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十五挂灯笼
五年级 记叙文 2745字 614人浏览 house青橙子

春节是中华民族最古老最盛大最重要的一个节日,是全民族集体的狂欢,是农耕文明时代华夏子孙犒赏自己,追求幸福快乐生活的一种方式,也是凝聚亲情、联络友情、享受爱情的一次大流动大聚会。春节的开端,可以说到先一年的腊月二十三,也就是俗称的小年,甚至更早的腊八节。因为从这个时候起,过年的气氛逐渐形成,并一天天浓烈厚重。直到除夕达到高潮。随后又是一系列的小节日,把春节持续到正月十五,在元宵节的焰火升腾,花灯璀璨中徐徐落幕。元宵节也叫灯节。从小至今,自有记忆开始,正月十五挂灯笼是必不可少的一个习俗。很小的时候,凡是稍微有点手艺的人家都是要制作灯笼的,技术好数量多的,除了自用,送亲戚外,还要拿去出售。我家当然也不例外。奶奶手巧,妈妈更不用说,爸爸也是难得的多面手,拉二胡,织毛衣,照相样样都会。最常见的灯笼有鱼灯笼、金瓜灯笼、火罐灯笼等。火罐灯笼最简单,也用处最多。芦苇划成的苇条编成一个格子状的圆柱体,用红纸一糊,本就红彤彤的,蜡烛再一点燃,就非常的红艳,非常的耀眼。难怪这种灯笼主要用来挂在门口,挂在神庙,挂在故去亲人的坟头。我没见过爷爷的面,听奶奶、爸爸他们说,爷爷文革刚一开始,就因为家里划的成份是富农,便寻短见了。从好多人的好多描述里,对比他老人家的照片,我对他的出身家世、脾气性格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和掌握。爷爷在兄弟姐妹里排行老大,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其中一个弟弟身体略有残疾,后来被国民党抓壮丁了。我上初中的时候,曾经在家里的故纸堆里胡乱翻腾,找到了当年的卖身契,还为此写了一篇作文。无数次的幻想和梦里,还出现过这个爷爷冒着炮火硝烟英勇作战的场景。改革开放后,甚至想入非非,盼望突然有台湾打来的电话,坐过台属的美梦呢。我把这个想法说给二婆,她笑着说:你三爷是个跛子,所以才想法子让他去了,有十个都挨枪子了!爷爷很能干,他爸爸也就是我的曾祖父是个大烟鬼,身体极度虚弱,干不了活。爷爷离娘又早,是他自小当家,硬是把一个大家庭撑了起来。他人特能干,脾气也极其火爆,因为是顶梁柱,老老少少都服他怕他。老家两边两条沟,地下水很丰富,每个沟里挖一镢头,都会有水冒出来,故而多有水磨。正因为我家有一个油坊,一个水磨,社教划成份时才被划为富农。文革的狂风暴雨还未来临,爷爷就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惶恐,明白在劫难逃,其实他很爱合作社,很拥护社会主义,可是还是决绝的走了。那是我出生前一年的一个初春的晌午饭前,按照惯例,三点半左右是要吃午饭的,可是左等右等,呼来唤去就是不见爷爷的面。最后人们才预感大事不妙,一找寻,就在已经废弃的磨坊发现了他挂着的遗体。他“自绝于人民了”,到了没有人整人的天堂,躲过了一场“史无前例”,现在想来,也不失为明智之举。奶奶此后就一直寡居,直到1995年得病去世。爷爷奶奶只有爸爸一个孩子,二爷子女众多,就把二姑过继给了爷爷奶奶。本来就是一大家人,这下亲上加亲了。我的性格形成,与自小由奶奶带着有很大关系。她的勤劳善良,乐于助人,宽容大度,女性特有的温柔贤惠,干净整齐无一不深深的影响和感染了我。据说我的名字就是奶奶取的。爸爸、大叔都是老高中生,二爷是老先生,偏偏家里长孙的名字要由大字不识一个的奶奶来起,我至今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奶奶活着的时候最爱我,是我最敬重的人,死后又是我心中的神,所以尽管我对自己女性化、时代色彩十足的名字很不满意,可还是行不更名,直到现在。