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终是殇
初三 散文 1111字 94人浏览 violet潇霄

【导读】春花秋月,日月更替,君心还似妾心般依旧么?我那不盈一握的腰身终是抵不了日日夜夜的思念和婆婆的百度挑剔。用尽最后的力气唤你,轻谧得好似当年。

沉睡了千年之后,在我醒来的那一刹那,脑海里浮现的那个人依然是你,依然会为你落泪成珠。

拒绝孟婆汤的释然,纵身跳入忘川河受那水淹火炙的折磨,终于千年了,我带着那颗记号---忘川河前点缀在胸前的朱砂痣,带着前世的记忆,踏遍千山万水,分花拂柳,只为来到你的身旁,静静的听你唤我婉娘,婉娘&&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你忘记了千年前你曾是那个和我指天盟誓的人么?如果你忘记了,我愿意再说一次,这千年来忘川河里日日夜夜重复的句子,希望这最后一次你能与我一起细语轻唱。

在那个杏花烟雨的江南,云鬓乌黑,面若桃花的我,即使素裙加身,你依然满心欢喜,眼明心亮。

在你的读书台上,我便是那伴读添香的红袖,在你疲乏时,我总是奉酒沏茶,或为你轻盈漫舞,亦会为了你焚香净手,一曲古筝,弹唱解乏。你总会轻抚我如缎青丝,笑意盈盈的道:愿生生世世如此相伴!

日日夜夜,耳鬓厮磨,赌书泼茶,琴瑟相和,终于,婆婆要你科甲正途入仕,计功名前程,任我柔肠百转千回,为了婆婆,终是冷冷的,催你去吧。你却儿女情长的对婆婆坦言,你不要功名,只要我---你的婉娘。婆婆大怒。三番五次,我们终是遂了婆婆的愿!

杨柳春风,莺歌燕舞,翠径花台旁,你终是要入那长安了,临别马上你恋恋不舍,幽幽的道:婉娘,婉娘,来日我定会香车宝马迎你进京。

我站在马下,无语凝噎。

你策马而去,一别如斯,强说欢期。

倏然消散的幸福犹如镜花水月,猝然涌现的悲凉却是真真切切!

江南愁雨如丝,轻握油纸伞,伫立在清幽深邃的巷口,痴痴守望你的香车宝马。水袖飘然,心花零落,如同挽不住的烟雨,拦不住的轻愁。

无论我如何做,也讨不到婆婆的欢心,只因我太爱她的儿子--你。而她的儿子太爱她的媳妇---我。这便是我最大的错,女人的忌妒是可怕的,婆婆总是拿着爱,教导做幌子尽情的凌辱她的儿媳。一碎再碎我的心。

春花秋月,日月更替,君心还似妾心般依旧么?我那不盈一握的腰身终是抵不了日日夜夜的思念和婆婆的百度挑剔。用尽最后的力气唤你,轻谧得好似当年。

闭上眼的那一刻,我分明听到君柔柔的唤我婉娘婉娘&&

带着前世的记忆,寻你千百度,只可惜,我只晚了那么一步,君的身旁佳人如玉。这一步就似在忘川河前点缀那朱红朱红的痣那般短暂,这短暂却足够分离你我!不能眷恋唯有眷念了,潋滟低回,唯有如同陈年老友般相知相惜了。

也许,缘字绝,几番轮回,也不能把你我的名字刻在三生石上成为永恒,今生的现实已破碎了那千年情殇,凌乱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