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面一生的思念
初一 记叙文 860字 121人浏览 无名shh

1996年的秋天,学校信件收发室,弟弟来信了。展信见闻如下:哥,妈似乎精神远不如从前了。常常无事生疑,总担心我们家会有什么不详的事发生。一会说燕子都飞走了,该是我们家留不住她们了。一会又说窗前的那一桶蜜蜂都不见了,还说蜂来福来,蜂去运去。一会又说梦见自己被乌云遮蔽看不到太阳。哥,我有些担心妈会不会出什么问题。要不你回家看看吧。

弟弟的信让我惶恐不安,离家前妈的一些异常言行就令我担忧,而且内向的弟弟是轻易不会说家里的难事的。一夜难眠,我决计请假回家看妈。车上我总是想妈会是怎么样了呢? 以前一直坚强的妈难道会有精神问题吗?我变得不敢想,一心只求快点到家。

旁晚时分,我终于到家了。未进家门就见奶奶急急的出来,看到我惊异的叫到:“明,你怎么回来了?”我说:“我回来看一下妈”奶奶说:“哎呀,你这个娘怎么办哪?”然后她又赶忙转身进门,站在楼梯口喊:“快点下来,明回来了。”楼上传来脚步声,我寻声望去。妈呆惶的站在楼梯的上端。我站楼下叫了一声妈。妈咚咚的下了楼梯恍惚的对我说:“不读书,回来干什么呀?”“我回来看看”“谁叫你回来呀,肚饥了吗”奶奶对我妈说:“快去面烧一碗让明吃”“唉!也不知道烧不烧的起来”奶奶又嘟哝了一句。妈没说话,又返身咚咚的上楼去了。不一会妈不知从哪里拿了一块肉下来,拿出砧板和菜刀粗粗的切起肉来。以前妈烧饭不怎么好吃但都很利索,这次好像特别费劲。我看着妈一会添材,一会揭锅,一直不言语。也不知什么时候妈竟然把面煮好了。她先是把面端到桌上,又拿来一双筷子搁在碗边。

“吃啊”妈站边上对我说。我好像才醒过来面是给我做的。我应了一声拿起筷子夹起面开始吃起来。妈站我身旁默默看着我吃面不说话。我吃着吃着感觉鼻子有些酸,端起碗走到门口背对着妈吃面。外面有些风钻进我的眼里,我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爬进碗里,又被我快速的吃进嘴里。妈忽然觉得自己像是做错了事,怯怯走到我边上说:“门口冷,在里面吃”我唔了一声,却跨出了门槛,任凭泪水和汤面机械而又快速的填进肚里。面殆尽,我回眼一看,妈竟是一脸的愕然。“妈!”我失声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