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后海: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初一 记叙文 3318字 1123人浏览 小懒猫们

序:

700年前,当北京被称为元大都的时候,这里曾经是城市中心最繁华的商业区,以唯一性的民间水域,开启了这个城市生活文化的源头。700年后,尘封的宁静被现代都市的霓虹歌影渐次打开,文化的积淀与都市的生活结合,沿岸铺排的情趣酒吧、特色小店、主题餐厅,更新了古老的胡同与四合院,将历史的残片和生活细节皆转化为浮华的时尚絮语。

后海:京味生活的源头

因着千年古都所特有的城市底蕴,带点文化品位或艺术气质的生活姿态,一直是北京所特有的时尚元素之一。后海,这片位于北京城的心脏位置,有着上千年历史的古老水域,正成为当下北京古典与怀旧生活的时尚之源。

中式酒吧风格的可能性探讨

北京人说的后海,指的是包括前海、后海、西海三块水面的什刹海,为了与北海、中海、南海前三海区别。整个后海的形态,就象一只侧卧的如意,前海是莲花状的冠,后海与西海是柄,一座窄小而精致的银锭桥,将什刹海的水在前后海之间,拐了一个美丽的弯。在北京的都城史上,后海是唯一属于民间的水域,因而这片古老沉凝的水面,几乎凝结了近千年的人间烟火,随京都的历史源远流长。

元朝时期,这里是漕运的终点,这其间做为港口的后海,河里乌篷蔽日,两岸商肆林立;明清时期,钟鼓楼与景山遥相呼映,围笼在后海周边。王府、庙庵与私家园林的兴修广建,让这里又成为京城内最幽静的去处,垂柳绕湖,青山隐隐,曲巷通衢,胡同盘桓,晨钟暮鼓。

时光荏苒七百年后。这里从幽静又复繁华。情趣盎然的酒吧,特色小店遍布了后海两岸,与后海沿岸的王府、故居、胡同、四合院,老字号错杂相陈,构成了一幅迷离交错的生活图景,古雅而又时尚,宁静而又喧嚣,怀旧而又新鲜。历史与当下,各种各样生活方式在这里错杂平行。现在,整个后海地区的酒吧小店餐馆茶社等已近百家,城市内主流的休闲娱乐方式,在这里都可以找得到不错的品质之选。

与其它的城市休闲地带相比,后海酒吧在整体上的一个共同特色,就是对中式风格实验探讨。大部分的酒吧、餐厅和小店都是在四合院的旧式房宅基础上进行空间的改造与设计,许多酒吧的空间内,还刻意地保存住一些青砖灰瓦的老宅印迹,制造出一种历史文化的沧桑感;大量的古典造型和民俗器物,作为普遍的设计元素被应用在酒吧的设计装饰与风格营造上。古典的宫灯、淘自民间的雕华门窗、老式家具、民间工艺品,作为后海特色的风格符号在大多数的店里都能找得到踪迹;甚至一些地方性少数民族的文化民俗元素也被大量应用到后海酒吧的空间装饰中,云、贵、苗、藏等民族性的文化风格与装饰,在此俯拾皆是。

这种中式风格的实验在初看之下,多给人一种不伦不类,杂乱无章的感觉,但细节品味

之下,另一种奇妙的、文化上的混合魅力又让它带给人另类的惊喜。由于大部分设计方案都是以“断章取义”式的元素做为风格传播,因此,后海的酒吧在混杂中也形成了一种文化与历史的残缺美感,这与后海的旧城文化不谋而合。或许正是因着这种“混合”的魅力和“怀旧情结”,后海的酒吧成为城市中各类族群皆爱踯躅流连的地方。后海酒吧的这种风格也影响了后海小店的模式。在后海两岸和周边的胡同、烟袋斜街内,除了酒吧,还有数量众多的小店。小店售卖的商品也多以民族性、古典性的服饰用品、工艺品为特色。大部分的小店空间拥挤而狭小,既没有明亮的橱窗也没有热情的么喝,各样的商品甚至堆叠在一起,需要你象寻宝般进去淘。但就是这份淘的乐趣,不仅吸引着本地的小资与白领,也吸引着大量的老外,高大的身量不惜一身汗水,在一家家小店进进出出,若隐若现。

酒吧个案;细节里的文化情趣和时尚生活

白枫:座落在后海银锭桥畔,“烤肉季”的旁边,是最早开在后海的酒吧,代表了后海酒吧在风格设计上的最初理念。老北京普通居民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元素被主人巧妙地揉进了酒吧的设计中:门前是浓密的藤架,还有一颗石榴树,象典型老北京四合院的庭院格局;一扇完整的四合院门套,被主人移植进了酒吧的室内;木制的合扇门,高高的门槛,石雕的门墩,传统四合院在跨院中常用的月亮门也被主人在此巧妙地设计进了酒吧内部的空间间隔里。在冬天,与别的酒吧或小店用现代化的空调和暖气采暖不同。白枫的采暖是一个高大的铸铁炉子,烧得通红的炉火,挑帘子一进屋,一股有质感的温暖即扑面而来,让人想起“晚来天欲雪,宁饮一杯无”的传统民间院落生活。从开店至今,任后海的酒吧在繁荣中几易面目,白枫一直都坚守着它的这种民间风格,坚守着它对老北京四合院生活的舒适回忆,白枫也因此成为后海的时尚生活地图中,民间主义或怀旧主义的纯粹代表。

