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泠情殇
初二 散文 818字 19人浏览 失去旋转定义

谁在西泠堤上撑一把油纸伞,穿过多情的烟雨,追溯那西泠的繁华旧梦?

谁又在西泠堤上品一壶清茶,凭栏远眺,静看那朵寂寞的莲开?

又是谁独上一叶扁舟,在月朗风清之下,打捞似水流年?

又有谁在寒冬腊月折一枝寒梅,书写一篇俊逸风流的词阙?

西湖,这个宛如一块无瑕宝玉的圣地,曾经有多少文人骚客,风流雅士在这里留下一段情殇。

柳岸花堤下,徜徉着古人默然已去的背影,池亭水榭间,早已收藏了昨日的风景!

烟雨如画的江南,宛如一幅清新淡雅的水墨画,柔情的色调,淡雅的水彩,将一草一木都描绘的栩栩如生。古往今来,不论是来过西泠,还是未曾涉足的行人,都心思神往,魂牵梦萦。它不仅有着西子般的娇容,还有着一段又一段扣人心弦的千年往事,让人流连忘返,不愿归去。

远处的断桥横落在湖与岸之间,流转的清风仿佛穿越千年,那个被茕茕光阴洗濯过的千年传说,仿佛此刻就在清澈明净地西湖间上演着。一袭白纱,一把油纸伞,一双含情脉脉的回眸,还有那欲断难断的转身,白娘子在这里与爱挥别。桥其实没有断,断的只是白娘子与许仙的一世情缘。

千年的故事早已注定,遗留下的传说可以永存。而今,不知谁又在桥边撑一把油纸伞,等待一场轮回的旧梦?

梦如清莲,徐徐地在西湖中舒展,岸边上的人信步徐行,看的是风景,赏的却是心情。悠悠碧波,将千年的往事一一荡起,这座被风雨浸洗过的千年古城,悄然地记载着岁月悠悠。轻漾波纹,撩拨着谁的心事?藕花深处,搁浅了谁的岁月?又寂寞了谁的人生?

晶莹的露珠,恰似苏小小多情的泪花。遥想千百年前那段尘缘,苏小小与阮郁一见钟情地画面,仿佛又将西湖赋予了一抹柔情的色彩。

繁花似梦,流年易逝。纵使那段尘缘曾经多么柔情似水,缠绵悱恻,但依旧是断肠人在天涯。多少回灯花挑尽不成眠,多少次高楼望断人不见,她最终将眼泪流尽,相思泯没。庭院深深地江南,西湖月为她灵魂铺就一席温床,安放那无情可寄的灵魂。

多情的雨季,语言选择了沉默,荒芜的岁月,山水遗忘了誓言。远走的还会走进,等待的不在漫长。