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笔
初二 散文 1903字 601人浏览 ghli007

` 一支笔

许伯伯并不是我的伯伯,我称呼他许伯伯,是因为这里的人都叫他许伯伯。

同样,我也并不是小姑娘,别人叫我小姑娘,是因为我外套上画着一个漂亮的小姑娘。 准确地说,我是一支钢笔,是许伯伯做的最后一支钢笔。

许伯伯在永生文具公司做了四十多年的制笔师傅,制作过无数精美实用的钢笔圆珠笔和自动铅笔。每支笔他都严格按照设计标准制作,一直到他退休前的最后一天,做最后一支铱金钢笔,该在笔筒上绘一只史努比小狗,可是许伯伯一时情不自禁,在笔帽上多镶了一圈银边和一粒绿松石,再亲手绘制了一个眼睛清澈得像两汪泉水的小姑娘。是呵,每支笔都像是从他手底飞出的儿女,最后这支笔,他想按自己的意愿做得更完美一些。

下班的时候,许伯伯轻轻对我说:再见了,小姑娘,将来不论你到哪里,我都会记住你的„„ 然后他把我摆放在几千支同型号的铱金笔里,等待出厂检验和包装。毫无疑问,在整箱的同伴中,我是最漂亮的一支。不过因为与众不同,检验的时候,我被一个中年女工挑了出来。

“这支笔没按设计图纸制作,不过它可真漂亮!”中年女工爱不释手地抚摸着我,最后又把我放回发货箱里:“不知谁能买到这支笔,让顾客们碰碰运气吧„„”

我在货箱里等待了一个多月,再见到阳光时已经摆放在一个县城小市场的文具柜里。真没想到这么一箱神气的铱金笔居然批发到了偏远的县城,我为自己惋惜。只能寄希望碰到一个过得去的买主了——最好是一个清秀的小姑娘。

运气还不算特别坏,两天后真有一个小姑娘站在我面前,旁边是她的弟弟,脑袋又圆又大,顶上留一圈可爱的头发,再配上调皮的招风耳朵,活像一把茶壶盖。

“姐姐,这支钢笔上的女孩画得真像你!”男孩指着我叫起来。真的,小姑娘的眼睛好漂亮,清水湾淡水湾,两汪明亮的泉水——许伯伯在梦里见过她吗?

售货的阿姨很会做生意,马上把我取出来递到小姑娘手里(她的手并不柔软,有嫩嫩的茧),“哦,这笔上的女孩很像你,这是缘分哪,姑娘,买一支吧,就这一支样式不同。”

“买一支吧,姐,今天不是你过生日吗?”小茶壶盖在一旁动员。

“多少钱?”女孩犹豫地问,看样子她很喜欢我,又没多少钱。

“九十二块,它比这盒里其它的笔精致多了,看你过生日,我不加价了。”

女孩掏出一把零钱,细细地在柜台上数了好一阵,决定把我买下来做生日纪念。

真不错!我想,世界真奇妙,居然能碰到和图案这么神似的小姑娘,缘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但是,小姑娘没走多远又转回来了。在市场门口,她碰到了妈妈,妈妈挑着一担黄豆芽往菜场赶,看到小姑娘手里锃亮的笔盒,眉头忍不住蹙起来。

“小蝶,你攒的钱不是为了给爸买药的吗?”

“可今天是姐的生日呵!”小茶壶盖不服气地嚷嚷。

“那就算了,以后别买了„„”妈妈叹口气,挑担子匆匆走了。

叫小蝶的姑娘把我贴在胸口,那颗心里仿佛有潮水在激烈起伏。然后她拉上弟弟回到文具柜前。“对不起,这笔我不买了。”她涨红了脸说。

“怎么回事?”售货员诧异地问:“这笔质量有问题?”

“不,不,质量很好,可是我爸需要„„这钱买药„„”她的声音越说越低。

售货的阿姨把那堆零钱还给了小姑娘,我又重新摆回文具柜里。“这笔我先给你留几天,有钱了再来买, 看得出你很喜欢它。”

小蝶眼里里噙满泪光,拉着小茶壶盖飞快离开了。

两天后,小姑娘又经过小市场,远远地望着我。我头顶的绿松石在阳光下亮晶晶的。她忍不住慢慢走过来,柔柔的眼光抚摸着我,像摸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带钱来了吧?”售货的阿姨问。

小蝶低下头。

阿姨看看小蝶又看看我身上漂亮的小女孩,两双眼睛真是一样的清澈,就很替小蝶惋惜。 “你真的特别喜欢它?”

小蝶恋恋不舍地点点头,还是走了。

阿姨突然把我从盒里抽出来,追上去。“孩子,干脆送给你当生日礼物吧,你用它写字一定好看。”

这太好了!我很激动,缘分还是奇妙的。可是小蝶一怔,她没有伸手。

“收下,是我自己愿意送的。”

“不„„ 我不能白要您的东西,那比我得不到还难受。”小蝶赶紧跑开了。

跑了几步又回过头说:“反正走过这里也能看到它,能看到它,我也就满足了。” 阿姨怔怔地站了好一会。

从此,小姑娘每天上学放学时经过市场,总会回头远远望我一眼,但没有靠近我,只向售货阿姨微微笑一笑。能看到我,她很高兴。

我也很高兴,只是有点担心会被卖掉。每天总有好多人指着我问价格,阿姨把价抬得出奇的高,这么高的价有个黑胖子也坚持要买。阿姨又改口说有人定了货是要留着的。

后来,没人问了。

夏天,要放暑假了。小蝶又来了,这么漂亮的笔好久都没卖掉,她该有点疑惑了吧?等她悄悄走近货柜,发现装我的盒盖上贴了一个小标签:非卖品。

一刹那,她的微笑凋谢了,有一滴晶莹的东西在夏日的风中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