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槐花香
初二 散文 1042字 208人浏览 听风很凉

教室后长着两株高大的老槐树,历经了一个世纪的岁月洗礼,看着有种诗意的沧桑。今年五月,白色的槐花开了满树。

这两株老槐树,是老校址上留下来的,建新校区时将它留下来,建食堂时也悄无声息的避开。同学们放学去食堂打饭,都要从树下经过,葱茏的华盖,为我们洒下一片绿荫,斑驳的阳光从枝叶中透过,镀一层清晖在路上,留几许岁月静好。

今年的那场槐花,开的好盛大,是它毁灭前的灿烂,也是我一生无法忘记的美,无法忘记的悲剧。

春雨没几场,春风没几阵,槐花便在刚显绿意的枝头开放。那段时日,我发自内心的欣喜,浮躁的世界总还有几处,可以让我们真正静下来。我的座位靠窗,早上晨读后打开窗,嗅嗅花香,就奠定了我一天愉快的心情。作业做得累了,眼睛疲惫了,就暂时放下笔,抬头看看两树生机盎然的槐花,心里就出奇的平静,神清气爽。洁白的小花缀满枝头,那是世间至纯的颜色,大自然裁出如此玲珑的槐花,更是世间至精的技巧。有好几次想下楼去摘几枝,最后还是忍住了,惜花人是不采花的。

花香了好一阵,就算现在生活中也隐约还有淡雅的花香,像温暖的阳光充溢着我的胸膛。曾经想在花香中老去,也不负此生;也想过在花香中,无须衣锦,即可还乡。一阵春雨后,打开窗,泥土的清香,素雅的槐花香扑面而来,香味弥漫了整个教学楼。不时有几只鸟飞过,也会在树上停留,嗅嗅花香。

我欣喜花开,就必然面对花谢的颓败。花香持续了一个星期左右,一天清晨,我晨读后又像往常一样推开窗,突然看到树下的水泥路上落了淅淅沥沥的白花,心里瞬间好沉重,该来的总会来,一场春雨浇开了槐花,另一场春雨又将它打落,世间的事,怕就是如此轮回的。一阵风吹过,一些花顺着窗户飘进来,打在我的书上,抬头看到漫天随风的花雨,无奈落入尘泥,花开好美,花落却如此凄凉。

鲁迅说:悲剧就是把美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槐花还没有谢完,终结的命运却来了。学校为了扩建办公楼,果然还是对那两株槐树下手了。那天午后,理科的课上得好烦躁,我习惯看向窗外,却看到几个往常慢吞吞的工人,矫捷地爬上树,手里拿着锯子。为了避免树倒下后损坏周围的建筑,只能从树顶一截一截地锯下。看着枝条一根根被锯下,心里好像有什么突然掉落,碎在了水泥地上。

百年老树轰然倒塌,那片绿色也倒下了,换成了高墙水泥,几只鸟停在晒烫的钢筋上,马上飞走了。我们文明正在破坏我们的生活,最后只能在自己建造的牢笼里,一生一世也不能翻越。喘息的空间越来越少,我们有在时光的末梢,再不见了参天的树,浓郁的泥土花香。 我还坐在窗边,只是再没有打开过那扇窗,从来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