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的第一场雪
初三 记叙文 1248字 165人浏览 wjg56168

媳妇搀着我的胳膊,走在2012年第一场风雪中。西北风卷着雪花四处纷飞,打在了我和老婆的头发和衣领上。她武装的很严实,围巾、手套都配备齐全,蘑菇发型充当了帽子。我相对寒酸点,用裸露的双手捏着高耸的领子,尽量让领子夹着瘦长的脖子,生怕一粒雪花戏弄我的肌肤。我们搀扶着,缩着脖子走在每天都要走四遍的鹤煤大道上。偶尔她滑一下,偶尔我滑一下,却都没有倒下。她说两口人过日子就是这样搀扶着过的,我听了后告诉她我都不知道今年我们是怎么过来的。孩子明年这个时候就会走了,我们能像今天这样的机会就多了,媳妇傻笑的提醒了我。我抬头寻找着雪花起飞的另一头„„为了赶上老八点,往常都走的很匆忙的,今天也是紧张的,但却心里却很释放。这种感觉只有在今年的今天才会明显。可能是大雪让生活的节奏放慢了,看着平常一闪而过的小车,现在也不得不心安理得的放慢速度,欣赏挡风玻璃上雨刷拨弄落雪的一幕。公路两边光秃秃的杨树,应该也早已预言这场大雪。刀郎说201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我倒觉得今年的雪来的很是时候。冬至前一个星期,便张扬了这个季节应有的性格。回忆在风雪中蔓延着。记得去年这个时候,激动和紧张占据了寒冷。因为在17天后我的后代便要呱呱落地了。初次的“升职”,使得我显得很慌乱,茫然显然战胜了我的喜悦。我就是这么一个麻木的人,似乎很多本应令人欣喜的事,搁我这儿倒显得平常了些许。2011年12月30日下午14点30分的一刻,哇哇的哭声便是她和这个世界的第一次交流,也了却了我想要个兔宝宝的心愿。直到现在,我和家人还常念叨梓玥出生后的第三天就已经2岁了。除了当时的开心,记得很清楚的便是深夜2点左右,裹着个袄,很不情愿的撩开了大门上挂着的棉帘,迎风踏雪的、黑灯瞎火的去职工医院后面打热水的时候。2011年的第一场雪到2012年的第一场一晃便是一个12月的周期。12个月里,我过的不算充实,但很忙碌。结婚是两个家庭组合的事实让我知道了生活和感情都是需要用心经营的。于是夫妻的口水战争、婆媳之间的历史遗留问题便伴随着孩子的“三翻六坐九爬,十月里头叫大大”的规律,让我从倔强走向了冷静,从冷静走向了淡定,从淡定走向了习惯。转眼工夫孩子已经12个月了,已经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了,会对着妈妈喊爸爸,对着爸爸喊妈妈了。这让敏感的我很是不知所措。媳妇也经常说不求她多聪明,只求她健康成长。因为我是很一般的人,所以我也认同媳妇的话。不过倒是更期待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也许做父母的都有这样的期盼。“老公能不能送我到福田2区门口!”,这时我的眼神才得以端正。老婆的话让我从思绪中感到了真正寒冷。拿出手机一看发现不到15分钟便从已经从居住了将近一年的新家走到了我上班的地方。老婆在福田小学教书,本来还有300多米她也就到学校了,但寒冷还是让我多赔了她100多米。一个穷光蛋多陪老婆走100米还是能办到的。看着我上班的公司我就想也只能给老婆这么多了。什

么时候锦囊里会多些生活的必需品是我今后很期待的事情。石头二〇一二年十二月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