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实
初一 散文 925字 457人浏览 筷筷夹豆豆

秋 实

也许,正如郁达夫所说,南国的秋不如北方的秋来得浓,来得烈。但南方的秋也别有一番风致。

一阵风过后,路两旁的紫荆花纷纷坠落,地上像铺了一层紫红的地毯,东倒西歪的花瓣,有整朵的,有一瓣、两瓣的,有的还吐着粉粉的蕊,像婴儿的小手触摸着秋天的阳光。这厚厚的一层地毯覆满了整个人行道,非得早早地起来才能看到它的全貌。整条街都是绯红的,踩在上面,顿时觉得自己也变得浪漫起来。而树上的花儿们也在低垂的枝条上掩嘴笑着,与围墙里开得茂盛的勒杜鹃遥相呼应。勒杜鹃是满城都有的,阳台上、绿化带、路边的小花坛„„都能看到它们在摇曳生姿。这些花儿们,虽不如春天的灿烂至极,在秋日的暖阳里却更显得多情妩媚。这样的景观在北方的秋天怕是没有的吧!那挂满枝头的柿子、枣子早已取代了花的位置。当然,南方也有南方的口福。憨态可掬的大闸蟹们乖乖地被缚了双腿,蒸熟拨开来,留着油的蟹黄挑衅地引诱着你的味蕾,有谁能逃得过这样的美味呢!还有各种各样的瓜果,黄的橙子、绿的哈密瓜、紫的葡萄,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构成了一副五颜六色的瓜果图。所以呀,南国的秋是丰富的,是灿烂的。

秋日的阳光弱了它的威力,开始温柔的照在人们身上。大榕树、小叶榕还有遍山的桉树依旧郁郁苍苍,舍不得抖落身上的一片叶子。这样的南方,带给人的不是悲凉,而是一种踏实感。既没有萧索的秋风,又何来悲秋之感;没有淅沥的秋雨,又怎会徒增颓废之气。所谓春华秋实,对应在心灵上,应该就是在面对四季变幻时的踏实和笃定。不会因为一层秋雨一层凉而倍感惆怅,也没有“寒蝉凄切,对长亭晚”的凄苦,更不会有“枯藤老树昏鸦”的萧条。春日的绚烂,夏天的热烈,成就了南国的秋的温婉。在南国的人们,不用再惧怕毒辣的太阳,三三两两走出门来,在海边,在草地上,席地而坐,看书、打牌,也颇有孔子时代“暮春三月,春服既成”的观景。而在这南国的秋里,想家的情绪也是极不容易催生的。光是满街的花儿、浓郁的绿树还有和蔼的阳光已足以让人陶醉其中。不禁想起了里尔克的诗句“谁这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筑,就醒着,读着,写着长信,在林荫道上徘徊”。看来,踏实还是不够的,心灵的充实才称得上是真正的秋实。

无论是南方还是北方,秋都有各种姿态,但惟有心灵的充实、生活的踏实,才是所谓的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