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
初二 其它 662字 12927人浏览 友456789

记得那一次是学校举办的艺术节,每个班都要派几名同学去参加舞蹈和乐器等几项节目,而我们班几乎没有人会音乐,更别说是乐器了。正在这时,不知道哪位同学叫道:“张郁娟,你以前不是学过几年钢琴吗?”老师一听就乐了,就在纸上写了我的名字,而那时我正在底下看书,听到有人叫我名字,只“啊”了一声便又低下头看书去了。

等到下课后,无意中听人说起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我连忙跑去找老师拒绝参加。老师一听就不乐意了:“你为什么不去呢?为班集体争光也是一件好事啊!再说了,班里除了你也没有人能去了。”“可是我学钢琴也已是三、四年前的事了,现在早就忘光了,哪还记得住啊?我不管,反正我不去。”“唉呀,那反正今天是大周末,你回家去练一练吧,这件事我自有定夺。”说完,便走了。

我原以为这件事就这样完了,没想到到了艺术节的那天上午,老师突然来和我说:“我们班的人就选你了,你不去也得去。”我一听就火了,“你怎么这样啊!凭什么让我去啊!我都说过了我不去!”“什么你去不去的,反正你就得去。”说完,急匆匆地走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听了,心里有种莫名的委屈,眼泪哗哗往下掉,心想:老师怎么能这样呢?言而无信,干嘛啊!看我好欺侮啊,“哼,你不仁,休怪我无义,”说完,我便愤愤地向宿舍顶楼走去,躲在那里,别人找也找不到。结果可想而知,我们班在乐器方面因人未到而被迫弃权,班主任丢尽了面子。

现在回想起来,我那次可真是吃了豹子胆了,连班主任的要求都敢拒绝,而且还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我想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老师武断的作法让我太恼火,要是她委婉一点或换一种方式,我想我还是会尽力而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