我从上小学时起,因为爸爸在单位上班,农业社的活全靠妈妈一个人扛,所以一直是奶奶给我做饭、洗衣,陪伴我也最多。因为太依恋奶奶,我懂事后最爱做的噩梦就是奶奶去世了,曾经多少次泪水打湿了枕头,哭醒了,还出不了梦境,哽咽抽泣不已。妈妈知道后,不仅不难过,还说:瓜娃娃,你这是给你婆增寿呢!果然如妈妈所说,我每做一次这样的梦,都发现奶奶不仅健在,似乎更加硬朗了。以至于后来我竟然盼望自己做这样的梦。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全家进城后,奶奶坚持一个人在乡下住,全家拗不过她,就由着她了。她一个人居住,一个人做饭,一个人生活。还在门前的地里种了蔬菜。平时给邻居乡亲带孩子。她老人家特别慈祥,特别爱孩子。每次我回去看她,院子里都有一大群跑出跑进的男孩女孩。孩子的欢

腾喧闹为她排解了寂寞,给她带来了欢乐。曾经有一段时间,经过全家人特别是我的苦劝,奶奶好不容易答应去县城住。可是城里哪里有那么多熟悉亲切善良的乡亲?哪里有活动自如的大院子,天天沐浴阳光风雨?哪里有她爱种的菜园?一次下楼上厕所后迷路的尴尬和麻烦,让她再也忍不下去,奶奶又一个人搬到老家去住了。这一住就是好几年,直到与世长辞。1995年,我去西安参加完西北政法专升本入学考试,一回家,就惊呆了。奶奶去世了,家里人怕影响我考试,没给我说。好在材口还没封,我见了她最后一面。奶奶是辞世的第一个最亲最近也是我最爱戴的亲人,对我的打击可想而知。此后每年正月十五挂灯笼便成了我和弟弟必修的功课。从来都是风雨无阻,从来都是不推不拖,从来都是自觉自愿。2009年妈妈在患脑梗塞三年后也离开了人世,她和奶奶一样能干善良,和睦邻里,受人敬重。妈妈的去世,我感觉地突然塌陷了,家不完整了,我缺少了别人根本无法感知的太多的幸福、快乐和温暖。奶奶去世的时候,我在考专升本,妈妈去世的时候,我在上在职法律硕士。曾有一位研究生同学安慰我说:人间失去一个人,天上就会多一颗星,你的亲人就是照亮你人生道路,保佑你平安的那颗最亮的星星。多少个正月十五的傍晚,无论天晴天阴,哪怕冷风飕飕,风雪交加,从骑自行车到租车,再到现在自己开车,我和弟弟都必须提前买好火罐灯笼,栽好蜡烛,备好竹棍,履行挂灯笼的神圣使命。都说古人最懂天人合一,中国文化最注重人与自然的和谐,我原来不甚明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思维的成熟,我从正月十五挂灯笼后的景象和它本来的寓意里面深深的领悟到了这一点。一般挂灯笼的时间都是傍晚时分,我和弟弟先是回到老家院子,在院子放一挂鞭炮,再把门锁好,在门口先挂第一盏。然后去村子里人们一直敬奉的火星爷和山神爷殿里挂灯、上香。最后返回时顺路给爷爷奶奶和妈妈的坟头挂。等到把灯笼点燃挂好,夜幕已然降临。抬头仰望,天上繁星闪烁,地上万家灯火。看看路两边的山上原野,凡是有坟茔的地方,到处亮着红红的火罐灯笼。一片一片,蔚为壮观。随时还能遇见游灯笼的孩子,一边提着各式各样的灯笼游转,一边嘴里念念有词:灯笼会,灯笼会,灯笼灭了回家睡。这个时候,你会恍然大悟,你会醍醐灌顶,不由得对这样一番天上人间的盛景慨然长叹:天上一颗星,地上一盏灯,中间一个人。祖先太伟大了,在这样的节日,作为天地主宰的人要和天上的星星一道,把整个宇宙照亮,要天地一家春,人鬼共光明。这难道不就是最大的和谐美好,不就是传说中的人间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