应该是寂寥的吧。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纳兰容若·记忆中的性德

没有完美的人,但是,纳兰容若无限接近了这一点。他,有着落拓不羁的性格,超逸脱俗的秉赋;他,才华出众,功名轻取;他,出身豪门,官运亨通……他是如此幸运,几乎未尝败绩。可就是因为太顺利,他怕了。他比常人更矛盾压抑。他有一句词极为出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可以看出,他悲伤、忧郁,甚至痛苦。人的一生,太过于完美,反成了劫。

品味宋词解人心,李清照、辛弃疾以及纳兰容若,他们悲伤,他们孤寂。但他们的心底,都会有所追求。李清照念的是赵明诚和国家兴亡,辛弃疾存着对朝堂的希冀。而纳兰容若,求的是一种自我解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时光之船重新起航,随着流水飘荡,任历史在它的身上不断而缓慢的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