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车记(四)
初二 记叙文 817字 52人浏览 魏香香的海角

在一场迟迟看不见尾声的冷风里,我冒雨来到了驾校里。放眼望去,天空灰濛濛的,就像一块沉重极了的帆布,远处的山也浸泡在这份灰暗里,好不容易露出的花呀草的等,也早如霜打了一样,似乎收敛了色彩,只剩下湿漉漉了。

教练喝醉了,脑袋还云里雾里地不知东西南北;只好临时找了一个代理:一位三十出头个头很高的年轻人。也许常年风吹雨淋的,我发现所有教练的脸都黑着,笑脸稀缺的就像国宝。

代理教练一千个不愿,那满肚子的意见就像他的黑脸显而易见。他找了好多理由,磨噌了半天,才极其无奈地坐进了驾驶室。只说一句:今晚照旧!便不再说话,然后把头扭向了窗外,好像那连绵不断的阴雨,才能带给他想要的东西。

我们吓得噤若寒蝉,全部踡挤在车里,心里沉重得像压上了块石头。车一如既往地突突着,时不时发出如飞机在跑道滑翔的轰隆声;我们自觉地按顺序上车,尽量按教练的要求稳离合,但车依然不听使唤,像蚯蚓一样在泥泞的路上随便游动。

教练的脸依然向着窗外,那里暴雨如注,所见之处,全部笼罩在雨雾之中,地上像无数的水珠在滚动,寒气一波又一波地向我们袭来;虽然已是四月份了,但"人间四月芳菲天"似乎并不适合我们高原。天气一直忽冷忽热,像捉摸不定的教练的心情。

而代理教练自从一上车,就一直攥着一袋大板瓜子,一边嗑着一边向车窗外吐着瓜子皮;我想沿着车轮的痕迹,除了一圈又一圈的水迹外,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瓜子皮吧?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想起了电影里那灯火辉煌人影隐隐绰绰男浪女嗲的怡红院,那门前站着搔首弄姿的女人,不正是一边嗑着瓜子皮,一边招揽生意吗?呵呵,可惜绝不是这样五大三粗的男人。 我们几人在车里大眼瞪小眼,挤眉弄眼地互相挑动着眉毛,谁也不敢打破这死一般的寂静;那胸膛里的心却不合时宜地猛跳,似乎一不小心就要跃出口腔。窗外的雨依然下得如痴如醉,窗玻璃上的水流肆意蔓延,而车里的空气却沉重的像要结冰了。

为了逃避这份令人窒息的尴尬,我打开了手机,上到了网上,在别人的故事里开始沉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