“七月七日晴”:座落在后海北沿。酒吧的名字与牛郎织女的民间典故有关,也来自于酒吧男女主人一段网络情缘的佳话。这是一间以爱情和法国电影为主题的酒吧,因此酒吧在空间的风格设计上,也处处张显出爱情的浪漫与甜美。酒吧的整体色调以紫色为主,紫色的沙发、窗帘、桌布,鲜亮而细腻,带着浪漫,华丽而又忧伤气息。酒吧的天花板设计也颇具匠心,无数把色彩绚丽的中式竹制骨伞倒挂在天花板上,形成“天女散花”的景观设计,甜美清丽。除此之外,酒吧用于空间软间隔的纱幔采用的是通透感非常强的丝绢,上面还印有古典的绣画,微风拂来,飘逸的纱幔确实让人有一种仙幻般的迷离感,比后海其它酒吧的绫制软幔,显得更加精致婉约,富有东方情调。

烟斗吧,座落在烟袋斜街。酒吧外观看起来很象云贵一带的少数民族民居——帽形屋。走进烟斗吧内,迎面墙上是一方被设计成烟斗状的烟斗架,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烟斗和中国老式的铜制水烟斗,形成一面醒目而别致的酒吧徽志。沿吧台向左拐,是一个近五米挑高的空间,檀深的色调,让人想起烟斗锅中年深日久给烟薰出来的那种暗。旁边的木楼梯斜斜的直伸上天台,就象烟斗的柄,与酒吧的外间恰好形成一个烟斗状,整体的空间设计非常精巧,虽然依然是利用老房子改造而成,但在整个后海的酒吧空间设计中,却做出了新意。酒吧的座位也很特别,由古代的木制辘轳设计而成的双人桌椅,看上去,就象人座在车里行走在路上。而从那钉着铜灯的车辘看,这车显然是很古老的北方游牧民族曾经用的那种马车。从元到清,北京作为都城,与两个游牧民族的关系莫逆,这种座椅不禁让人顿生一种历史的烟云。

后海时尚的源起:原本是为了生活

白枫:后海酒吧的创始人,2000年,在后海开了第一家酒吧“白枫”。

白枫是西安人,郑钧的老乡,也是一位音乐人,87年来到北京,就读于中央音乐学院。谈到最初来后海开酒吧的经历,他说,那时候其实仅仅是为了生活,想给自已找一处合适的住所,就在朋友的介绍下,来到了后海。那时的后海,非常的宁静,沿后海周边的胡同和四合院里,大部分住的都是普通居民,很家常生活的状态。那时候,北京的出租车司机都很少知道后海这个地方。它象一颗珍珠被安宁地包裹在壳里。由于白枫就读的音乐学院也是座落在北京的老胡同内,周边也是大量古建筑杂陈。所以白枫到后海一转,就喜欢上了这里,觉得这儿的生活场景熟悉而亲切,就想在这里找个地方生活。于是租房子的时候就找到了现在白枫酒吧的老屋:当时房主是一位老人,房子是租给一个外地人开着一间卖面条主食的铺子。结果朋友们过来看过地方后,就提议这个地方位置这么好,可以开个酒吧什么的,这样朋友们也有了一个聚会的地方,大家都很喜欢这里。所以对于白枫来说,最早在后海开酒吧,原本就是为了生活,为了有一个跟朋友们聚会交流的空间。因为是第一次开酒吧,所以也很大胆,很随意,基本上就是按着自已理想的的生活方式,把自已的生活情趣设计在了酒吧里,最基本的想法就是要一种舒适的生活。

“白枫”也是至今为止白枫开的第一酒吧。开酒吧时的白枫可能根本就没想到,若干年后,后海的生活方式成为城市人竞相参与的时尚。越来越多的人来到后海,想寻找都市喧嚣之外的另一种生活,结果越来越多的人群打破了后海的宁静与完整,反而破坏掉了后海原有的生活,老胡同和四合院被改造得支离破碎,现代化酒吧的灯红酒绿冲散了后海淡淡的青灰时光,当怀念也成为一种时尚时,一种新的生活就又这样在后海诞生。

或者,这也是后海在古典与时尚的另类繁华中,所暗含的生活物语或者城市宣言:由古至今,它属于民间,萃集烟火,所以无论是繁华还是宁静,优雅还是喧嚣,古老的后海水脉,始终都是京味生活的源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