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一帘幽梦
初一 记叙文 1111字 253人浏览 TE7132

一帘幽梦

失眠的夜下, 月光试图打破夜的黑暗, 燃一支烛火, 遥远的关雎、鸟鸣在耳边幽幽唱响,伴着《一帘幽梦》,我在泛黄的纸页里寻找千年文化…… ——题记

“我有一帘幽梦,不知与谁能共?”

烛影摇曳,打开泛黄的书卷,在千古佳客文人的吟唱中,我似乎看见了画桥流水,一水蒹葭守候。一世相途,一世离愁,伊人在月色中独自起舞,最是要曳梦里寂寞的身影, 你还在远方静静的伫立. 然而人潮滴动, 步履匆匆的今天, 哪有人在心甘情愿地咀嚼文中深意? 千年文化积淀带来的超凡脱俗的审美感受, 早已化作一缕香烟消逝……

“多少秘密在其中, 欲诉无人能懂。”

纷繁的世界里,心被慢慢氧化。生活里或是漩涡,或是美景。一档档娱乐节目充诉着公众的视野,一批批心潮涌动的年轻人着迷于跳出龙门的机遇。就在这灯红酒绿的世界里,再也没人将船停泊在传统优秀文化的海岸,做一个美美的文学之梦,安抚自己浮躁的心。在诗词的美艳中,有许许多多的秘密需要倾诉,可置身于灯红酒绿的我们又怎么能懂呢?

“窗外更深露重,今夜落花成冢。”

在空洞娱乐自然地走进我们视野的时候,人们对诗词、名著的记忆如花般飘落。中华名族五千年积淀下来的文学素养之花,慢慢凋落、枯萎。 “谁能解我情衷?谁将柔情深重?”

站在蒿草丛生的年代里,真想回到那桃花盛开的时代。于是,折一身瘦骨,任思绪飞到那久远的时空。深读着那:“里辞爷娘去,露宿黄河边,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黄河流水鸣溅。”那墨色的诗行流动成卷起千堆雪的黄河,仿佛看见一个戎装女子临河眺望,身边也似乎响起了木兰幽幽的长叹声;深读那:“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可知玉环是何等倾国倾城,能让天子为之神魂颠倒,独宠于一人。死后也让人为之哭诉千年,留下“在天愿做此翼鸟,再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的深情誓言。

当思绪辗转反侧,也不难发现深情之人;读海子,即使我不言语,也相信海子能读懂我泪水的内涵。就像我能读懂海子的诗一样。海子说:“你的母亲是樱桃,我的母亲是血泪。”只这一句,海子就说虫了他的情感——一种永远也打不破的城市与乡村的距离。终于,他产生了极度的扭曲和错位感,现实与梦想的矛盾使他走向一个极端,将自己肉体永远舍弃于冰冷的铁轨之上,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最后给我们留下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记忆。幽幽月下,回味是一种情傃,需要温暖,需要放慢脚步去观赏,用心去读他的亲情。而今,又有谁能将梦拾回,深重一片亲情?

“若能相知又相逢,共此一帘幽梦。”

中华文化永远固守在海岸上,等着我们的船影。兰舟催发的桨声,在千里烟波的楚江里,一篙独去。在这喧嚣的复杂的世界,一鞭残照里,断雁照西风,谁又能为我留住那“口齿噙香对月吟”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