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那些事
初二 散文 1222字 48人浏览 哈儿乖乖乖

那些人,那些事

第一则 禅是一朵花

数千年前,灵山法会上千万人众,肃穆庄严,香烟缭绕。

世尊静默不语,拈花示众,大众茫然不知佛意,唯佛弟子大迦叶破颜微笑。世尊慧眼观看,当即对众宣布: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

自后,禅宗创立,并在百年后的东晋时代传到中国。

达摩西来,一苇渡江,初到少林,面对僧众一言未发,只是面壁九年。 后弟子慧可问达摩:一切诸佛法印,祖师能不能讲给弟子听?达摩笑答:你要知道,一切诸佛法印并不是向别人那里求得的啊!

慧可又道:但弟子的心始终不能安宁,乞祖师给我说一个安心的法门吧!达摩笑道:你拿心来,我给你安。

慧可答:心怎么可以拿出来哩?达摩大笑道:那么你的心,我已经替你安上了。

禅是活泼的,或许是“只吃一杯茶”,也或许是“饥来吃饭,困来睡觉”。

第二则 山人自在

文人梁实秋讲述自己的故事时,说到一位沉默寡言的朋友。有一回他来看自己,嘴边绽出微笑,梁先生知道那就是见面礼。主人肃客入座,客人也欣然就席。两人如此寂然而坐,听着时钟滴答滴答地流淌着,一包烟,一壶茶。等到茶尽三碗,烟磬半听,主人并未欠身,客人兴尽告辞,自始至终没有一句话。 此时,梁先生的这位朋友早已遁去归返道山。这真如“闻所闻而来,见所见

而去”风度的六朝人一般。

寒夜风袭,大雪纷飞,在雪花簌簌声中,眠中的王子猷觉然而醒,撩开窗扉,举目四望,适时万籁俱寂,白雪覆地,月光皎然。当他吟诵着左思的《招隐诗》,想起了远在江上游的戴姓朋友,在这寒夜里即刻动身,持着船上的桨支划过冰凉的河水,只为远方的朋友而去。一宿而过,客人已来到朋友的家门前,突转身而去。陪者不解,变问其故,王回答说:“:“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如何的任诞放旷,又是如何的自在随性?

第三则 一个完美主义者

“茶者,南方之嘉木也”,《茶经》全文如是开头。知道《茶经》和陆羽的人很多,但很少有人知道陆羽是个追求完美的人,正因为这份追求,才会对茶的起源、用具、做法、器皿、煎煮、饮用、产地、水质等等能周延透彻,写出千古不朽的《茶经》。

《陆文学自传》中写到:陆羽“及与人为信,虽冰雪千里,虎狼当道,不愆也”

【若是和人相约好了,虽然要踏过千里的冰雪之路,还要遇到恶狠的虎狼禽兽,也不会失约。】

“往往独行野中,诵佛经,吟古诗,杖击林木,手弄流水,夷犹徘徊,自曙达暮,至日黑兴尽,号泣而归。”

【一个人时常独自在空旷无人的野外行走,读诵着深深微妙的佛经,吟诵着悲凉淡泊的古诗,手扶的木杖敲击着林木,捧起一瓯泉水舔食着它的甘美,徘徊着,踯躅着。白天过去了,暮色已重,然而他还是不想离开,当黑色的幕布上星云密布时,他才意兴尽然,归还的道路两边都撒着他的

泪水。不知这到底是离开还是归回啊?】

陆羽在山林里哭泣,到底他在哭什么?

他的才名、茶名遍天下,皇帝征召,他避而不赴。他常与名僧高士相游,穷究大自然和诗歌的妙理,自由自在,毫无挂碍。

陆羽的哭不是悲痛,不是泄压,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