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个无风的夜
初三 散文 816字 127人浏览 泱澈_燃谷的CP

记忆就像一张浸过水后晾干的纸,上面总留有一个个如涟漪般凸起凹陷的痕迹,任双手如何抚平也无法消逝。命运轮回,只等一个同样落寞的人去掀开那泛黄的纸页,循着逝者的足迹。

张爱玲,那个有着“恶俗不堪”的中国名字的女人,那个被无数文人墨客描了又描写了又写的痴情女子。她在自己编织的文字与梦魇里从容穿梭,可一到自己的感情生活,却即可变得手足无措。在那桢黑白照片里,她有着凛冽的眼神,仿佛她所要的一切早已被她的纤纤素手紧握。只是当她看向掌心时,却分不清那纠缠着的生命线的走向。她也只是个被命运拽着走的可怜女人,无论头上罩着多少天才的光环,此刻也黯然无光。

记得有人曾说过,如果把苏青比作春天,把炎樱比作夏天,那张爱玲就是比秋天还要萧索的冬。就是在这样一个冬夜里,寒风凛冽着,冰冷着张爱玲的心。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作为一个执笔者,张爱玲把自己的感情构筑的太过于美好。她曾在《倾城之恋》中借范柳原的口说过: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想,这可能是最悲哀不过的诗句了,因为牵手之后便是放手。张爱玲与胡兰成,两人若是平行线,那么他们便永远不会有交点,在相同的方向上不断延伸,却只能彼此遥望;两人如果是交线,那么就只能在相遇后说再见,然后奔向各自的远方。只因为她是张爱玲,他是胡兰成。他们只是直线,不是曲线。不肯弯曲,亦不肯回首。

张爱玲的生命是一个多风的夜,幸福于她总是那般吝啬。

在遥远的大洋彼岸,张爱玲曾与赖雅有过一段甜蜜的异国之恋,可幸福却只是匆匆一瞥赖雅去世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张爱玲曾说:“颜色这东西,只有没颜落色的时候,才是最凄惨的。”于是,在她的文字里总萦绕着一抹艳丽,热闹的色彩。可触手抚摸,却总是一片冰凉。热闹与寂寞,浮华与苍凉,人们用形容月的词如是形容她。殊不知,张爱玲的生命是一个比月还要深邃的夜。张爱玲,这个中国文坛上的传奇女子,如昙花一般盛放,却只是匆匆。如果她的生命里只有暗夜,那就请给我一个无风的夜。让我的温暖与她相溶,带给她一段无风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