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不是从前的我
初三 散文 2403字 4097人浏览 鱼叉187

我已不是从前的我

我已不是从前的我,已经习惯了繁世浮华,不再喜欢冷冷清清的马路;已经习惯了去繁从简的风格,不再喜欢繁文缛节的啰嗦;穿梭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人群,奔波于繁世浮华的喧哗都市,即便是早出晚归,即使是行色匆匆,总有着那充实的生活,五彩的人生。

终究抵御不住瞌睡虫的诱惑,伴随着静谧的夜色,我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迷糊糊地,我来到了一个陌生又似曾相识的地方。有些像山峦叠嶂的黄山,又有些似山海相连的崂山。天色微亮,分不清是早晨还是黄昏,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朦朦胧胧。脚下是有点湿漉漉的石阶,抬头望去那石阶伸向高处,似乎插入了云层间。石阶的两旁被高大而又葳蕤的林木所笼罩。我拾级而上,试图登上顶峰,一览崇山的巍峨和旖旎。

突然,身后传来一串银铃般的童声,我惊愕地回眸而看,一个熟悉而又模糊的身影,他不是别人,竟是童年的我。我一下子愣住了,正在这时,倏地又变成了少年的我,青年的我,学生的我,成家的我,还有许许多多从前的我。我惊呆了,急匆匆向山下奔去……

“叮呤呤,叮呤呤”,急促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清醒一下脑子,原来是一场梦。我又迎来了一个初夏的早晨,然而梦境却让我禁不住惊叹不已:是啊,再回首,我已不是从前的我。

我已不是童年的我。童年的我,白天爬过树,下过河,捏过泥人,掏过鸟窝;晚上跟小伙伴们捉迷藏,听大人们讲小英雄雨来的故事。春天,在田野里追逐蒲公英;夏日,在河水里游泳捕青蛙;秋收时节,与大人们一起摘棉花,掰玉米;寒冬里,与兄弟姐妹们堆雪人,打雪仗。天真烂漫的童年,是那么的幼稚无知,但也是那么的无忧又无虑。

我已不是少年的我。少年的我,有生活的快乐,也有成长的烦恼;有对光明未来的憧憬,有对名人明星的崇拜;有取得优异成绩的喜悦,有遇到难题无助的苦闷。少年的我,天真又单纯,生活的整个天地就是那个“穷乡僻壤”的村庄,好像十岁之前也未曾走出过那个村庄,有时竟固执地以为那就是整个的世界,是一个十足的“井底之蛙”。直到有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跟随长兄来到了西安,那时的我好像正好十岁。看到西安的一切,我简直懵了,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那么的新奇,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滑稽可笑,似陈焕生进城一般的囧态百出。那宽阔的马路,好像比村庄的晒麦场还要宽多少倍;那高耸的大楼,仿佛比村庄的杨树还要高多少倍;那城市的行人,要比村庄的村民不知多多少倍;还有那从未见过的各式各样的奔跑在马路上的汽车,尤其是拖着扫帚的吸尘车,喷着长舌的洒水车,看得我应接不暇,不知所措,只好扯着长兄的衣襟尾随其后。少年的我,是不谙世事的我、愚昧无知的我、充满好奇的我。

我已不是青年的我。青年的我,为了求学,开始了从村庄到乡镇,从乡镇到县城,从县城到小城市,从小城市到大城市的劳苦奔波;经历了初中时的成绩优异,高中时的名列前茅,大学时的平平凡凡,工作后的婚恋育女;有成功的欢乐,有失利的痛苦,有孑然的孤独,有天伦的幸福。

曾经的高考岁月,为了进入梦寐以求的象牙塔,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在书海里遨游,在题海中冲浪。总是伴着星星闪烁的夜空入眠,迎着东方旭日的晨辉开始又一天的求索。曾几何时,对大学是那样的神往,总以为心中的象牙塔是那么的高不可及,为此付出了无尽的汗水,无穷的辛苦。经过一次次的成功,一次次的失败,当最后成功到来的时候,曾经流下过幸福激动的泪水,曾经发出过“震彻云霄”的呐喊。

曾经的大学时光,有一点轻松的感觉,有一点幸福的味道。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初期,那是一个新旧交替的时代,(inspirational story yuedu.mipang.com)有计划经济时代留下的粮票的印记,有新时代邮电事业飞速发展的前景畅想。记得进入大学校园,看到高大的大学校门,觉得它是那么

的雄伟;看到胸前闪闪的校徽,觉得它是那么的明亮;看到三十多层的教学楼,觉得它是那么的巍峨;看到广阔葱郁的草坪,觉得它是那么的美丽;还有那宽敞洁净的食堂,琳琅满目的图书馆,广袤田野般的操场,一切都是那么的赏心悦目,一切都是那么的漂亮舒心。美好的时光是幸福的也是短暂的,经历了相聚时的欢乐,共度时的惬意,总免不了分别时的悲伤……

曾经庆幸自己进入了众人仰慕的国企,似乎永远端上了旱涝保收的“铁饭碗”;满足于一天八小时的稳定生活,满足于“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安逸生活;幻想着富足的生活永远持久,津津乐道于繁文缛节的你来我往。没有了更高的追求目标,失去了积极进取的动力源泉;对日新月异的世界竟置若罔闻,对不思进取的自己竟放任自流,麻木不仁。

曾经为从前的我骄傲自豪过,更为从前的我追悔莫及过。再回首,我看到了离我越来越远的原来的我,抚今追昔,痛定思痛,我已不是从前的我……

像蜕变的雄鹰,我终于走出了那个曾经的安乐窝,是那么的镇定自若,是那么的义无反顾。仰望着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穿梭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人群,奔波于繁世浮华的喧哗都市,有过痛楚,有过成功,有过失落,有过欣慰。即便是早出晚归,即使是行色匆匆,总有着那充实的生活,五彩的人生。

我已不是从前的我,已不是那年的少年,幼稚无知;已不是那年的小伙,轻狂自大;已不是那年的愚民,安于现状;已不是那年的懦夫,不思进取。

我已不是从前的我,乘坐过飞机,在万米高空看云海;乘坐过高铁,在飞驰列车里观风景。入乘过地铁,穿行在几十米深的地下,犹如长龙遨游大海;搭乘过摩天高楼的电梯,感觉着失重,宛若穿越时空的隧道。

我已不是从前的我,已经习惯了繁世浮华,不再喜欢冷冷清清的马路;已经习惯了公交车熟悉的身影,不再喜欢小城镇三轮车的穿梭;已经习惯了行色匆匆的步伐,不再喜欢无所事事的闲遛;已经习惯了去繁从简的风格,不再喜欢繁文缛节的啰嗦。

再回首,未来的我,我无以占卜,只是我已不是从前的我。

循着清晨的气息,我走出门外,耳畔竟响起姜育恒那熟悉而又忧郁的旋律:再回首,恍然如梦;再回首,我心依旧,只有那无尽的长路伴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