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葱岁月一抹殇
初二 其它 1679字 122人浏览 若兮薇儿

随着岁月的增长,我们的阅历将越来越广,对于曾经的一些事、一些人有了更多更深刻的体会和感悟,我们会一阵阵懊悔当初,为何那般决绝地对待我们身边最亲近的人,而此刻悔恨已晚,我们能做的除了好好珍惜下一个遇到的人别无他法,曾经那个被我们狠狠伤害过的人,已经与你我咫尺天涯,两个生命从最熟悉的人渐渐蜕变成了曾经熟悉的陌生人,而这种种转变都拜我们的言行所赐,每每想到此处,就倍感揪心,但破碎的伤口永远无法愈合,只盼望时光能冲淡一切,让所有恩怨都渐渐消散,化为天际里的一颗稍纵即逝的流星。

我和这位从此陌路的人,是曾经的室友,上下铺一起住了两年,两年后我删掉了他的所有联系方式,把他拉黑成了老死不相往来的陌生人。

对于关系的恶化,起主导作用的并不是我,而是他,我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而他却以一种咄咄逼人之势把我逼到绝境,我大学时代头两年的平静生活被他彻底打破,我恨透了他,但事情过去那么久了,也渐渐淡忘了,我时常在想,如果当时我能以另一种生活面貌出现,结局会不会因此改变。

我们关系破裂的导火索是学生会,当时我们一起兴高采烈地参加了学生会纳新,我顺利通过,而他被无情拒绝,他就挖苦地说我是走后门,从此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我们之间轰轰烈烈地展开,大一的干事都比较忙,课余时间都交给了学生会的日常工作,基本上都是各种搬座椅、各种吹气球、各种当观众,现在想想把那么多业余时间浪费在学生会真的很不值得,而我的室友们业余时间基本都留在宿舍打魔兽,每次我工作完回到宿舍,我下铺的哥们就会大喊:主席回来了,主席回来了! 对此我非常反感,就不搭理他,这时他又会添油加醋一番地说:升官了哦,脾气也大了,过些日子鼻子得翘到天上去吧? 整个XX 学院就数你最能装B!

对此,我无言以对,懒得和他说话,这样我们的冷暴力,慢慢开始在宿舍蔓延,一到熄灯的时刻,我下铺的哥们就会说:主席,睡着了? 和兄弟伙聊聊呗,我们还想向你取取经呢? 改天升官了,可别忘了小弟们啊! 对于这些讥讽我都报以冷处理,如果当时能找个机会好好和他谈谈,我想我们的关系也不会恶化到此,无奈当时的我,还不够成熟,不知道怎样处理这些复杂的人际关系。

后来,班长找我谈话,说有人举报我私吞班费,还举报我忙于学生会工作而忽视了班委的职责,当时我还是班级的宣传委员,我一想就知道是谁干的,私吞班费是这样的,我负责给班级同学复印学习资料,我复印的价钱是1毛钱一份,而他非说附近有0.8毛一份的,说我谎报价钱,私吞公款,听了这个,我从此发誓对他势不两立。

后来他得势了,当上了我们班的新班长,从此对我的讥讽开始变本加厉,还扬言要撤掉我宣传委员的职务,还好在其他班委劝解下才了事,后来他招来一帮死党,见到我就喊:主席来了,快接驾!(那时我还是个小部长) 接着就是一片此起彼伏的笑声,我对他的行为已经开始麻木,渐渐懒得管他,每天都是快到熄灯点才回宿舍,回到宿舍就倒头大睡,也不管他在下铺发出一浪高过一浪的挖苦,记得他最清楚的一次犯贱是他让我带晚餐,我辛辛苦苦给他买回来了,他非说我买错了,非得让我还钱,我看着他那可恶的嘴脸,拿起晚餐就扔出了窗外,把钱扔到他面前,爬上床,睡我大头觉去了,对于这种小人不理为妙。

再后来,我们专业分方向,我们班被拆了,原因是班级不团结加之班级整体成绩极差,我和他被分到了不同的班级,至此噩梦彻底完结。如今仔细想想,其实我们之间也没有太大过节,只是缺少沟通和理解,如果当初我不加入学生会,安心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想就不会出现这些恼人的事情,还能在业余时间多读几本书,但仔细想想,即便我低到尘埃里,处处巴结他,更会助长他的骄横无礼,让他把我彻底踩在脚底,人的潜意识里总爱捏软柿子,我们的友谊注定会破碎,这是毋庸置疑的,所以还是顺其自然的好,何必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而伤透了脑筋。

宿友情谊的破裂,是我青葱岁月的一抹殇,我知道这已然成为过去,但我心上的裂痕却永远无法愈合,我不可能做到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然后和他热情地拥抱寒暄,这样太虚假,我没有那样的演技,或许存有缺憾的青春,才最为真实,哪怕带着一道深深的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