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步
初一 记叙文 1644字 87人浏览 老死100

脚步

外祖父已八十余岁,身体一直欠佳,他是一生似乎都在走,虽说走得不远,却是一路曲折,一路颠沛。这要从他年轻的时候说起。

外祖父生在一个罪恶的年代,那时要抓壮丁,外祖父是一个不想当兵的人,他认为那是一个挣不到钱,却要卖命的行业,但年岁已到了那个年龄,不去也没有办法,外祖父自然不信,就开始了奔逃。时间过了很久,他觉得大家大概都忘得差不多了,就又匆匆地跑了回来。可谁会忘?当天夜里,政府就派了几个体格剽悍的士兵来抓,外祖父早就有了风声,便连夜跑进一片树林,跑了良久,发现没人追,也就停住了脚步,喘了几口粗气,又想,这样跑下去也不是办法,索性跑去给一个当时的甲长做壮工,这样也就不再有被抓去做壮丁的后顾之忧了!

可外祖父是一个不甘于平凡的平凡人。在甲长处干了数年,虽说管吃管住,却连两套像样的衣服也拿不出,他从此决定外出闯码头。辞别了甲长,一路风尘仆仆的离开了他的故里――綦江。

外祖父身上还有几个铜板,在异乡的街道上,一路踟躇,迷茫了许久,啃了几个饼,也就剩不了几个钱了。转转悠悠,踟躇满怀,跟许多青年一样,他有些后悔了,但此时的盘缠已不够用了,只好找了一个码头。码头的工人实在太多了!繁忙致极,外祖父找到了码头的工头,问需不需要人?他的身子看起来十分淡薄,工头打量片刻,敷衍到:走吧,走吧!我们不需要人!外祖父言到:工头,就让我做一天吧,就让我做一天,看看我是不是能干,虽然个子小,力气多得很!工头也就姑且答应了。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工头对外祖父的态度有了180度的转变,因为他的工作量是其他工人的两倍,外祖父领到了工钱,工头请他继续做,也不知他答应了否!总之,拿了这一笔钱,干起了别的生意。

当时流行吸叶子烟,他便做起了烟草生意,他趁着清晨,去烟草市场转悠。上好的烟草太贵了,买不起,只好买稍次一些的。他花光了本钱,买了三十来斤,第二天拿到集市上去卖,虽然有些次,却卖得很好,一会便兜售一空,不仅本钱找了回来,而且还赚了不少,外祖父十分高兴。

拿着钱,外祖父又准备去别的地方,据说路途极远,极远。这天清晨,外祖父光着膀子,悠闲地朝着更远的,陌生的地方走去!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是需要过关卡的。要过关卡就必须要有政府发的通行证。外祖父从容的走着,关卡的两个士兵挡住了外祖父的去路。说是要看通行证,其实他们哪里认得什么通行证,只认得一个又红又圆的戳,外祖父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张有戳的纸,

掏给士兵看。士兵一看:这可不得了了,这么大一个戳,一定了不得。说完,恭恭敬敬地外祖父请了过去。外祖父有些神气。

他到了另一个更加陌生的地方。好像外出有些年月了!外祖父留下了多少脚步?

到了这边,他开始拿着赚来的钱,做起了盐的生意。巧合的是,在遥远的异乡还能碰到自家的亲戚,我称他四公,四公也是去外地谋生的,还拖着一大家子人,外祖父看着他们的困难,便与四公一起做起了生意。开始做得顺顺利利,但过了几月,就栽了一个大跟头。四公有一个妹妹,见他们生意如此之好,说:我有一个朋友,也是做盐生意的,把你们的盐带着与我同去,就可把盐转卖给他!外祖父看是四公的妹妹。也就信以为真。第二天一早,带着所有的盐,跟着四公的妹妹,一同寻那人去了,路途也很长,需一天一夜。第三天早上,却发现盐和四公的妹妹已不见了踪影。外祖父心想,大事不好,就与四公商议,最后决定去追。一打听后,才终于在五天后找了她,但追回的也只剩几匹布。本钱亏光了。回到了家里,外祖父见四公家实在不易,就与他们说:拿去吧,我什么都不要,你拿去吧!以后发生的事,我也记不大清楚了。

又过了几年,外祖父才回到了家乡,干起了牛生意,当时没有车,要从綦江到其他地方是十分费脚力的,但为一家老小,外祖父也只有硬着头皮去做,从綦江到稍远一点的地方要一个多月,回来又是一个多月,所有的路程都靠一双脚,外祖父很少与家人见面,但心中却乐滋滋的。

外祖父八十余岁了,至今仍健在。他一生的路,因一个个脚步而被踏得更平坦了!虽说蜿蜒,却走尽了人间各种苦难

外祖父已满额皱纹,那便是用脚步踩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