馄饨摊
初一 记叙文 1224字 185人浏览 y抹固执d3笑

馄饨摊

上完三节晚自习,我拖着疲惫的躯体走在回家的路上,远远地望见了街边的那个馄饨摊。一种无可名状的饥饿感深深的将我攫住,不由分说,我快步走上前:老板娘,来一碗馄饨。好咧,一位体形微胖的中年妇女一边拾掇着碗筷一边热情地招呼我。

在一个紧靠墙的角落,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座位,卸下沉甸甸的书包,也卸下积聚了一天的焦虑与浮躁。稍带凉意的晚风肆意地将我的头发撩起,一缕一缕地拂弄我的面颊,我无意顾及,内心空空的,只是呆呆地望摊位上的食客。几个和我一样身着校服的少年,就在我左边的桌旁等着,大概也是一天下来的辛苦学习使他们感到了饥肠辘辘吧。毕竟是稚气未脱的少年人,言谈之间,挥洒着激情与稚嫩:唉,哥们儿,你说咱这么拼死拼活地学习,到底是为了什么?接着,这位又感叹道:那爱迪生咋就那么机灵?就是苹果砸我头上一百次,我也想不出跟地心引力有啥关系。SB ,是牛顿!他们的谈话让我想笑,有时还想插上一两句,但到底还是忍住了,因为,这份惬意大概只能作为旁观者才能感受得到吧。正前方的几个人,相比之下就显得含蓄多了,他们时而吹吹馄饨汤冒出的热气,时而用手帕优雅地擦拭一下嘴角,显得悠闲自得。右边是几个工人师傅,他们经历了一天的辛苦劳作,无所顾忌地坐在馄饨摊上舒展着筋骨,灯光下,他们敞着胸,头上升腾着热气,狼吞虎咽地咀嚼一碗馄饨带给他们的享受突然觉得视线被一团白雾遮蔽,什么也看不到了!请慢用,随着老板娘的招呼,我才意识到原来是热腾腾的馄饨散发的热气爬上了我的眼镜。于是,我摘下眼镜,先用勺子把馄饨搅了搅,然后也慢慢地吹吹飘散在碗上面的热气,开始品味馄饨带给我的慰藉。

这个馄饨摊委实是简陋――几张桌子,几条长连椅,连食醋和辣椒都盛在打了一个洞的旧饮料瓶里。相比那些星级大酒店超豪华的设施,超优雅的环境,这里的确是太简陋了。但相比那些在超豪华的设施超优雅的环境里享受超一流服务超精美菜肴的贵宾们的正襟危坐,相比他们囿于上下级关系或者某种经济利益的牵绊,举手投足间无奈与刻意的装腔作势,这里的食客显得平和、坦然而惬意。他们尽情地谈笑,无所顾忌,尽情地品味一元钱一碗的馄饨带给他们的享受。他们的眼神中没有焦虑,没有猜忌。

有时我想啊,街边这个小小的馄饨摊,这个根本就谈不上有任何卫生设施的,可以追溯到千年以前的简易吃饭场所,为什么在人人讲究饮食卫生,星级饭店林立的今天仍然有它广泛的消费群甚而至于能深深地植根于世人的心中呢?当然了,它便宜,吃不起大餐的穷人们只好来此吃一碗馄饨。但除此之外呢?一定还有些别的原因。你看这里的人们,坐得多么自在,表情多么放松,在这里,好像不必过多讲究平时看来无比重要的饮食礼仪。

毕竟一切的修养总要植根于真实,一切的华丽也总要以朴素为基底。馄饨摊就是这样一个真实、朴素的所在,人们在这里除了可以享受到一碗热腾腾的馄饨,还可以享受到真真切切的自在。也许正因为此吧,街边的馄饨摊生意才如此兴隆。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心不觉更踏实、更沉静了些,脚步也更稳当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